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她有一个精神分裂的母亲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74章 她有一个精神分裂的母亲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苦着张脸,还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呀。刚才自己凭什么打人家一巴掌啊?

    “哎呀,舅妈你们先吃饭吧,别等我们了。刚才我把那个韩国人搞丢了。”

    舅妈说:“行,那你快去找找吧,我把饭给你们留出来一些。你朋友连中国话都不会说,还真没准儿找不着咱们家。丹丹,我们吃完饭就回去了。啊!”

    林若丹头也没回地喊了声:“好的。”

    找金宬明的活儿也只有导游和她来干。

    导游问:你们都去哪儿了?

    林若丹答:过了秦淮河的桥了。

    导游说:那我们分头找吧。

    林若丹顺着去时的路走街窜巷地跑,这回她真的着急了。

    自己那么愚蠢地失去理智,金宬明肯定伤心了,不会是不想再见她了吧?大老远儿的跑这儿受这份窝囊气,人家图什么呀?林若丹真想抽自己一个耳光。

    林若丹在他们分开地方转了两圈了也没找到金宬明,天黑了下来。

    第三圈的时候她想:如果再找不到就去找片警,调一下路口的录像来看看一定能发现的。

    正琢磨着呢,她看到了在那个路口徘徊的金宬明。

    身后商家通明的灯火映照着一个踌躇、犹疑、寂寥的身形,脸上挂着些许无奈和忧愁那垂下头的样子是那么的让人动容。

    林若丹冲着那个身影奔过去,她甚至不敢眨眼,她害怕此刻会是一种幻觉。

    奔到他的身边,她喊了一声:“金宬明!”

    那个人漫无目的地抬起头,他腼腆地笑了:“若丹?我找不到来时的路了,街灯一亮我就更找不到了。你来了真好,要不然……”

    林若丹没让他看见自己流的泪,她扑进了金宬明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对不起,对不起!”她找不出更合适的词语表达此时的情感,傻瓜啊,难道你就不会埋怨我吗?

    导游也赶到这里了,一路跑过来嚷嚷着:“韩国人,再找不着你我们就报警了。”

    金宬明说:“在中国不见了三个小时也算失踪吗?还报警!我慢慢的也能找回家的。”

    导游乐了:“七……还找回家,是你家吗?”

    林若丹放开了金宬明为了掩饰尴尬她说:“都跑累了吧,我去给你们饮料。”

    见林若丹离开金宬明问:“你,你到底知不知道林的妈妈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提起来她就那么生气呢?”

    “不会吧。我一个市井小民哪儿知道那么多呀。那些道听途说的消息真真假假的都没准儿。”

    “你害惨了我了。现在说说那个远大的。”

    “杨远迪?他们俩说话我听到一些,从内容上看两个人好像是还有什么事没有解决。应该是历史遗留问题。哦……林妹妹好像说:她爱着你,可是你不爱她。韩国人,这我就愤怒了,你不能用他爸来定义她,林妹妹可是好人,你怎么就……”

    “她是这么说的吗?”金宬明不紧不慢地问。

    “是啊,我亲自亲耳听到的。”导游这回多了个心眼,他没把杨远迪那个真实的意思告诉金宬明,还是别再给他们添乱好了。

    “呵呵!”金宬明笑了笑,他看见拎着购物袋跑过来的林若丹。

    “来,都喝水吧。然后我们回去。”林若丹拿出饮料发给他们俩,两天来她第一次舒展了眉头。

    导游带他们找到自己的车,金宬明非说想要认认路,让导游自己回去了。

    “干嘛要走啊?还挺远的呢,都走一下午不嫌累呀!”林若丹嘟嚷着。

    “夜色不错,也想逛逛中国的街市。”金宬明知道林若丹还因为白天的事心存歉意,他想尽快化解。

    “社长……嗯,白天的事我很抱歉。”

    “没关系!”金宬明云淡风轻地边说边看路边兜售的雨花石:“这些石头真好看。”

    林若丹的心有些急了,伸手拽着他就走:“别看了,明天让导游带你去买些品质好的。”

    “你呢?你明天干什么?”

