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章 池真慧说:我就要失去他了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67章 池真慧说:我就要失去他了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明律师事务所的三个家伙找了一个高处,远远地看着周部长被警察带走,他们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两日来的折磨总算是尘埃落定了。接下来的局面事务所的人也就控制不了了,检方何时确认证据、何时放人,只能等待。不过,有澜检察官在,三个人并不过份担心。

    因为官方原因,获取了证据的澜检察官通知了池真慧。

    池真慧高兴之余内心有些许的惭愧,整件事情明律师事务所的那三人已经把她排除在外了。为了能接近大家的距离,池真慧决定请那三个人吃饭。秘书说:池社长,我去办吧,订好餐厅,再去把他们请来。

    池真慧没抬头紧握着手里的文件说:“你去不合适,那样他们更会拒人千里之外了。平民,要如何把我当成朋友?我怎么做?”

    秘书说:“社长您这么谦和,我早就把您当成朋友了。想必他们也会。”

    池真慧笑着摇头,不置可否!

    下班的时候明律师事务所的三个家伙们有说有笑的出了楼门,绑架事件无疑使他们更加亲密了,正准备去会餐。

    他们看到池真慧站在楼前那美丽身影,走过来时脸上挂着安静而从容的笑意。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站住了纷纷‘池总、池社长’地打招呼。

    崔律师拱了一下安,悄声说:“这是社长的艳福吧,艳福不浅啊。”

    安律师伸腿踢了他一脚。“池社长,您有什么吩咐?”

    “安律师您客气啦,澜检察官给我打来电话说:金律师的事情马上就会解决的。所以想请你们吃一顿庆祝一下。大律师们,走吧。”

    池社长请客可不是盖的,星级饭店所有好吃的一齐上,没有最贵、只有更贵。可是那么优雅的场所,每个人都得绷着不能尽兴。

    最后,那顿饭吃到没办法再吃下去了,大伙来到街上,看见一处酒馆生意很是兴隆。不知道是谁提意:进去再喝一遍。

    这回池真慧喝高了。其实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散场的时候崔律师说:我们得送池社长回去。

    池社长说:不要再把我当成外人,我和若丹打车走就好。秘书我都给打发走了,今天我就是要和若丹一起走。

    两位律师恍然大悟:哦!原来你是和我们林财务有话说呀。好啊,好啊,你们去吧。

    林若丹也有些晕了,居然把池真慧带到自己的住处。

    林若丹不习惯与他人同床而眠,于是就把床让给了池真慧,她睡在沙发里。

    两个人谁也睡不着,由池真慧开始梦呓般地聊起来。

    在林若丹听来,那些都青春时少不更事的苦水。

    “若丹尼,这回宬明的事你作的很好。谢谢哦。我怎么表达我的谢意呢?不能帮你什么,又不能给你钱。呵呵,若丹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年轻—年轻的手中有无限的权利。”

    林若丹同样略有微醺,顺着池真慧的话往下说:“权利?什么权利呀?”

    “选择呀,选择权!”

    “哈哈,我还以为是选举权咧。”

    “选举权?你又不用给我们韩国选总统,要那个干什么呀!你有的是资本,年轻就是资本!年轻多好啊。”

    “池总,用岁月做为资本多不靠谱啊。资本还得实实在在的才行,就像你那样有钱才行。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吗,叫什么来着?哦——有钱能使磨推鬼呀!哈哈,那个就是资本的力量。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啊。”

    听到林若丹的话,池真慧的眼里不由的精光闪现。

    “若丹尼……那么我们换吧……好不好?”

    “换?换啥子?”

    “用我的资本换……宬明君!”

    林若丹听了池真慧这句话心没来由的一跳。你的宬明君能用来换吗?怎样换才算公平?

    她没接话茬儿,只轻轻地瞌上了眼睛。

    “呵呵。”池真慧似乎一切了然的笑了一声。

    “若丹尼,我小时候家里为了培养我,早早地就把我送出国了。那是米国的一个贵族学校,他们希望把我教育成拥有贵族的品质。没想到啊,我只是遇到了贵族罢了。有传言说他是俄罗斯石油大亨的后裔,他一直追求我、一直追……都说俄罗斯人性情羞怯,可是他的热情能把人溶化了。我们也不懂就在不懂的时候有了孩子,他的家族知道了,活活地从我身边抢走了两个人。孩子和孩子的父亲一起失踪了……”

    池真慧在黑暗中饮泣着。

    “那两年陪伴我的是我丈夫,吉凯集团的公子,那个充满着文艺气息青年才俊。他也是贵族,他不管家人的反对,执意要跟我结婚。那时候的董事长根本无法左右她的儿子,要是他至今还在我怎会如此悲惨。可是,命运无故的捉弄我,我的他离开了我,他死了。幸好,幸好我们有了这个儿子。我的他死后,吉凯的董事长把我儿子送走了,说是送去米国接受最好的教育,其实就是从我身边夺走了他。若丹,你说我能怎么办?你是我会怎么办?”

