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永别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正文 第276章 永别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更新快,,免费读!

    皇甫仁皱着眉,正欲怒斥这些不遵皇命,集体逼宫的逆臣贼子,远远的只见皇城的大街上,朝中大臣领着后宫里的那群妃子来了,想必是听说了轩辕恒要夏赫交出幕涟漪就停止进攻夏赫的事,跑来劝他的。

    城内的大臣及妃嫔见皇甫仁正准备下令开门迎敌,心下大惊,此刻敌我悬殊,这一战之下,必定城门失守,到时候还谈什么臣子,什么妃嫔,一个个不过都是轩辕的亡国之奴罢了,他们可不想皇甫仁为了一个女人,做下错事,立即齐刷刷地跪了下来,三呼:“皇上三思,皇上三思,皇上三思。”

    那声声皇上三思震得整个夏赫皇城都抖了抖,皇甫仁心惊,怎么平日里没见他们这么团结过,此时倒是一个个都爱起国来了。

    他心下大怒,将刚刚放下来的手快速地举了起来,正准备不管不顾地大喊进攻,这个时候,城门缓缓地开了。

    他眉头一皱,向下看去,随着城门打开,只见宽阔冷硬的城门里,缓缓地走出来一个素白的身影,在这漫天的肃杀之气的笼罩下,她显得那么的单薄,那么的纤弱,她的裙裾在山风的吹拂下,在她的身后形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皇甫仁的心一恸,她必是不忍自己在朝臣的逼迫下如此难堪,这才主动打开城门,出去了。

    幕涟漪默默地向轩辕恒的大军而去,她不敢回头,不敢去看皇甫仁此刻的表情,她如此聪慧,又怎会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和自己身体的异常,难怪皇甫仁****陪着她,难怪自己觉得越来越虚弱,原来竟是得了那不治之症吗,她握紧手里的匕首,上面是她亲自涂上的剧毒,既然轩辕恒如此咄咄逼人,如此想得到她,那就让他带回她的尸骨吧,是的,这是她精心策划的一场戏,她要让轩辕恒一尝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在他面前的痛苦。

    要想俏,三分孝,一身素白孝服的幕涟漪比起平日来,更多了几分风情,此刻的她长发只随便在顶上挽了一个发髻,其余的发都披散在身后,头上一朵淡粉的桃花衬得她人面桃花相映红,她眉目清淡,红唇紧抿,整个人仿若那九天的玄女下凡,轩辕恒不禁看得痴了,这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他曾错过了她,如今时过境迁,他只想将她拥在怀里,问她一句:“你想我吗?”

    轩辕恒翻身下马,快步向她走去,他身姿矫健,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刚刚登上城楼的几个夏赫国的妃子看着轩辕恒俊逸挺拔的身姿,恨恨地看着两军中间,正款款而行的幕涟漪,她何德何能,让夏赫和轩辕两国的国君都倾心于她,他们一样的英姿勃发,一样的是人中龙凤,却都一样的迷上了那个狐狸精,轩辕恒竟亲自下马来迎,那些妃子轻飘飘地看了皇甫仁一眼,倘若皇甫仁能这么待她们,她们就是死也甘愿啊!

    轩辕恒随身的侍卫想拦,却被他一个冷硬的眼神瞪了回去。

    她看着轩辕恒越来越清晰的脸,眉头微微皱了皱,她以为她早就忘了那些过往,再见他她不会再有爱,亦不会再有恨,她一直认为,不在乎才是对一个人最大的报复,可她发现她做不到,此时此刻,她想起球球,想起了自己为什么来夏赫,她握住匕首的手越来越紧,恍惚间将自己划伤了也不自知。

    她不能死,她还没有报仇,怎么能就这么死了,那不是便宜了轩辕恒,他加诸于她身上的一切,她都要加倍的还与他。

    轩辕恒像是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更快地来到了她的身畔,坚实的手臂轻轻一揽,将她圈在了怀里,感受到怀里的软玉温香,轩辕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她在怀,即使带领大军,深入敌腹又何妨,此时此刻,一切都有了回报。

    问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感受着他沉稳的呼吸,几乎是下意识的,幕涟漪握着匕首的手一挥,狠狠地将匕首插在了轩辕恒的前胸,正对他的心脏,他必死无疑,这一幕,早在多年前,她来到夏赫之时,就在梦里演练了无数遍,梦到他死在自己的手上,鲜血淋漓的样子。

    可事到如今,看着轩辕恒缓缓倒下的身体,梦境终于变成现实,她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快意,只觉得一种难言的悲情笼罩着她,让她的心闷闷的,竟开心不起来。

    她的手一松,缓缓地后退了一步,愣愣地看着轩辕恒,他的武功深不可测,这一击他明明可以躲开的,他为什么没有躲?

