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章 林若丹的身世 回不去的故乡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68章 林若丹的身世 回不去的故乡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无论在你身边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太阳还会照常升起。日子还得过下去。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明律师事务所的人们也是这样的,吉凯建设的人们也是这样的。有些事为人们谨记、有些事为人们忘却。

    金宬明望着一片拔地而起的楼宇,一种不同与作律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他看到林若丹也到工地来了,就向她招了招手笑容满满地挂在脸上。

    “林,你说我要不要作一个建筑师?啊?”

    林若丹一脸讪讪的失望:“七……社长要作什么都会作的很好。我有事,先去工作了。”

    “可是,你那什么表情?”

    林若丹敷衍地伸出两根手指打了‘V’字向他晃了晃:“呵呵,我要工作去了。”

    “晚上一起回去吧?”

    “好的。”林若丹扔一两个字没回头地走了。

    “七……开玩笑的好不好!干嘛这么奇怪的样子。”金宬明望着她的背影自语道:“这一片楼明年就会交付使用了,明年春天我就可以回事务所了。”

    ‘回明律师事务所去’他要把这个日程提前。

    按工程的进度表,他应该在明年年底才可以走,但是他无法再等下去了,为了心底那份奢望……望着林若丹渐行渐远的身影,金宬明还是痴了……

    正如人们的预料,没多久吉凯建设遇到了资金的瓶颈。初始池真慧还是采纳了金宬明等人的意见:只在内部扩大了职工股,也承诺了百分二十的高息贷款和一部分银行信贷。

    可是吉凯建设的几位领导人只是尚在学习中的商人,也并非是经济学家。工作做不到有预见性,资金短缺的困难总像是迫在眉睫。

    池真慧是个有信念的人,她告诫自己要坚强地挺到最后。

    可是人生就如一条黑暗的河流,好些不被料到的安排总是带给我们情非得已的无奈和忧伤。

    这一天,金宬明被崔律师叫回了明律师事务所,因为崔律师接手了一件刑事案件似乎有些难度,工作了一个多星期对辩护的切入点他依然毫无头绪。

    坐在休闲区内的两个律师认真地翻看着文件,林若丹象往常一样为他们准备咖啡和茶。

    金宬明顺口问道:“林,这个案子你怎么看?”

    林若丹站住后眨了眨眼:“我?”

    金宬明抬起头挑衅地点了点头:“嗯,你!”

    林若丹心想:这我哪儿懂啊!但是那挑衅的目光激励了她:“嗯……Nopunishmentindoubtcase!”

    崔律师下意识地问:“Why?”

    “Afourwordstoliveby。律政界的信条!”

    崔律师似有所悟,却调侃地问:“你怎么知道啊?”

    “嘿嘿,没吃过猪肉,天天见猪跑啊!”

    崔律师和金宬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崔律师先急了:“林若丹,你是说天天看着我们跑嘛?啊?”

    金宬明出面来打园场:“崔,跟她一般见识干什么。别理她吧。我们还是研究一下这个:疑罪从无!看看到底能不能行得通?”

    虽然这一天事务所都因为‘猪肉’和‘猪跑’显得比以往都快乐些。但是下班前林若丹收到了一份邮件让本来高高兴兴的她像掉进了冰窖里。

    林若丹的习惯是一天的工作过去了,下班前偶尔会看一下电子邮件。因为有时候会有些客户留言,偶尔她也会在网上买些东西。

    那天林若丹和离开的律师们打过招呼,习惯性打开邮箱的时候她愣了愣,有一封表弟的邮件,看到那只邮箱林若丹莫名地心脏一阵紧缩,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邮件的内容更是让她一阵晕眩:“姐,回来吧!家里出事了……”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国际长途:“喂?”

    “姐,回家吧。姑父他走了!”

    “他走了?他能去哪儿?”问完这句话林若丹整个人似乎被抽空了,只剩了一具躯壳。他的人尚在监狱中,不是判了无期吗?那他能去哪?

    林若丹明白了表弟说的‘走了’的意思就是‘离开’,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你说什么?”声音出自林若丹的喉管儿,却是那样的空茫而遥远……

    “姐,姑父……没了。”

    “不……不可能!”

    对方只有一阵的抽泣,也不再发出别的声音了。

    林若丹木然地抓起了皮包,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明律师事务所。

    回到住处她找出证件,订机票!难得的是居然有当夜的机票。

    订好票后她打出租车去首尔机场,上车后她终于崩溃了,翻江倒海的哭。司机大叔很是善解人意,轻轻地劝她:“姑娘,不管什么事都要想开些,自己的日子还要自己打起精神来过下去的。”

    林若丹问:能赶上飞机吗?