    听这一问林若丹懵了,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办?唉,这事儿要是我,我怎么办?没想过。林若丹觉得这话无法回答,可能人家也不用自己回答吧,看在她这么苦命的份上,自己就闭嘴吧。

    池真慧继续梦呓着:“吉凯集团是有公益事业的,刚开始我在集团里也没什么事做,就去做些慈善。就那时候我遇到了宬明君,他和我不是一样的人,这应该是最吸引我的一个方面吧,所以对他的关注多了些。对于他,我真的没作什么。倒是现在他给予我的很多很多,那个曾经桀骜不驯的少年长大了,有他在我身边,就像头顶有着一把坚固的大伞,他能遮挡任何的风风雨雨……但是,我就要失去他了,就要失去了,是不是,林若丹?”

    这一段话说的林若丹有些心惊肉跳。

    亲,咱能不能别这么直白好吗?千万别再说下去了,我睡着了好吗?我什么都没听见好吗?不过,你谁呀,就说这些给我听?我没听见!林若丹真想死命地翻一个身,可是强忍着,为了这一尴尬时刻能平静地过去,她安抚着全身每一个跳动着的细胞。嘘……

    第二天一早醒来,林若丹发现池真慧已经走了,留了一张纸条写了几个字:谢谢!若丹尼。

    林若丹将纸条抛了出去,哎哟,我头疼!

    当纸条落下来的时候她又拚命去抓,感觉似乎池真慧就在对面看着她,不能这么小心眼吧?

    林若丹满腹心事、磨磨叽叽地来到事务所的时候,正好看见两位律师在社长室嚷嚷着。

    是金宬明回来了。看到林若丹崔律师停止了眉飞色舞的‘演说’。

    林若丹看到金宬明时有些百感交集,她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也走向了社长室。

    “嗨!社长……”

    “hum……Thankyousomuchforhelpme!”

    “额?……wa!Itisamiracle!Miraclesdohappen!”林若丹极不自然地晃了晃两只胳膊。

    崔和安被两个人的对话搞晕了,只见安律师拱了拱崔:“奇迹呀,真是奇迹呀!我们走吧,没听见鸟语都急出来了吗!”

    “哦!”崔律师笑的有些诡异:“社长,那……我先走了,手上还有案子呢。”

    说完两位律师哥拿着自己的公事包离开了事务所。

    金宬明和林若丹都有些尴尬,半天没人吭声,空间里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得到。

    “咳!……别站着了,坐吧。”金宬明率先打破了沉默。

    林若丹悄声地坐在了金宬明的对面:“社长……是……”她忽然变得有点结巴了。

    “是!是今天早晨办的手续。事情我大概都知道了,以后别干这么冒险的事。”金宬明想再次说‘谢谢’,可是他觉得这样太苍白了。

    “昂……”林若丹心想:不干你怎么出来呀,光靠检察院去查,你得在里面呆多久啊?

    然后两个人再也没话说了,最后林若丹不得不站起来说:“那个……社长,我还是先去忙吧。你都不用去工地了吗?”

    金宬明点了点头:“嗯,今天不去工地。你去忙吧!”

    林若丹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她知道已经积攒下好几天的工作没有作了。

    而金宬明就那样呆呆地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什么也干不进去,偶尔抬眼看看忙碌着的林若丹……

    金宬明又一次的化险为夷,这让吉凯集团的高层即无奈又愤恨。都下了这么一番功夫了,难道还搬不倒个金宬明吗?不仅搬不倒他,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因为检察院已经着手调查吉凯建设的财务部长到底是受谁指使转账给前国土司长官那笔贿赂金的。

    可让澜检察官一筹莫展的是,周部长只是说他接到了一个电话而已。具体是谁他居然说真心不知道。

    而吉凯集团方面并不承认内部曾有人打过这个莫名的电话。要想查清电话端究竟是谁,这事儿无疑于大海捞针。

    澜检察官面见金宬明时,把这个情况如实地告诉了他。这并不出乎金宬明所料:“七……检察院和警察局这种无头的案子多了,悬而未决的又不是这一件。慢慢来吧,着急也没用。”

    “宬明君,我怎么感觉你一点也不在乎是谁在害你哪?”

    金宬明给澜检察官倒了杯酒淡淡地回他:“我在乎,可真不想和人家鱼死网破的。不值得!”

    “这么说,你心里有数?”

    金宬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