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章 解决家务事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73章 解决家务事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说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等,不管有什么事这时候家人应该是最重要的,她必须回去。

    约翰乔纳斯夫妇没有办法说服她,就让律师找她的舅舅和叔叔打电话来劝。

    就那样熬了每天都失魂落魄的三个多月,她也从约翰乔家里搬了出来,季节都变换了的时候,父亲的律师联系她,并说她可以回来了。

    当她向监狱完成了申请会面就要见到父亲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以前和父亲久别相见的幸福感真的是弥足珍贵,而今这种感觉已荡然无存了。

    “爸爸!”看见父亲的第一眼,林若丹觉得父亲已经苍老的像个垂暮的老人了。

    “丹丹,爸爸没事儿,没事儿的……你还好吗?”

    听到父亲的声音林若丹瞬间潸然泪下:“我挺好的……”她很想问:爸,你哪?你还好吗?在这里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可是她知道这种话问不出口,因为不用问。

    “丹丹啊,爸爸……对不起你。真是对不起啦。”

    林若丹伸出手背抺掉脸上的泪水:“爸,不用这么说,我扛得住的。我想知道,我能为你作些什么?”

    “呵呵,傻孩子,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能为我作什么呀。你今后的生活不要受到我的影响,就算帮我啦。你妈妈的状态越来越差我担心的是这个。”

    “妈妈的承受能力本来就差,你也别太自责了。时机成熟我会接她出去的,只有换个环境她才会真正的好起来。”

    “谢谢,谢谢女儿!”林若丹听到了父亲喉咙深处的哽咽声。

    “你走以后远迪来过多次……”

    “爸,就别提他了。”

    “不,丹丹啊,这件事上你还是不要有什么包袱。爱情除了包容还要有勇气,远迪是个难得的好孩子。”

    “这我知道,可是我们不合适。别再硬往一起扯了。”

    “你再想想吧。都是我的错,是我种下的苦果。”

    看着自责中的父亲林若丹沉默了,她无法说出‘你没错,不是你的错’这样的字眼。

    探视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林若丹在依依不舍中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很久以前便在心中萦怀不散的那句话:“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父亲只是淡淡地说:“一种氛围和气场的环绕,久而久之定是这个样子。这在官场中不足为奇。看见你这么坚强我就放心了,爸爸没事你就放心回去吧。”

    林若丹不会想到,踏出监狱的那一刻就是永别。

    最后的相见能看出父亲的心愿是:她还能和杨远迪在一起,今天杨远迪提及的就是这件事情。而林若丹怎么都觉得这件事看起来像是一则笑话。

    物是人非的时候提及陈年的旧事,似乎就像两个不在一个界面的场景生搬硬套地往一起拼接一样难以融和。

    更关键的是她不能也不再爱了。

    金宬明一边揣测着林若丹的想法,一边搜索枯肠地想着找点什么话题。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韩国?”

    “我打算烧个三期,就不知道舅舅他们怎么安排的。你哪?什么时候回去。”

    金宬明松了口气,他很怕听到类似‘这里是我家我干嘛要走’之类的话,只要她还能去韩国就行了。

    “很想多陪陪你,可我办的是旅游签证,最多一个星期就得回去。”

    “嗯!”

    “若丹,凡事别想太多了,天又不会塌下来。如果妈妈不是病的那么严重,你应该也不会这么辛苦吧。”

    林若丹听到他提起母亲不由的停住了脚步,脸色变得很难看。

    “怎么了?”金宬明傻傻地问。

    几天来心情一直阴霾不散的林若丹爆发了:“我说金宬明,你来就来了,没事瞎打听什么呀?我有着这么不堪的身世你是不是特别感叹?你是不是觉得在我面前的形像从此就高大起来了?你要是没事儿,明天就回韩国吧。要不然你跟那个导游去别的地儿转转啊行?别整天像吃多了似的瞎打听。”

    这一通骂把金宬明骂懵了:“我……怎么了我?你这说的都什么跟什么呀?”

    他见林若丹不理她径直地向前走,就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林若丹你给我站住,我怎么了?你这莫名其妙的发火。”

    林若丹甩两次胳膊都没甩开,她有些失去了理智,嘴里叫着‘放开我’,胳膊和手同时乱挥乱舞的。

    金宬明也火了,他还就抓着不放了。男人毕竟力气大,被拉住的林若丹不仅甩不脱慢慢的身体也向金宬明靠近。

    林若丹什么也没想,手上也没犹豫,劈头盖脑地向金宬明招呼。其中有一巴掌‘啪’地一声打在金宬明的脸上,响声清脆,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路人也有的人愣了,都在想这小两口怎么到街上来打架呀?还有一个老者一边‘啧啧’一边摇头地说着什么‘世风日下’的。

