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章 守夜的林若丹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70章 守夜的林若丹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听到是林若丹的老板,金宬明觉得似乎有人松了口气。这多少让他有些不爽!是不是有人就想听到是老板,就害怕听到的是男朋友?

    像她这样的家族难免有些人想法多多,不管他们。金宬明只是默默地呆在林若丹的身边,几步开外就是那个导游,导游和他似乎很默契。什么时候用得着、什么时候用不着导游都一清二楚,也会适时地上前来翻译两句。

    到了晚上开饭的时间了,林若丹把金宬明和那个导游交给了表弟。表弟把他们带到二楼的餐厅,为他们安排了座位。

    若丹的表弟看金宬明的眼神精光闪亮的,他能读出来那里面表达的是‘友好’两个字。这让金宬明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感觉非常亲切。

    吃过饭后金宬明走下楼,他看到林若丹依旧是他来时的样子,跪在火盆前烧着纸钱。

    他走过去说:“若丹,你也应该吃些东西,这里我来吧。”

    “不用了,我吃不下。”林若丹少气无力地说。

    金宬明没理她的话,独自转身上楼,连用英文带比划的找来了一碗热粥和一个中式馅饼。

    当他拿到林若丹面前时,微微的感动中林若丹也想起了好多的往事。

    天下也只有父母亲总是无条件地惦记你是否吃的饱、穿的暖。

    而今这个人已经走了。她顿时热泪滂沱了。

    “若丹别哭了,乖,先吃东西。”

    林若丹更止不住眼泪了:“韩国人,你怎么这么捣乱!我吃不下。”

    “没关系,我陪你好了。”金宬明用勺子轻轻搅着热热的粥,眼泪掉了下来,他轻声说:“自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不曾经历过失去亲人的悲痛。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其实我早就失去了,在我不知道什么是悲痛的时候就已经没有资格了。今天的我其实更难过,你应该知道。”

    看着眼前这样的金宬明,林若丹心疼了起来。他应该是没有参加过自己家人的葬礼!因为他没见过一个自己的家人。他是不是更应该得到同情,林若丹瞬间理解了他对池真慧的情感。

    她于是接过勺子开始吃饭,虽然这些东西是那样的让她哽噎、难咽。

    若丹的表弟和那位导游一起下楼,看到了这个情景两个人呆在那里。

    导游说:“你姐跟这个韩国人绝不是一般关系,那韩国人是见了你姐才这么温柔的。”

    表弟说:“你说的对,我也觉得气氛有点怪嗷。”

    吃过东西林若丹说:“好了。我给你找房间你先去休息吧。附近也没有旅馆,就住家里吧。”只见她向表弟挥了挥手说:“领他去阁楼的书房吧。对了,先去我房间的浴室洗洗。”

    金宬明没有推辞,他认为自己须要洗掉那一身的仆仆风尘。

    导游跟了过来,表弟推了她一把:“你去,到别地儿找吃的去。”

    导游撇了撇嘴,把手里的旅行袋递给了金宬明。

    打发走导游,表弟热情地胡乱用着英文解释:“哥,你住阁楼,姐小时候为了躲避大人常在那里呆着,后来姑夫就把那里装修成了小书房,有榻榻米可睡。浴室在姐的房间里,我先领你去。”

    浴室在卧室内,金宬明走进的是林若丹的专属空间,这间卧室忽然让他觉得和林若丹贴的更近了。

    这间屋子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愉悦着他的神经,金宬明的眼神充满着惊喜,那种惊喜是对异性的艳慕。

    可是这些都是什么呀?若丹的爱好有些奇特。

    欧式的储物柜上排例了几个她喜欢的球星公仔:最前方的中间是齐丹尔•;齐达内、左边罗伯特•;巴乔、后边有小贝还有那个总是笑笑的梅西。她则把姚明镶嵌在大大的镜框中,挂在墙上。

    更让他惊奇的是一把老式的火枪模型被镶在像框中也挂在墙上。

    书桌上方的镜框中是不知道哪里剪裁下来的德蕾莎修女的海报,右下角有一行中文字,由下向上。他不认识,他拿出手机想拍下来,打算以后问问林若丹。可是手机没电了。

    书桌桌面正中的玻璃板下面,也不知道是哪里剪裁下来的海报纸质粗糙,那是一个黑白人物,他不认识。但是他能确定此人一定是中国早期的知识份子。

    想到若丹的表弟还在阁楼中等他,金宬明则快速地清洗自己。

    表弟在阁楼书桌后的软椅中睡着了,可能是这两天忙的太累的原因。

    金宬明敲了敲书桌,表弟猛醒。当他看到这一时刻的金宬明时眼睛有些直了嘴里悄声叹:哇塞,帅死个鸟啦!

