正文 第75章 心中的瓷像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75章 心中的瓷像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崇拜杨远迪那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林若丹上初中时才从外婆家回到父母亲身边。

    和杨远迪就读于同一所重点中学,杨远迪比他高两界,是全校有名的才子。又是土豪出身的帅哥,身边自然围着那么一帮人。

    林若丹只是远远地看着。

    不知道什么原因,杨远迪的父亲莫名其妙地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她的家里。

    现在想来不难理解了,那时候远大集团的业务量还没有这么饱满,业务领域也没有现在的多。杨父只是抱住了父亲这颗大树而已。

    俗话说:人怕见面、树怕扒皮。经常联络感情也会慢慢加深。

    那是杨远迪上高三那年过了年。

    新年伊始,父亲办了一个年会,就为了讨一个好的彩头。他请了好多政界和商界名流,那个年会很是排场。因为可以带家属,所以来的人很多。

    新年嘛,大家都高兴,两家的父母都喝高了。

    是杨父先提起的话茬儿,因为当时那些年轻人都在唱K,只有林若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她本来就不太爱热闹,在这方面上她还不如自己的母亲。

    当时记得杨父是这么说的:“林兄,你的女儿不仅漂亮,还是个淑女嘛!你看……”

    林若丹的父亲强装客气,举着酒杯说:“哎,哪里哪里,就是一个让我惯坏了小丫头罢了。”

    “林兄,要不要我们两个做个亲家?”

    “此话当真?我听丹丹说了,远迪可是一表人材啊。”

    “那是,我的儿子就是我的骄傲啊。今年高考,他的目标是清华的理论物理系,还想上什么哈佛呢。”

    当时林若丹的父亲艳羡的不得了:“真是后生可畏呀,后生可畏!那我们说定了?”

    “嗯,说定了。远迪来、来,过来敬你林伯伯一杯。”

    杨远迪并没听到两位父亲的对话,他应声缓慢地走过来,似乎很不情愿地喊了声‘林伯父’,并接过自己父亲的酒杯干了一杯。

    可是这话让细心的林若丹听见了,直到酒会结束林若丹的脸一直红红的。

    她认识杨远迪四年了,在学校他是活跃份子,林若丹也参加学校里的社团,而人家是唱主角的,自己只是配角。那时候只是知道这个叫杨远迪的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和这个人有了那么一种关联。

    ‘有那么一种关联’并不是什么好事儿。酒会过后林若丹曾有意无意地接近过杨远迪,可杨远迪的眼神从原来的不经意到现在的一种厌恶和那么一丝丝的纠结。

    林若丹朦朦胧胧地觉得:杨远迪似乎讨厌自己。

    这个时候就算女孩子再有心想必也会‘近君情怯’的。林若丹只能悄悄地闪开了。她单方面的认为是自己不够出众,还达不到杨远迪所要求的高度。

    有那么一段时间若丹对杨远迪有过各种胡思乱想的猜测:自己还是高一的学生,双方的父母亲为了保护学龄的孩子都没有跟对方讲清楚;再或许就是杨远迪有了女朋友,父亲的想法让他没办法接受;最大的可能是人家根本就不愿意。

    可再怎么猜测她觉得杨远迪从酒会以后就开始讨厌自己了。

    高考结束了,杨远迪没能如愿,听说根据分数他没敢报清华,而是去了广州医科大学投到了钟南山的名下,他要作一名医生。

    录取通知书来的那天杨家大宴宾客。林若丹也被邀请了,席间大家都在聊天,只有林若丹跑到阳台上躲个清静。

    这时候杨远迪过来了。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呆着?”他的脸红红的,显然是喝的有点多了。

    “我吃好了,跟大人们又没话说。”

    “好吧,那我陪你说说话。呵呵,跟大人没话说?小丫头!”杨远迪坐进了藤椅中,并向她挥了挥手:“来,你也坐下吧。”他拿起藤制茶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林若丹低着头不吭声。

    杨远迪一边喝着茶一边斜睨着她。林若丹只是低着头。

    “喂,林若丹你怎么不说话?”

    “啊?说什么?”

    “说说恭喜我的话呀,说说到了新地方要自己多保重之类的。你不会吗?”

    “恭喜你了。不过,有一回你的作文拿到我们班去读了,你不是最崇拜邓稼先,想要像他一样的为国家作贡献吗?怎么又去广州医大了呢?”

