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章 优质并兼少年强的远大太子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72章 优质并兼少年强的远大太子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好你个林若丹啊!暗藏不露、道行深远啊!金宬明玩味地点了点头:原来命运是这样安排的!那现在又要给我安排成什么样子了?

    导游明显地感觉到了金宬明的愤愤不平:“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去听听他们都说的什么,告诉我就是了。还有,我承诺给你作那单生意。”

    金宬明冷森森地语调让导游如坠云雾之中,怎么了这是?不过管他怎么了呢,承诺的那单生意也是极好的。哈哈!导游的心里乐开了花了,他认为这个韩国人肯定也不是一般的良民。

    进到大厅里,正好是负责丧礼的工作人员在给林若丹报账。导游冲着金宬明耸了耸肩,意思是:真的没什么情况嘛!

    没有十分钟账就报完了,工作人员把钱点好了递给了林若丹。

    林若丹接过来对婶婶说:“婶婶,之前都是您一直在打理,这钱您拿着吧。”

    那个婶婶一看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守财奴,接过钱就塞包里了。

    堂兄上来一把按住包包:“妈,这个钱丹丹是要回礼的,你拿干什么?”

    婶婶扭了扭脑袋嗲声嗲气地说:“丹丹还是要出国的嘛,礼我来回就好了。”

    堂兄不放手,林若丹把他拉开了:“哥,别这样!这么多外人呢。”

    堂兄扫了一眼其他人,他也明白‘家丑不可外扬’不得不把手放开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这钱只怕是有去无回了,少说也有二十几万吧。

    负责丧事的人走了,家里人开始收拾屋子。一直‘盘踞’在林若丹身边的杨远迪说:“若丹,晚上安排饭了,人家饭店给送过来。告诉舅妈她们别做了。”

    “舅妈她们也准备了。”

    “这几天大家都累的够呛了,舅妈也累!我都订好了,别作了。”

    “好吧,但是下次千万别再自作主张。”林若丹的语气很不客气。

    杨远迪的面目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只是说:“这两天一直想跟你聊聊,只是你那么悲伤……我觉得不是说话的时间。”

    “现在是说话的时间,你说!”

    杨远迪根本不在乎、他也不需要在乎那些各自忙碌的偶尔在身边经过一下的人。这本来就是多年养成的霸气‘则漏’的‘太子’风格。

    所以他也不在乎导游就在不远处一个劲儿地喝水、一个劲儿地喝水。现在来讲导游的心态根本不是为金宬明探底的,他只是报着一个八卦的心态在偷听。

    “伯父去世前我来过几次,你叔是事儿都不管,全听你婶婶的。你婶婶雇了个人伺候你爸,最后是雇工把他送进医院的。若丹,按理说逝者已矣,一切都算了。可是有些事你还是应该知道。”

    林若丹点着头,忍着泪。

    “若丹,我知道你很钢强,一直都很钢强。你爸一直都很想你,他跟我说过你们最后那次见面,那次见过你他即欣慰又难过。”

    杨远迪停下来,似乎在等着林若丹能说点什么,可是他没等到,他不得不接着说下去:“若丹,其实他最爱的就是你了,所以也就觉得最对不起你。”

    “杨远迪,他已经走了,这些都成了遗憾。要不然你去告诉他,我也爱他。”林若丹的声音稍微大了些,感觉像是想要吵架。

    噗……咳!咳咳!整个屋子里的人只有导游离他们最近,听的也最清楚。是林若丹那句‘要不然你去告诉他’的话实在太雷人了,才让导游禁不住喷水。咳咳,看来这两个人还是一对小冤家。

    杨远迪满腹狐疑地看了看导游,然后拉着林若丹就到旁边的储物间去了,那个储物间以前曾经装满了别人送来的烟和酒之类的东西,现在所剩无几了。

    和一些人坐在窗外的长廊里的金宬明隔着窗子看向导游,导游抬起双手向下按了按,示意他别着急,他会继续为他探底。

    “若丹,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释怀了。伯父临走之前最不放心你,他希望你能回来。希望我们能……”

    “早就没有‘我们’这回事儿了。”

    “若丹,这么说你还在恨我。还是现在你和那个韩国人……”

    林若丹急了:“你闭嘴,杨远迪你不是那么浅薄的人。就算那个韩国人是我现在爱着的人,但是他就和你当年一样根本不爱我。我不明白你作什么现在非要说这件事?看我可怜是不是?”