    匕首上涂的是无药可解的剧毒,轩辕恒胸前的伤口上流出了乌黑的血,可他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笑意,他在倒下之前虚弱地握住她的肩,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这样,我们算不算两清了呢,涟漪,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幕涟漪听着那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只觉得心里千头万绪,这是她曾给他说过的一个故事,一个国君因为思恋回家省亲的妻子,给妻子写的一封信上就是这句话。

    君王有情,那位国君的妻子何其有幸,幕涟漪愣愣地看着轩辕恒,他若早待她如此,他们又怎么会走到今天。

    他的声音又低,又温柔,带着无尽的乞求,他中毒已深,最后几个字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的身子欺压上来,他抱着她,两人跌到了地上,倒下的那一刻,他仍紧紧护着她,不让她磕着碰着,手仍紧紧抱着她。

    此时时刻,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他不再自称朕,他只是一个来接妻子回家的普通男子,幕涟漪的心一酸,摇了摇头,早知现在,又何必当初。

    皇甫仁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从幕涟漪出现,到她刺杀轩辕恒,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他来不及阻止,来不及说不,甚至,来不及反应。

    她终究还是爱着轩辕恒的吧,他想,否则又怎么这样决绝的刺杀于轩辕恒,他知,她不是为了他,她不过是对轩辕恒爱之深,恨之切罢了。

    此时此刻,皇甫仁突然羡慕起轩辕恒来,虽然是她亲手杀了他,可她毕竟是爱他的,倘若是自己,幕涟漪恐怕永远只会温和的笑吧,无悲无喜,无怒无怨,仿佛天生就是一个性情寡淡之人,可他知道,她不过是把所有的悲喜都给了轩辕恒。

    他冷笑了一声,他终究是输了啊!在幕涟漪刺向轩辕恒的那一刻,他就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幕涟漪看着轩辕恒缓缓闭上的眼睛,她又想起了那些过往,她刚来时两人花前月下,吟诗作对的风花雪月的日子,还有球球,他们共同的孩子,“不,”她仰天长啸:“轩辕恒,你欠我的太多,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就这么两清了,是你的一厢情愿,我不同意。”

    轩辕的众将士眼看着眼前的一幕,像是刚刚才从幕涟漪的大喊里回过神来,几位将军大怒,下令放箭,射杀这个行刺轩辕国国君的胆大包天的女人。

    皇甫仁眼看着箭雨铺天盖地地向幕涟漪和轩辕恒两人而去,而她只坐在滚滚黄沙里,笼罩在两军对垒的肃杀里,静静的,仿若雕塑一般,不躲不避。

    皇甫仁立即下令大开城门,与轩辕大军决一死战,无论如何也要护住幕涟漪,她生,全军生,她死,他就要整个夏赫,整个轩辕陪葬,他要天下素缟。

    幕涟漪的手放在轩辕恒的脸上,一寸寸描摹着他的轮廓,此刻的他发冠歪斜,几丝乱发飘在他的脸上,他往日里凌厉的双眸此刻正温柔地看着她,这个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哪里还有一点平日里的威严冷凌。

    她看着轩辕的大军向她射来的漫天的箭雨,听着身后夏赫的士兵传来的喊打喊杀声,只觉得脑袋被吵得嗡嗡直响,他的身体正慢慢冰冷,她靠在他的胸前,听着他渐渐停止的心跳声,缓缓闭上了眼睛,喃喃道:“人生若只如初见……。”

    皇甫仁顿时黯然,轩辕恒是她的“初见”,那他呢,却是晚了一生。

    “嗖”,只见幕涟漪的身上多了一只乱箭,她竟然笑了。

    望着夏赫国即将冲出来的将士,她看了一眼躺在她怀里已经死去的轩辕恒,满足的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再也没有起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纳兰性德的词,在空气中,由远处传来……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