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章 毛骨悚然的审讯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65章 毛骨悚然的审讯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安律师在替人打官司的时候了解了一处停了工的建筑工地,那里已是青阳的郊区,一处几近荒凉的地方有那么一处快封顶的烂尾楼。

    这里原本是要建一家化学工厂,方园十里的人们闻讯后奔走相告,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坚决反对。大约在两年前,金宬明带领着安律师作了原告的代理律师,打赢了这场官司。

    每次讲起这段历史的安总有意犹未尽的感觉,而每次都侃侃而谈。

    就是那场官司让金宬明在律师界声名大噪。面对地方政府他不畏权势、面对财阀商贾他不贪图富贵。

    安律师说他们也曾像今夜那样,绑架过市政官员挖出了贪污腐败的真相。使这片土地保住了洁净的自然面貌。

    金宬明几乎成了英雄,知道他的百姓爱戴他,还有一些企业集团看中了他的才能而趋之若鹜,给他捐款的大有人在。居然还有人打出了‘捍卫自然’的条幅。

    那时候吉凯集团便是这些企业之一,只是董事长那个老女人并不知道金宬明和池真慧有这么一档关系。

    所以吉凯集团的董事长一直认为是自己引狼入室,也就一直对金宬明心有恨意、耿耿于怀。

    而今明律师事务所的人为了搭救他们的老板,不得不如法炮制。这不得不让安律师哀叹:命运无常。

    他们来到了那处建筑工地,感觉到天就快亮了。

    周胖子也清醒了,被胶带粘着的嘴巴里发出‘唔、唔’的叫声。没人理会他。

    明律师事务所的人把他关进了只有一个出口‘门’的、小小的卫生间里,虽然把他绑在了椅子上,如果他想,便可以颇费点力气的挪动,但很快就会碰到一面墙壁;即使选择不同的方向,均很快就会碰到另一面墙壁。这无疑会给他造成心理上的恐惧和精神上的压力。

    林若丹说:只要我做好准备工作就可以了。

    她抬起头来毫无表情地看了看两位同行的律师:“你们看过那部电影吗?西班牙的:活埋?”

    两个人摇了摇头。

    “《活埋》通篇只有一个演员,而场景就只是在一只棺材里。呵呵!”林若丹能确定自己最后的笑声有些阴冷。那是因为她能感觉到周胖子的恐惧。

    崔律师看见林若丹这个样子,有意地往安的身后闪了闪:“哎哟,林若丹你的冷笑让我毛骨悚然啊!安律师你看……你看看我这一身的鸡皮疙瘩。”

    安律师倒是对林若丹刮目相看了,这个小丫头绝对没那么简单哦。他说:“若丹,你不是想吓死他吧。”

    林若丹就如往常一样,不经意地挥了挥手:“周肥佬又不是纸糊的,怎么可能就吓死了呢!不过我还真打算‘吓死’他。不跟你俩说了,我得做些准备去。哦,这段时间里没什么事儿,哥哥们就近轮班休息一会儿吧。”

    两位律师哥面面相觑,这丫头又要搞什么鬼呀?

    林若丹先是在一楼找到了一个原来工人们为了搅拌砂灰的坑,她跳进去试了试。

    上来后她真是充满感叹:就这么一个坑,两年前就为周胖子准备好了。这叫什么来着:因果报应,金宬明你是好人有好报吧。

    然后林若丹又在工地到处转了转,她又找来三只大油桶,把油桶滚到坑边还真费点力气。

    更费力气的是:把和好的稀泥倒进桶里,她用一个小桶往大桶里面传着稀泥。

    这时候崔律师去方便,在楼上看见林若丹拎着小桶传泥巴,他喊来安律师问:“我说安前辈,这丫头她不累啊?昨天一宿没睡,这天都大亮了还这么精神。”

    安律师说:“这丫头干什么哪?我们去帮忙吧。崔,你看见了吧,这就是爱情的力量。所以,你要知难而退嗷。”

    崔律师有些尴尬地辩解:“什么知难而退啊,关我什么事啊!”

    两位律师哥走近那个坑边,安律师问:“若丹,你这是干什么?”

    林若丹哼哧哼哧地拎着泥巴桶:“这个嘛,对付周胖子用的。就这招儿要是不能让他说实话,我……天天倒着走。”

    “用泥巴对付周胖子?这能管什么用?来,我来吧。”崔律师抢过了泥巴桶。

    林若丹拍了拍手:“这个……给他灌肠儿用,嘿嘿嘿!”

