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章 惊若神祉 金宬明到来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69章 惊若神祉 金宬明到来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朴敬贤的声音有些意外:“宬明君?你看到预案了?”

    “哦,那个我还没来得及看,不过我会看的。现在我有件事求你。”

    “求我?宬明君说的哪里话,有事尽管说就是了,朴某一定竭尽全力。”

    金宬明此时是很无奈的,他知道和纯粹的商人谈的永远是交易!尽管事情很小还谈不上成为条件,但商人须要的是大化的回馈。

    此刻金宬明没得选择,也没有过多的时间思考这些。

    “朴社长,我希望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想立刻去一趟中国,可是签证办好要等两天,我一分钟都不想等,你有办法吗?”

    商人有着商人的素质,朴敬贤什么都不问:“我倒是经常来往与各个国家,嗯……不难办,交给我吧,我马上让秘书去你那里,你准备一下和他走就是了。”

    “谢谢!”

    朴敬贤的秘书一会功夫就出现在金宬明的面前,只是含笑鞠躬:“金律师,请吧。”

    金宬明默默地跟在他的后面,一切事宜都由朴敬贤的秘书代劳。

    最后那位秘书驱车送金宬明到机场,机票都订好了。

    金宬明的心就像一只离弦的箭,向着林若丹飞去。

    对他来说此次的飞行就是他感情的一个分水岭,只是他并没有意识到。

    他的路程和林若丹的不同,林若丹订票时已经没有直飞南京的机票了。而金宬明是由朴敬贤的秘书订的机票,直飞的是南京的禄口。

    下了飞机金宬明快疯了,因为他不懂中文,只能结结巴巴地讲英文。老套的招术是找中青旅的导游做翻译。导游看他心急如焚的样子,开口报价八百块一天,还‘威武’地说:要人民币哦!

    “我给你二十四小时一千块,人民币!”金宬明也同样‘威武’地说:“一切都要按我说的去作,可以不可以?”

    一千块?导游的脸不由得红了红。呵呵,霸气的韩国人嘛!

    “可以、可以,我也有国际同传的价码了。对了,我还有车你用吗?”

    “有车子,那会很方便。用!”

    “好啊。”导游乐了:“那,要付钱哦。”

    “结账时按计程车算,如果乱收费我会投诉你的。”

    “怎么可能乱收,放心吧你。”

    一路上的事情都交由导游来安排,金宬明才开始留意中国的街景。林若丹曾经说过:在中国的江南有最美丽的乡村,江南的城市有最美丽的街景。我爱我的祖国!

    当时金宬明还跟她开着玩笑:“你爱你的祖国?算了吧,那你来我们韩国干什么?侵略?”

    他还记得林若丹当时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她似乎气急败坏地无语地上下打量着他,最后好不容易开口骂道:“金宬明你个傻冒,你管得着吗?你个小破韩国有什么值得侵略的?傻冒、棒子……”

    呵呵,现在想起来金宬明还会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

    “喂,韩国人笑什么哪?”

    金宬明正色道:“和你没有关系。”

    导游翻了翻白眼:“是没有关系!切。”

    按照地址总算找到了林若丹的家。那是市郊的一处别院,门前有一棵苹果树挂满了青青的苹果,苹果已经很大了,估计口感已经不错了。

    门楼上的长明灯依旧亮着,院子好多的花圈,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在进进出出。

    金宬明很小的时候就没有父母,他只是因为林若丹失去了父亲才更加心痛,悲伤没来由的涌上心来。

    导游停好了车子,跑上前来拉住了金宬明的袖子:“我说韩国人,你怎么没说你要来的是这家?”

    “你……知道这家人?”

    “谁不知道啊,死的这个家伙是原江苏某市长来着,后来官越做越大,都作到其他省市去了。”导游似乎才意识到了什么,他认真地打量着金宬明:“哎,韩国人,你跟这家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你说清楚些!”金宬明狠狠地揪住了导游的衣领。

    导游吓了一跳:“哎,韩国鸟,你干什么你。哎呀,我说给你听就是了。”

    金宬明松开了手,听导游简单地说了说:“死的是一个省级的高官,前几年贪污败露,被抓起来了。听说在狱里病的不轻,保外就医吧。这不中国领导人又换界嘛,这一界的中国领导人更厉害,小道消息说他的连带案子又被翻出来了。反正这都是道听途说,也不准确的,你就别当真,跟你韩国人也没多大关系。”

    金宬明的脸色变了:“把你的道听途说讲出来听听!”

    那位导游能感觉到他这句话的阴冷程度,被他吓着了:“哎呀,那些不靠谱的八卦消息不听也罢。啊!韩国人。”

    “你说!”