    “哈哈,林若丹要我说你小丫头够单纯的了。人家邓稼先是谁?我又是谁呀?”说着杨远迪一下子探过身来,凑近林若丹的脸:“你信不信就算去读医科我也当不了医生,徒有救死抚伤的胸怀。”

    毫无征兆地凑过来那张英俊的脸,让林若丹下意识地向后躲去,脸一下就红了。

    “呵呵。”杨远迪抽回了身子坐正了说:“怎么了?”不等林若丹回答他又说:“我真的要走了,你得好好的。要不要后年就跟我来啊?我们可以一起下广东上学。要是你去了我就读研。”

    由于杨远迪的直视,林若丹不得不嗫嚅着说:“这个……我还没想呢。”

    杨远迪没言语依旧看着她。

    林若丹想可能这个答案他不满意吧,她又说:“再说我……我也当不了医生。我成绩没你那么好。”

    “呵呵,是吗?没关系,有你爸哪,你爸可以让你到哪里都如履平地。因为你爸……官儿大!”

    林若丹蹭地一下就站起来了:“杨远迪,你喝多了?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林若丹没有告诉爸妈,自己一个人跑了。那天晚上她躲在被窝里哭过。

    杨远迪没有给她道歉就去了广州,直到放寒假,他回来了。

    那年过年的新年酒会又开了,他们还是一起去参加的。

    林若丹长了一岁,却更加安静了。他们打照面的时候就像君子之交般的淡然。

    酒会结束了,有些朋友说要找地方看片子。说是新从国外带回来的,大陆还没公映。

    杨远迪的朋友都是林若丹的校友和学长,当然这时候一定要拉上她。因为她爸……官儿大!

    林若丹怎么也推不掉,就跟着去了。

    去的是哪一只土豪家?林若丹早就忘记了。

    那天放的是好莱坞的新片,国内确实还没有公映。杨远迪坐在她身边,黑暗中时不时地盯着她看。林若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眼神儿中充满挑衅,而她强撑着自己,目不斜视、纹丝不动。

    那帮家伙们还煞有介事地搞了个中场休息,男孩子们又去找酒喝。女孩子也就去卫生间,正好林若丹不经意地走近了那几个和杨远迪在一起的男孩子们。

    他们有的在吃东西、有的在喝着红酒、有的也吸烟,可嘴上都还同时在干着另外一件事儿:吹牛!小土豪们一起吹牛就五花八门了,因为在那个圈子里经济都很富足,所以人们不说和钱有关的事儿,说这件事会被人看成是土鳖。

    记得杨远迪有个同学问他:“你在那儿怎么样?就没个女朋友吗?”

    杨远迪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没有。”

    “你小子够纯!”另一个调侃地笑他。

    “滚!”

    “远迪,那你想没想过出国?你的成绩可以公派作交换生。国内呆着多无聊啊。”

    “你们都是一帮蛋疼的主儿,我现在在那儿读的挺好的。申请出国还得过两年。”

    “呵呵,好吧!不过我可听说你和林老板的千金订亲了,喂,有意向书吗?给大家伙瞅瞅啊。”

    ‘哈哈哈’听到这个话几个男孩子都哄笑起来。

    杨远迪伸手去打说话的人。另外一个挡在了中间:“哎,哥们不要粗来啊。不过圈儿内人都觉得那个林若丹可是一位象牙姑娘啊。”

    此时的杨远迪露出了一脸痞像:“她是象牙还是大清朝的瓷器,要是真成事实……”杨远迪揪住了旁边一个男孩儿的领子:“你是律师,你懂!那就是‘官商勾结’的铁证,对吧。”

    这时有两个人轻声地笑,那个学法律的说:“哥们喝多啦?别胡说八道。”

    巧的是林若丹就在他们身后,她的同伴拽了拽她:“走吧。”

    林若丹机械地回答:“走!”她没再回去看片,而是走向了出去的大门。步履有些艰涩,却很坚定。在这帮人面前林若丹绝不会显示出逃离的感觉。

    她听见有人说:“远迪,你说错话了。还不去道歉?”

    那一次杨远迪的肠子都悔青了,他真的追了出来。

    “林若丹!”

    杨远迪以为林若丹会像一般的女孩儿那样跑掉,他一边喊她的名字一边向外快速地追。可是林若丹猛然地停住了脚步转过头去看他。

    这让杨远迪有点懵住了,他回头看了看,朋友们已经被关在了门内。

    “我……我说错话了。”

    “没有!你说的对。自古以来官商勾结都没什么好事儿,可是要处理起来也容易:不勾结不就行了吗?我现在就离开,以后再也不会参加你们的聚会。有句话俗话说:商人重利轻别离。所以你说过的话也就别当事了,更用不着解释道歉,就这样。”说这话的时候林若丹刚刚十七岁,还是个高中二年级的学生。

    从那以后,他们没再私下见过面。偶尔父母亲之间的大型聚会上彼此会碰到对方,而每次杨远迪无论和她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

    好像就那么一次不经意的言语中,在林若丹心中高悬的瓷像摔碎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