    崔律师满脸惊讶,他对安律师说:“今天我才发现这个丫头好恐怖啊。”

    安律师没说话,其实他的感觉和崔律师差不多。

    男人到底是比女人有力气,只消一会儿功夫另两只大油桶中就装满了稀稀的泥巴。

    林若丹则从车子里搬出了蓄电池,找了个破桌子,架好了录音及录像设备。另外还拿出一些快餐食品:“哥哥们,吃饱了再干活。”

    崔和安也忙了一宿了,正饿着哪,有吃的让他们很高兴。都夸林若丹想的周道。

    吃完东西,林若丹对两位律师说:“哥哥们,一会儿我开始问话就行了,你们俩个一句话都不要说。如果我真的搞不定那个死胖子,你们俩个再上,怎么样?”

    两个律师你看我,我看看你,还真猜不透林若丹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他们只能茫然地点头,而且大有‘拭目以待’的意思。

    见他们同意了,林若丹说:“那现在可以开始了。”她用在地上随便捡的小木条‘啪’的一拍桌子呵到:“把那个周胖子给我带上来。”

    这一拍把崔律师吓了一跳:“哎唷,你这个死丫头,还真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周胖子被崔和安像拎小鸡儿一样拎了过来,摔在椅子里。

    只见林若丹拿着工地随便捡的小锯条触在周胖子的脸上:“周部长……周部长!”

    那个周部长经过昨夜的折腾,又吓、又惊、又累、又饿,早就如筛糠一般了,只是“唔……唔!”地叫了两声。

    “哦,唉!周部长的嘴还堵着哪?来啊,把他嘴撕开。”

    崔和安两个人一听心里乐开了,‘把他嘴撕开’?嘴是用开撕开的吗?说的好恐怖啊。

    只见崔走了过去,‘呲’的一声撕掉了粘在周胖子嘴上的胶带。

    “啊……”周胖子喊了起来,这声喊中有难忍的疼痛、有郁结的疑问,他有气无力地哀叫:“你们到底是谁?凭什么抓我?啊……你们是谁?抓我干什么?”

    “周部长啊,请您稍安勿燥。我问你,最近你干什么坏事了?”

    “什么叫我干坏事了,我没干坏事。”

    “不想说是吧!告诉你我手里拿的是一把钢锯条。”说完这句话,林若丹把停在周胖子脸上的锯齿迅速地往回一抽,周胖子的脸被浅浅地划出了一道划痕,血丝从那胖胖的脸上渗了出来。伤口并不深,就像是不小心跘倒摔在地上被木屑划了一下。

    “啊……”感觉到周胖子这声叫还是比较隐忍的。

    林若丹的语气洋洋得意:“啧啧,这力道简直是恰到好处啊,比昨天晚上我踢那一脚的力度更加完美。周部长,要不要我给你提个醒儿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周部长,你人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要嘴硬吗?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你犯的又不是什么重罪,争取个宽大处理,不是更明智吗?”

    “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什么!”

    “好吧,那我就给你提个醒儿。金宬明律师贿赂前国土司官员的案子,你起了决定性作用吧。怎么样?想起来了吧。”

    周胖子的心脏开始哆嗦了:“金宬明贿赂案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没半点关系?你确定?”林若丹的语气听上去气极了。

    周胖子不禁心虚起来,但他并没有服软,依旧硬着头皮说:“当然确定,不关我的事。”

    “啧啧……啧!别跟我装作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呀,把这块湿巾弄的再湿一点儿,咱们给周部长清洁一下面孔。”说完林若丹把湿巾伸进事先准备好的水盆中,再拿到周胖子面前抖了抖,一些湿巾上飞起的水珠溅到周胖子的脸上。

    周胖子心中惊吓地打了个冷颤。

    “这个酷刑是韩国的专利,来吧周部长,让我们享受一下此间的乐趣。”

    周胖子心中虽然无比害怕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说出事情的真相,否则在这条本来就不归路上的自己将永无宁日。牢狱之灾难免,其他的那些人也不会放过自己。他颤抖着,却也咬着牙……

    林若丹看着昨夜被他踢肿的脸,看着那一脸破罐子破摔的样子,真是要气死了,她自言自语道:“好吧,你不怕是吧,那就先尝尝这道点心吧。”

    说完她把那张纸巾贴在了周胖子的脸上,然后她开始计时。

    ……

    安律师冷冷地看着周胖子;

    崔律师则把林若丹拉到一边:“林,你别把人搞死了!”

    林若丹被气着了,她气哼哼的说:“他不说,我能怎么办?”

    崔提起了拳头:“让我先揍他一顿。”

    安律师踱过来对崔律师说:“你揍他一顿只是皮肉之苦,撼动不了他冥顽的心。让若丹继续吧。若丹啊,可以了。”

    林若丹点点头,走到周胖子身前,把扯下纸巾。被释放的周胖子大口大口地喘着。

    林若丹也觉得自己有点‘残忍’了,她问:“周部长,这回你是想说还是想继续呀?”

    周胖子无力地摇头,表示他已经表达过他的意思了。

    这回可给林若丹气死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