    “哎哟,七……好吧,这可是你非要打听的啊,没心理准备吓着的话别怪我。听人说他是自杀的,对外都讲他是病死的。反正一关系到腐败的调查,现在哪个当官的不是心惊胆战的。可能是顶不住压力自杀了嘛,或者就是害怕牵连到更大的人物才……”

    “若丹!若丹在受苦。”金宬明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扔下手里的皮制旅行袋向屋子跨步走去。

    “哎……韩国人!”导游只得捡起了皮包跟在身后,他还没有忘记自已同时还兼着翻译哪。

    进了房子里,中厅便是灵堂了。

    林若丹一脸灰白跪在地上,机械地拨弄着火盆里的纸灰。金宬明的心一阵阵抽搐,心疼的要拧成麻花了。他很克制,走到灵堂的香案前捻了三柱香。

    因为没有人认识金宬明,所以也没有人通报给林若丹让她还礼,林若丹依旧木然地拨弄着纸灰。

    捻完了香,金宬明走到林若丹的身边,他单膝跪地把林若丹满满地拥进怀里:“若丹啊,对不起,欧巴来晚了!”

    林若丹一阵恍惚,她认为这是过度悲伤中的幻觉,眼泪却禁不住流了下来。

    “欧巴,不晚的。你一直跟在我身边。”林若丹自语道,可是当她的手臂被圈住动弹不了的时候,她才抬起头望向头顶那张俯瞰着自己的脸。

    那张和自己同样憔悴的脸在此刻却被她惊若神祉。

    林若丹放声悲哭起来,这一切都不是幻觉。因为金宬明真的来了,他千里迢迢地追到了中国。

    那些忙碌的、不忙碌的人都停下来看向了他们这边。因为林若丹一直静默地悲伤着,可这时候她的哭声变了调。

    有人开始猜测:这个人是谁?看样子这个人跟林若丹的关系非同一般!

    “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金宬明找不出更加安慰的话来,因为那是一种无人能救赎的错误,甚至片言只字都无法评说。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林若丹会选择定居在韩国了。

    “欧巴……你为什么会来?”悲声恸哭过后林若丹问道。

    “若丹,为什么不告诉欧巴?出了这样的事欧巴不在身边像话吗!你的人生里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不在你的身边像话吗?”金宬明的眼泪也禁不住了,悄悄地流了下来。

    林若丹没办法回答金宬明的话,只是一味地在他怀里哭着。

    这时有人陆续地向这边靠近,丧礼的主持者也走过来:“若丹,客人远道而来。先让客人歇息一下吧。”

    金宬明没有动,他只是举起了右手。这等于告诉过来的人们:谁也别管,都离我们远一些。

    导游开始和主持沟通,看样子他是在跟人们解释:真的用不着去打扰这位韩国人。

    导游还拍了拍胸脯像是在说:一切由我负责。

    他们两个不需要他人的世界静止了,只让一些人间的温暖静静地流转、传递……

    似乎时间过了好久,林若丹收拢了悲伤,暂罢了哭声。

    “社长,你怎么找来的?”

    金宬明伸出手拢了拢林若丹有些散乱的头发:“你电脑没关,我找到邮件了。然后打电话给你表弟,落机后有导游带我来的。”

    “社长辛苦你了。”

    “能不能别叫我社长了?”说这种话的金宬明一脸的期盼:“像刚才那样叫哥,叫宬明君也行。啊?”

    林若丹有些腼腆了,她没吭声。叫这种东西怎么张口啊?真是腻歪的韩国人。

    金宬明觉得这时候逼她改变称呼似乎不太合适,他不打算现在再跟她计较下去。

    “若丹,这是第几天了?”

    “第二天!”

    “哦!我不太懂中国的习俗。那……我就呆在你身边就行了,好吧?你有什么事直接吩咐我好吗?”

    林若丹低下头说:“也没什么事,请的办丧事的公司,人家都安排好啦。”

    “那你……也别太难过了。”金宬明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起身站在了林若丹的身边。

    林若丹发现家里的人都在张望着他们俩,于是她说:“社长,我的家人很好奇,所以见见我的家人吧。”

    导游看到林若丹韩语很流利,就自动地闪到一边去了。

    林若丹带着金宬明走向边座的几个人,开始给大家介绍:“这两位是我舅舅和舅妈,这个是表弟,你打电话联系的就是他……舅舅、舅妈这位是我在韩国工作单位的老板。”

    还有两位是叔叔、婶婶和堂兄及姑姑。姑姑家人都在国外,只有她一个人回来了。

    金宬明均按韩国的礼节行了礼。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