    司机大叔说:能,一定能!我跑的快些,再快些!

    一路上林若丹只是哭,只是哭……从不曾哭的这么撕心裂肺过。

    有那么一些陌生人想要劝慰的,在她那种压抑的声音里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午夜时分飞机在上海的机场降落了。她打车去高铁站,一路上这个不夜的国际化大都市霓虹璀璨。

    这里是上海、是我的祖国!而我……无颜以对、无法归来……为什么是这样?

    凌晨的天光尚未泛白,林若丹已经站在了那栋久别的小楼前。长明灯挂在院子的门楼上,灯光轻微的晃动着。

    太安静了,没有哭声。

    “爸……”林若丹凄厉地哭喊声传进了小楼里,家里人零零星星地向外走。大家看到了扑过来的女孩儿那张惨白的脸……

    第二天明律师事务所的财务兼杂务没来上班,电话也打不通了。急的崔律师又把金社长叫了回来。

    崔说:找不到人这还是头一次,别出什么事吧?

    金宬明也很紧张,只能故作镇定地说:“应该没什么事儿吧。你先忙着,实在打不通电话我去找找她。”

    “莫非你知道她家在哪?”

    “知道,崔律师你想什么哪?一脸龌龊的表情。”

    “没什么!”应付了一句崔律师笑着跑路了。

    金宬明则跑到林若丹的出租屋去,没人!他又问住在这栋楼里的人,都说没看见她。

    于是他想:这会儿可能已经去上班了呢。他开车回到了事务所,办公室里空荡荡的。

    金宬明忽然觉得有一种失落感,忽然的想知道那个中国女孩儿的全部,就算看不见她也要知道她在哪里、在干什么。

    他忽然很想和她有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哪怕就那么一点儿能让他们藕断丝连也好。

    从认识她到现在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一个随叫随到的人居然失去了联络。金宬明有些害怕!

    他盯着林若丹的办公桌胡思乱想,或许人家有点什么事呢!女孩子嘛,总有点不为人知的事情。或许自己用不着慌乱。

    他随着自己的脚步走过去,坐在她的桌前,他想感受一下她还在的样子。

    就这样,他发现林若丹的办公电脑似乎没关,电源灯还一闪一闪的。难道昨天走时忘记了吗?

    金宬明按了一下开启键,电脑打开了,界面就是那个邮箱。

    他用翻译软件粘贴过去翻译了一下。这令金宬明心跳加快,一定是和她的家人在联络。

    可是联系这个人要怎么做?他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电话打给澜检察官:“叫你们那个电脑玩家过来给我查个东西。快点!”

    澜检知道金宬明可能是遇到事了,二话没说就把院里的那个电脑高手给派过来了。

    只见那个人在林若丹的电脑上划拉着鼠标,一边嘟嘟囔囔的说着行话。

    最后他对金宬明说:“金律师,搞定了。这个家伙是中国人吧,曾经用手机注册。登录地最多的是中国南京的一所医药大学啊。”

    “手机号?把号码报给我。”

    那个人报了个号码,金宬明知道他并不懂中文,就打发他走了。然后自己也冲出门去。

    他来到了一个专门负责中国大陆的旅行社,找了一个导游,拨打了那个电话。

    林若丹的那则消息还是让金宬明震惊了。他告诉导游要来确切的地址,他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在她的身边,就算什么也作不了,就算什么也帮不上,那也要呆在那个人的身边。

    于是他又急忙着跑去了海关,金宬明找来各种理由说明自己必须马上去中国。

    海关的人告诉他:最少要等两天。就算跟团旅游也要办好签证才可以走。他急了,跟人家吵架。海关的人索性不再说话了,只是摇头表示没办法。

    他查着电话里的联系人,希望能有一个人可以让他看到希望。除了池真慧应该是没有这样的人啦,就算澜检察官也做不到。因为检察官不能知法触法吧。

    正愁着,池真慧的电话响了。

    “宬明,你今天有事吗?怎么没上班?公司的事情太多了……宬明?”

    金宬明沉吟着,怎么开口说他要去中国一趟?对方是池真慧,怎么说他要追林若丹去中国?

    “嗯……”金宬明漫无目的地回答了一声。

    “宬明,朴敬贤社长刚刚来过,他拿来了合作预案。你还是回公司来,我们商量一下吧。”

    朴敬贤?金宬明心里灵光一闪,朴敬贤一定有办法。

    他嘴上应付着池真慧:“预案先不要急,你先仔细分析一下。我这边有急事,马上赶去不太可能。等我回来吧!”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接着他拨通了朴敬贤的电话:“喂!朴社长……”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