    林若丹又是尴尬又是懊悔,她只得扔下金宬明转身跑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金宬明伸手摸了摸脸颊,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他一时气极甩腿向路边一只垃圾桶踢去,人家那只桶是固定的外框,结果他脚踢的生痛。有的路人开始说着他听不懂的中国话,他估计一定是在骂他‘疯子’。他不得不一蹦一蹦地离开了,可是他慌不择路,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走向了哪边。

    林若丹只是绕了个圈儿回家了,回去后她发现杨远迪走了。走了也好,这时候面对他只能更加尴尬。

    导游和另外几个朋友则在院子里闲坐。

    家里也收拾利索了,可这屋子里的气氛怎么又不对了呢。

    姑姑、叔叔和婶婶还有舅舅和舅妈都坐在中厅的休息区里,表弟和堂兄的脸色凝重。

    婶婶见林若丹回来就把她叫住了:“丹丹啊,你过来一下,有点事儿得跟你说一说啦。”

    只听舅妈叹了口气、堂兄压低了声音叫了一声:“妈……”

    婶婶瞪了一眼堂兄:“怎么我不能说啊?你爸因为大伯的事情,生意一落千丈。再说了大伯生前是同意了的。”

    林若丹知道婶婶这一出准没好事儿。

    “婶婶,我爸生前都是叔叔和您在照顾,所以我也很感激您,有什么话您说吧。”

    “丹丹,你爸和他前妻离婚的时候什么财产也没剩下,所以娶你妈妈的时候是向爷爷借的钱。后来爷爷病了才变卖了老家房子和你爸一块儿买的这个别院。你爸生前说过,这个院子本来也有我们一份儿的,他说如果他一直住着愿意给我们一部份钱。你爸出了事儿,我们一直也没敢再提了。今天婶婶也没别的意思,只是知会你一声儿。这事儿怎么办现在也只有你说了算了。”

    林若丹闭了闭眼睛,唉,这就是树倒狐猴散。她怎么不说是因为我爸爸他们才发的财呢!话又说回来啦,也是因为我爸,叔叔今后的财路怕是断掉了。所以人家是能争一点是一点啊。

    “好吧……”

    还没等林若丹说下去,堂兄站起来了:“妈,我们也不是过不了了,你现在跟丹丹算什么账啊?小时候奶奶一直都带着我,后来爷爷有病也都是大伯管着。你现在说这些丢不丢人。”

    此言一出表弟的嘴咧开了悄声说:“哇哦,给你三十二个赞!”

    舅妈一听回手拍了站在身后的儿子一巴掌:“去一边捣乱去。”

    表弟又咧了咧嘴,眼睛看着堂兄走到林若丹身边:“丹丹,家里的事儿没一件我能管得了的,我不在这儿现眼了。你多保重!”说完他拎着自己的双肩包离开了。

    堂兄走后叔叔开口了:“这个事儿咱能不能不说了,就这样吧。”

    婶婶也回手拍了一下叔叔:“你的配件公司都快倒闭了,欠银行的债不还人家会拍卖你的房子。”

    “你……”叔叔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林若丹接过了话:“叔,听我说吧,这个事儿我想过了。别院就拍卖吧。一部份钱给你们,是爸爸生前就应该给你们的。一部份钱我要买个两居室,也好有个落脚的地方,虽然我们还有其他的房产也都给检察院查封了。另一些得给舅舅,妈妈的情况你们也知道,必须安排妥善了才行。如果都没意见明天我就去找中介,然后再找拍卖公司。”

    姑姑站了起来冲着婶婶说:“这样行了吗?”

    婶婶最怕的就是姑姑,她讪讪地扭了扭头没搭话。

    “丹丹,就这么办吧。这样对你舅舅也公平。要不是你妈妈年轻不懂事,你爸也不会落得这步田地。”

    林若丹用哀怜的眼神望着舅舅对姑姑说‘对不起’。舅舅迁起了嘴角安抚了她。

    家里人都知道姑姑对爸爸是有意见的,她并不同意父母亲的婚事,因为妈妈比爸爸小十岁,老夫少妻的模式出现在官场上影响及后果都不会太好。

    “行了丹丹,没事我就走了。孩子也难为你了,多保重吧。”姑姑永远是一幅我行我素的贵族派头。

    这时候饭店送饭的人来了,大家都在准备吃饭。导游进来了问:“林妹妹,我的雇主呢?”

    “谁?啊……你是说金宬明?不在院子里吗?”

    “你回来他就没跟着,是不是迷路了?”

    “这种时代还能迷路?不管他,他不会打车回来吗?”

    “他要是跟你学会中文了还用得着我吗?废了,这家伙一准儿是找不着地儿了,这天都要黑了。”

    别说哎,还真是坏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