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第三次打击18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62章 第三次打击18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若丹说出了要去的地方,出租车大叔笑了说是富人区很好找的。

    富人区好找,可是富人区里的人并不好找。按照那两个小财务给的地址门牌号按响门铃的时候,家里并没人回应。

    因为是别墅区,所以林若丹跳过了铁栅栏,拾阶而上趴到窗户上敲起来,敲了一会儿她知道里面确实没人。

    她又费力地从里面跳出来,还把裙子挂破了,她只能给裙角打了个结,看起来怪怪的。

    就这么离开她也不甘心,就中蹲在门前等行人。富人区里行人又少的可怜,林若丹等的嗓子都冒烟儿了。

    总算是看见对面来了一位泊好车的大叔,林若丹忙上前搭讪,可是人家爱搭不理的态度着实让林若丹冒火,没办法,自己只能强忍着跟着那位大叔一路点头哈腰的小跑。

    “啊七……我真不知道,大约有半个多月不见人了。”

    “大叔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谁知道为什么呀!我又没吃他家的饭,为什么知道人家是为什么呀?”

    “啊……这位大叔您是说的绕口令吗?”

    这么一问可倒好,大叔站住了,似乎很不满意地大声问:“什么?”

    “啊……大叔,呵呵,没什么啦。我是这家的侄女,找不着我大伯了嘛。”

    “哦,周胖子还有这么好看的侄女啊。半个月没见他人了,说是在吉凯集团走黑账吓跑了。警察现在都在抓他呢。”那位大叔可能觉得这么说有点不尽人情,转言道:“唉,也没什么事。财务嘛,很敏感的。你也别怕,过几天没准儿就查清楚了呢。哦,还有啊,他老婆得病住院了,病的很重的,你还是去看看吧。”

    客气地告别那个陌生人,林若丹心里一阵堵得慌。似乎周胖子的老婆病了是理所当然的,人们都说:屋露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祸不单行啊!

    按照地址林若丹又来到了医院,找到了周部长的老伴。老妇人的目光呆滞,什么也不说。林若丹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排斥。

    还是算了吧,都病成这样了自己干嘛还折磨人家呢。这回林若丹没有摸钱袋,她买了一堆果品放下就走了。

    而金宬明的此行就很窝火了。他单独会见了吉凯集团的董事长。

    “董事长,我觉得尊凯瑞的目的似乎很明确,最后就是达成收购吉凯建设。”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呢?”董事长永远保持着嘴角微微上扬的招牌面容,淡定地问着金宬明。

    “我调查过一些他们的资料,他们在美洲就曾如法炮制过此种案例。当企业为他的雄厚资金所诱/惑,与其进行合作后,企业的资金短链,经营势必困难时,他们就会要求追加投资,如果企业拿不出投资资金,就会被告知:可以用股份顶替短缺的资金。由于企业面临的困境,就不得不以股份顶替运作资金。最后他们便会达到收购的目的。”

    “这些都是你的道听图说。你说吧,对吉凯集团有什么要求?请开门见山。”

    “好的,董事长,我知道虽然吉凯建设有独立的经营权,可是集团公司还是持有股份的。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池社长涉险,二期工程的投资还是集团公司来作。董事长,这是你们家族的企业,希望您能伸出援助之手来庇护他。”

    “金律师,难道你不记得在这个会客室里发生过什么事了吗?我想你是不会忘记的。就算吉凯建设遇到瓶颈,也和我们没有关系,我只管抛售手里的股份就是了。”

    “董事长,我对我做过的事感到抱歉,但愿您别因为我的所作所为迁怒吉凯建设。否则您会后悔的。想想吉凯建设的未来和您孙子的关系吧。”

    “金律师,我最后悔的就是没能阻止我的儿子娶这么一个女人,那时候我就知道她婚前的劣行,居然抛弃了一个混血的亲生儿子,虽然也是白色的皮肤,那也是她的耻辱。于此,吉凯建设的未来还说不定是谁的哪。金律师,你有多爱我那个儿媳?可以爱到娶她吗?”

    金宬明听到这些话异常痛苦:“董事长,我们能不能先不说私事,就把私事放在一边吧。吉凯建设永远在你们家族的名下,这点毋庸质疑。请您相信我!”