    “我的事还多着呢。”

    “那我明天跟着你,石头以后再买。”

    “社长……”林若丹想道歉,她觉得前提就是:真诚!况且自己再也没什么怕他知道的啦。

    正好那边有一个茶社,林若丹想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不如跟金宬明好好谈谈,免得他看见杨远迪时眼睛像要鼓出来似的。

    “社长,你一定饿了,走我带你去喝茶吧。”

    茶社二楼的格子窗外就是秦淮河岸的灯火,恰到好地烘托了茶社里的氛围,安谧而恬适。

    落坐后林若丹给金宬明点了些吃的,她对自己说:就算很难开口也必需告诉他,这关系到二人以后相处的质量。

    “社长,其实……”

    “若丹,如果不好说就不用勉强,我没关系的。”金宬明低下头去吃东西。

    唉,他这是第几次说‘没关系’了,他不必委屈自己的。

    “可是我有关系。”林若丹面色凝重起来:“因为我用不着瞒你。我妈她……她现在在康复中心。”

    “哦。”金宬明总算抬起头看她了,并且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

    “在精神疾病研究所的康复中心医院。我妈是一个精神疾病患者,后天的。”

    金宬明定住了,原来是这样。难怪林若丹反应那么强烈。

    “是你爸出事以后吧。”金宬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描淡写,但他的心还是在颤抖着。眼前的女孩儿要有什么样的意志品质才能承受这种命运,那么瘦弱的肩膀是如何承担这种打击的。

    “是的,我爸出事以后,妈妈就崩溃了。在我再三的追问下舅舅才告诉我的,我回来看她,开始我以为她是装的,是在逃避责任和制裁。医生给了我相关的数据,告诉我说我妈精神真的失常了。”林若丹哭了,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为自己的母亲哭泣。

    母亲年轻、漂亮,父亲把她带进了所谓的上流社会,对她非常溺爱,使她私欲膨胀而迷失了方向。

    她想起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参观全国的演讲比赛,其中有一个高中生演讲的题目是:我的偶像—德雷莎。林若丹听完演讲就在网上下载了德雷莎的画像并打出来装裱,挂在了墙上。

    那天晚上爸、妈去参加宴会了,回来时到若丹的卧室看了看。

    当时妈妈问:你墙上刚刚挂上去的是谁呀?

    “我的偶像。”

    妈说:“我问你是谁?”

    “一个叫德雷莎的修女。说了你也不认识。”听过演讲后的林若丹看到一身时尚妖娆的母亲还真有点反感。

    “修女……我以为你的偶像是我哪。老林,这个修女是谁?”

    林若丹记得当时爸爸看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复杂还有迷茫。

    爸爸头一次对妈妈有些不耐烦地说:“79年诺奖得主,你自己不会上网去查查。”对上林若丹的眼睛时爸爸急忙掩饰:“呵呵,丹丹你妈没文化了吧。没文化真可怕!我怎么觉得我们丹丹特别的像爸爸,品质更像。”

    妈妈一听有些吃醋了:“得了吧,女儿像我。我的女儿多漂亮啊。”

    林若丹当时还开着玩笑:“像你,像你行了吧。青出于蓝胜于黑!”

    这话一出口也惹的父亲大笑。可却把妈妈气走了。

    “听了这次演讲比赛我挺有感触的。爸,其实我不在乎贫穷,就如同我不在乎富有。”

    “嗯……我的宝贝啊……太晚了睡吧。”

    林若丹不知道,那一天晚上她对父亲的触动很大。所以才有后来她远去加拿大的事。

    金宬明握住了林若丹的手用中文硬梆梆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你了。”

    “又不是你的错。对不起什么呀。这些事让社长失望了。”

    “让我失望的又不是你。你知道啊,我只是个孤儿,我连这些都没有。”

    “呸!呸呸!别为了安慰我连这个你也比?真是的。”

    “呵呵。”金宬明笑了,露出了莹白的牙齿。林若丹眨了眨眼,这个家伙真好看呀。

    “那,那个中国远大……什么滴……”

    林若丹的心里雪亮了,这个家伙,问到杨远迪也知道不好开口是不是!可是你呢?你们家池真慧呢?

    “杨远迪,他还真是娃娃亲来着。”

    金宬明把手里的筷子扔在盘子里,他警惕地盯着林若丹的眼睛。

    林若丹自嘲地用中文说:“原来人和动物的某些地方还真没差别呀。同性相斥。”

    “你在说什么?林,请你礼貌一点。”

    “礼貌,我知道了礼貌。我是说你很可爱,像一只可爱的小白兔。行了吧。”

    “是这样才怪哪,你回答我的问题。杨远迪你们什么关系?”

    林若丹小声嘟嚷:“我要告诉你有病呢。”

    金宬明操起筷子敲了敲她的杯子,意思说:快说!

    “哎呀,知道了。我们两家是世交。世交好吧。他爸是商人,我爸是政府。所以我们自然是朋友,从小就认识。没了!”

    金宬明又笑了,在他看来生气的林若丹很可爱。同时也代表他们俩个人友谊可能很深厚。

    如果林若丹很忸怩则表示私人感情或许是恋爱关系,最起码是曾经的恋爱关系。

    “你笑什么呀?别想那么多,我们又不是电视剧的男女主角,跟数学公式似的套进去就能解开。”

    林若丹没有告诉他,自己曾经崇拜过那个还是少年时的杨远迪!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