    金宬明半干的头发整齐蓬松地向后梳理着,脸色有些疲惫但刚刚洗过又是那样的白皙水润,下额骨的轮廓简直让人消魂。白衬衣敞开着第一个扣子,一条黑蓝色西裤笔挺映衬着韩明星特有的长腿。欧版的棕黑色皮鞋,一看就刚刚擦过。

    妈哎……你要不要这么帅?要是相亲你可以滚远点啦!表弟心里暗中调侃着。

    “问你个问题!”

    “嗯?”

    “你姐姐……在你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呀?好女孩啊,只是爱好有些古灵精怪的。不太喜欢打扮,穿的简单大方。对我们都很好,她走之前就是我的小金库。呵呵呵。”

    表弟发现金宬明的目光里有一丝严肃,于是他不得不严肃地说:“我姐其实骨子里更像是一个哲人。”

    他怕金宬明听不明白加重了语气说:“哲学人!你懂吗?”

    “我知道。”沉吟了一会儿,金宬明说:“好啦,我们下楼去。”

    表弟拉住他支唔地问:“她,你们俩是恋爱关系吗?”

    “恋爱关系?哦,是啊。是的。”

    看到金宬明回答时的样子表弟撇了撇嘴:“我咋不信呢!”

    金宬明紧盯着表弟的脸厉声问:“为什么?”

    “没……没什么,我就顺口瞎说。呵呵,如果是当然好,当然好啦。”表弟不等说完话便逃也似的走了。

    金宬明来到林若丹身边问:“有什么我要作的吗?”

    林若丹知道金宬明小有洁癖木然地说:“没有,不是让你去休息吗?以前家里雇的阿姨听说我爸没了,自己回来提前打扫过卫生的。所以,家里到处都很干净。”

    “若丹起来吧,起来歇会儿。我看过了,知道家里很干净。为什么要想那么多?我没关系的。”

    “你远道而来,我不能怠慢了。”

    金宬明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林若丹的态度让他有些抓狂。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生疏了?

    “干什么说这种话?”金宬明有些生气,有些委屈。

    “本来你就是远道来的!”

    这个时候金宬明只有让着她:“好啦,我们不说这个。今晚不是守夜嘛,我和你呆在一起。”

    “你不用守夜的,都说了让你去休息了。”

    “嗯,好。一会儿我就去。”金宬明只能顺着她说话了。

    “跟你来的那个人是什么人?”

    “雇的,当翻译的导游。听不懂别人说的是什么,很难受的。”

    “哦!”

    见林若丹不再理会他,金宬明去找导游。

    “按你们中国人的习俗今天晚上还有什么事吗?”

    导游说:“今天夜里基本没什么事,是晚辈的话要守夜的。灯要长明,香要不断,就行了。”

    “那明天呢?明天都干什么?”

    “明天事就多了,早上起来定好时辰出灵车。本家的孩子要摔盆儿。”导游打量一下金宬明感觉‘摔盆’这个词他理解起来有难度,又补充说:“哦,摔盆你也不懂是吧。就是人没了,后辈人要给他摔一个象征吉祥的盆子,把人送进天堂里就O……就‘哦窝’了。”

    导游想说‘就OK了’,感觉这么说太不地道,所以换了个词。

    “然后呢?”金宬明似乎幼稚地问。

    “哎呀……这然后呢?这大户人家的规矩我也不太懂啊。”

    “那就说你们小户人家的。”金宬明心里正烦着哪,看导游那个样子他就急吼吼了。大户人家不就是小户人家的夸张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呀。

    “嗷!韩国人你别着急呀,我慢慢给你说:人哪,是要火葬的,火葬你知道吧?”导游看着金宬明的脸,金宬明点了点头。

    “早上出灵去火葬场,然后逝者被火化。然后再把送葬的人都拉回来,为了感谢能来送葬的人们,家属会有个答谢宴,那大概是午饭时间。吃完了,朋友都散了。家人还会聚在一起,把账算一算。懂不懂?”

    看到金宬明点头了,导游说:“这个过场每家都不一样的,就不知道这老林家会怎么搞。”

    “你管人家怎么搞?”金宬明瞪着眼睛又吼了一句,吓了导游一跳。

    “哎,韩国人,不是你让我说的细一点嘛?有些事你我都不知道,老林家的家产多,所以后面啊,要我猜,有得看了。”

    金宬明听到这个话总算明白导游的意思了。

    “那,若丹的妈妈不在吗?”

    “韩国人,你和这个女孩儿不是朋友吗?怎么还来问我?”

    “我问你什么你说!工钱不是还没付给你?”

    “好、好、好,我告诉你也是道听途说来的。她妈好像有个什么病了,反正病的厉害着哪。坊间是这么传说的,具体真相我不知道。”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