    林若丹的吼声有些高了,刚刚转悠到门前的导游这回听清楚了。

    “林若丹,不是你想的那样。伯父何其聪明,他知道我的想法。你走以后他告诉我你的地址了。我去找过你,可枫林学院说你休学了,你休学连自己的父亲都没告诉。”

    “他也没告诉我!”林若丹估计自己的这一声吼门外在这个房间里的人都听见了,她压低了声音压抑了哭声:“他也没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她扔下杨远迪,一个人冲出了房间、冲出了院子的大门。门外那几个人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金宬明一看林若丹跑出门,他也跟着跳过长廊的栏杆追了出去。别人见金宬明去追了就没动地方,纷纷的看向房子里:只见杨远迪颓丧地坐在储物间的柜子上,门洞开着。

    怎么了?有两个人开始交头接耳。

    金宬明默默地跟了一段路,慢慢地缩短着两个人的距离。

    直到走出了很远,走出了这片小区。前面一条河流蜿蜒曲折,他们一前一后穿过桥去。

    过了桥商家、店铺多了起来,集市也越走越繁荣。

    “若丹啊,你想去哪?”

    “我能去哪,瞎走走吧。”

    金宬明看林若丹的态度总算缓和了些便和她并肩前行。沉默有时候也尴尬,金宬明没话找话地说:“刚才跟你在一起的那个人,你们关系很不一般吧。”

    “嗯,我小时候就认识他。”

    “挺不错的嘛。不会是青梅竹马的娃娃亲吧?”

    金宬明说这话时是一种调侃的开玩笑的语气,可林若丹不那么认为,她生气的一转身:“金宬明,你有病吧!就因为你道儿远,我就得和自己故乡的人是青梅竹马?”

    “呵呵,这不是玩笑嘛。你智商变低了,这也听不出来。”金宬明得到了似乎还算满意的答案,于是又哄开了林若丹。

    林若丹不再搭理他,心烦意乱又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她回想着和父亲的最后一次见面。

    那时她人已经在加拿大,并且申请到了加拿大枫林学院的留学资格。

    那是她一年来最高兴的日子,因为离开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是迫不得已的,也是最让她难过的,有些事情她觉得就算想破了头也搞不明白。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下场。

    当时她寄宿在约翰 乔纳斯夫妇家里,这对夫妇同时也是她的留学担保人,在乔纳斯夫妇的帮助下她才得以顺利地拿到了枫林的入学通知书。

    那时候她还在适应语言,有空儿就给乔纳斯夫妇带孩子,并且和他们的女儿没完没了地用英语聊天。他们的女儿狄丽莎最喜欢当丹姐姐的老师了。

    乔纳斯夫人说:英语的口语化对她很重要,要求她每天必须说五个小时。她和乔纳斯夫人商定:再住三个月她就会搬到学校去,因为学校的住宿条件也很好。她不想再麻烦乔纳斯夫妇了。

    就在走读开始没到两个月的一天晚上,林若丹拎着超市买回来的购物袋子推开门,她看见乔纳斯夫妇拿着报纸很严肃地坐在客厅的沙发里。

    林若丹把袋子放在开放式厨房最外面的桌子上问:“乔纳斯夫人,你们怎么这么严肃?”

    “丹,你过来。出事了,我们不能瞒你。”

    林若丹心里一惊,出什么事了?在这个家里似乎从来不曾这么严肃过。她提心掉胆地走过去坐在乔纳斯夫妇对面。

    记得约翰 乔纳斯先生对夫人说:“这个,还是你说吧。”

    乔纳斯夫人看着林若丹,感觉夫人的眼神中透着怜悯:“丹,你父亲被……被中国警方刑拘了。这是上个星期大陆的报纸。”

    “什么?什么……刑拘?”林若丹接过报纸,大幅的汉字映入眼帘:原某市市长、现任某省长林某某于昨天被某警方拘捕……

    啊?

    这些字迹无疑于五雷轰顶般地将林若丹击倒了。不可能的,这哪儿来的报纸?林若丹的脑子里就像坐着过山车一样晕眩着,眼前都是重重的迷雾。她辨不清那个身外的世界了……

    “若丹,若丹……”林若丹被这样一个温柔的声音唤醒了,她睁开眼问乔纳斯夫人:“夫人,这……是真的吗?”

    夫人轻轻点头。

    “那我还等什么,我这就回去吧。”

    “丹,你冷静一点。这样的消息我们不能瞒你,这是上个星期的事。你父亲的律师跟我们联系过了,你爸爸托他告诉我们:虽然你着急,也要等律师的消息才能回去看他。至所以今天告诉你,是想让你有个思想准备。”夫人是握着她的手说的这些话。

    狄丽亚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回来了,她也握着林若丹的手,有教养地沉默着,她知道姐姐遇到了极其难言的事情,她不可以问。但是却想让她知道,她对她有多爱。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