    “哈哈,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她。金律师为了报答她的恩惠我不拦着,就别再打我的主意啦。”说完这些话吉凯集团的董事长起身扬长而去。

    只留下金宬明愤愤的声音:“董事长,你会后悔的。”

    让金宬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尊凯瑞公司最初是吉凯集团有意引见到池真慧和金宬明面前的。可以说尊凯瑞的目的就是吉凯集团的目的。

    离开吉凯集团金宬明万分沮丧地回到青阳。尽管夜色深浓,他还是给私家侦探打了电话。

    “发现什么没有?”

    “金律师,尊凯瑞在韩国的投资项目查到一项港口建设,拥有该港口股权的百分之二十;另外就是这次横贯东西的公路建设,目前来讲还算是中规中矩。”

    “我听一位在美国的前辈告诉我,他们在芝加哥曾经吞了一家公司,那是一起著名的经济诉讼案。”

    “这个我也调查了。那家也是风投公司只放贷,不搞实业的,有趣的是那家公司在哥德堡有一处不动产业,最后归了尊凯瑞了,他们就是在那里发家的,业内谣传该公司的经营很神秘。金律师,你怎么不关心一下自己哪?我听说有人在诬陷你呀。”

    “你都说了是诬陷那我还怕什么,明天我就去找检察官,先把我自己弄清楚了再说吧。”

    金宬明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进去,出来可就费劲儿了。那天一整夜的无眠,几次他都想给林若丹打个电话,但他顾虑重重:又怕她睡了、又怕她想的多了。

    脑子里满是董事长的那些话,那些一针见血的话有多少是现实存在的?自己是不能反省一下还是不愿意反省一下。

    或许这两个方面都有吧。再等一等,再等等吧……

    第二天天光放亮,他就整理好自己的内务,对着镜子照了照:虽然脸色憔悴,人还是满帅的。要去见澜检察官的自己永远都不会邋邋遢遢的,他可不想先在气势上就输给那个自己又是崇拜、又是咄咄逼人的同学、同僚和同行。

    他把近日来停掉的手机打开,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林若丹带过来的大双肩包里,他摸了摸双肩包,由衷的露出了笑脸。

    晨光中的街道一片清明,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去检察院!”

    金宬明又一次错过了,他错过了此刻林若丹打来的电话。结果他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呆在法律给他准备的地方了。

    上早班的澜检察官英姿飒爽,进入检察院一路上办公人员不停的为他敬鞠躬礼。当他看到大厅里远远站着的金宬明时先是愣了愣,然后会心地笑了。

    走近后澜检察官开口:“宬明,来的很早嘛。”

    金宬明能听出澜检话中的深意:“我只是不想在耽搁了。”

    “那我今天的工作就从你开始吧,我们去工作室。”

    来到工作室金宬明知道自己就成了嫌疑人了。

    看着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一时间感慨万千。命运就是一只翻云覆雨的手,自己也曾在这里高高在上过,而今不过是阶下的嫌疑之囚罢了。

    这时听他到澜检喊了一声:“书记官!”

    “到!”随声进来一位身着笔挺正装的年轻人。

    金宬明随声望去,是一位自己不曾见过的年轻人,他多像当年的自己啊。只见他威严落坐,向澜检轻轻点头。

    “好吧,宬明君我们开始吧,例行程序。”

    金宬明没言语。

    “请问:是金宬明先生吗?”

    “是。”

    “检察院这次只是对你进行传唤,并非刑拘,希望你端正态度。”

    “是!”

    “对下面的问话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不利于自己的话都有可能成为呈堂证供……”

    “明白。”

    “现有人举报你在吉凯建设取得保宁段地标的时候曾有贿赂行为,你对此有什么解释?”

    “这是诬陷!”

    “你认识这个人吗?”澜检察官拿出一张照片。

    “认识,前国土司地方长官,参与了保宁段地标的投票工作。”

    “举报人说你贿赂的就是这位前地方长官。”

    “我们从未私下见过面,也从未有过电话联络,或借他人传递信息,我怎么就成了贿赂此人呢?这分明是诬陷,请检察官明查。”

    “好啦,询问结束。”

    书记官把材料整理好拿过来让两人签字备案。

    澜检察官说:“宬明啊,你还要在这里滞留几个小时,算是陪陪我吧。”

    金宬明知道这澜检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他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就在这时候澜检察官的秘书跑进来了:“澜长官,这有一份材料。”他看了一眼金宬明犹豫了一下:“还是您先看看吧。”

    澜检察官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接过文件看着看着皱紧了眉头。

    “宬明你看看吧,这是举报文件。这个时候送来这么一份文件,看来来者不善哪。这回你还真走不了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