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死鸭子嘴硬的中国女孩儿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22章 死鸭子嘴硬的中国女孩儿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静静地听着,很头痛地看着。而心底一些莫名的情素在蔓延……

    一定有些什么事发生了,一定和她现在要表达的意思有关系。

    他缓缓地说:“林若丹,没关系你尽情的讨厌我吧。只是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这么难过?但是法律不是你说的那样,你说的是米国的CIA,那是一个国家的利益大于法律的机构。我非常崇敬中国的法学家韩非子,法律在远古的时候就试图努力的为公正而判决。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好吗?”

    “哈哈,你谁呀?就告诉你。”

    “我是你的朋友,你的老板,你在异国他乡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金宬明边说边下楼来到街上,他买了一瓶烧酒。

    跟着林若丹一起心情郁闷,也为了御寒他须要喝一杯。

    “哎哟,脸皮真厚,攮一锥子都不带出血的。你?还唯一?你是你们家池真慧的唯一好不好?我问你,她没你能活吗?”

    “林若丹,这不是你操心的事儿。你喝多了撒酒疯我可以原谅你,但是这种话别再说了。”

    “你喊什么喊?我又没说错。嘿嘿,反正没有谁我都能活的很好,你还别不信,走着瞅瞅。”

    “啊七……你有病吧,哭成那样了,一斗起嘴来跟上了发条、打鸡血差不多。”

    “滚你的吧。我还是非典型性传染病呢,你离我远点。”

    “哈哈。”金宬明笑了:“我本来离你也不近,不过这也不防碍我们干一杯。来干!”

    两个人一个屋里、一个屋外一同举起酒瓶喝起来。

    “林若丹,你在枫林学院主修什么的?怎么会对法律知道的很清楚啊?还知道个控、辩双方?”

    “呵呵,不告诉你。中国有句名言:打死你我也不说。但是你也别好奇,姐曾经是中国警官大学的莘莘学子呢!”林若丹又哭了,很伤心。

    “好了,别哭了。我不问,不问了。”

    “你发誓!”

    “我发誓!”

    直到林若丹喝的昏沉着睡地上,金宬明才走进了屋子里,他脱掉林若丹的大衣,把她安放在床上,轻轻地为她盖好被子。

    然后锁好了门他才离开了。回到自己的家里他才发现在冷风中喝酒是会头痛的,而林若丹的某些话语更让他头痛。

    第二天上班,金宬明有意来的很早,他看着林若丹脸色惨白地走进了事务所。

    “林?你脸色不好,有什么事吗?还是身体不舒服?”

    “哦,社长早!我没事。”林若丹站住了,她想起了昨晚的事:“不是跟……社长喝了很多电话粥嘛,所以脸色差点儿。没事儿。”说完她转身去忙了。

    金宬明有些失落,他没看到林若丹以往那种嬉戏与调侃的神情。她呆板的像一只哀愁的:僵尸。

    这个丫头怎么啦?反正她是铁了心的不想告诉我。行,长着死鸭子嘴硬的中国人,随你便吧。金宬明没打招乎直接摔门而去。

    今天是忠清南道保宁地段开标的日子……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