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孰真孰假 第六十一章 城门混乱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三卷 孰真孰假 第六十一章 城门混乱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临近傍晚的时候,洺轩堂派来伙计,说是他们需要的药材已经到了,来问他们要不要去看下。

    幕涟漪觉得汴京没有待下去的必要,希望能尽早的离开,于是答应跟着那伙计再去趟洺轩堂。

    洺轩堂提供的药材还是不错的,至少让她看着很满意。

    幕涟漪来的匆忙,也忘记带马车过来,她肯定也没有办法就这样搬着好几袋子的药材回去,于是就跟洺轩堂的掌柜的商量着明天再来拿,之后她就直接驾车回去桃源村。

    到了第二天,幕涟漪退了房,三人带上包袱,驾着那马车早早地就出发了。

    本来可以早点到,但是街上的人有点多,为了怕出意外,幕涟漪驾的很慢,自然到了洺轩堂的时候太阳也升到老高了。

    在伙计的帮助下,她很顺利地将该买到的药材全部搬上了马车,等都忙完之后,就准备回去桃源村了。

    “娘,我们要回去了吗?”球球还在东张西望,这么热闹的地方,他还真舍不得走呢!

    “那不然呢,事情都办好了,当然要回去啊!”

    “可是秦叔叔不是说叫我们等他们吗?他们还要跟我们去桃源村的啊!难道我们不等了吗?”

    “那秦叔叔有事情,不会来了啦,如果以后再看到他们,再带他们回去我们桃源村就是啦!”幕涟漪说着,很是小心地驾着马车,就怕撞到路人,心里却在想,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再遇到了吧!

    听到幕涟漪的话,球球很是小小失落了下,他可是很喜欢秦叔叔,很想再看到他呢。

    汴京城的路四通八达,但是要出去城门,大家走的都是同一条路。

    这通往城外的主干道还是很宽敞的,无奈的是人太多,再宽敞也都没有用。

    人一多幕涟漪就很紧张,她很怕这马什么时候失控在这个城里狂奔,那就不妙了,所以她走的很小心,那速度就更不用说了,路边的小孩子都很欢乐的跑到她的前面。

    这眼看着就要到城门了,此时从身后传来了一声呵斥。

    “前面的人赶紧给我让开,让开,听到没有。”

    幕涟漪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前面,哪里还有心思看后面,所以就没有听到,更不知道身后是怎么样的光景。

    而在后面一直叫她的人看他们完全无动于衷,显然是生气了,驾着马车快速地转到幕涟漪的面前。

    那人突然出现,差点没有吓到幕涟漪的马,她很是担心了一下下,不过庆幸的是,那马只是叫了一下,在原地踏步了下就马上安静了下来。

    幕涟漪顿时送了一口气,这才看清突然出现她面前的人。那人坐在马背上,一身黑衣,脸上很是明显的不满,差点让她马受惊,这么贸贸然的出现,她幕涟漪才是该生气的那方好吗!

    “你要干嘛?”幕涟漪很的不客气地道。

    “我倒想问问,你会不会驾车啊,比走路都还要慢,还挡在路中间,你还让别人怎么走?我都叫了好几次了,让你让一让,你都没有听见吗?”

    幕涟漪听完忍不住往后看了看,这不看还好,一看着实吓了一跳,只见身后好几辆华丽的马车跟着,马车外还跟着几十号人,那阵势太过强大,很多的路人都忍不住停下来一直看。

    这路是宽敞,那也只局限在人少的时候,像现在人这么多,那马车又是普通的两倍那么大,她要是不让开,还真不好越过去。

    幕涟漪不知道他们跟在自己身后多久了,但是自己这种驾车的龟速确实很让人恼火吧!她很是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小心下车直接牵着那马往旁边挪去。

    等那道路终于让开了,那人也不多说什么,向着后面挥了挥手,接着那一辆辆马车开始往前挪动起来。

    幕涟漪想这一定是哪个很有钱的主,这阵容强大不说,那马车的装饰更是华丽的令人咂舌。

    那马车一共有五辆,而马车的前后左右全部都围着一个个穿着褐色衣服的侍卫,车队的最前面跟最后面的人都骑在马上,差不多有二十多个,且各个都人高马大,气势不凡,幕涟漪敢笃定这些人武功肯定不差。

    看这阵势,幕涟漪都怀疑这个主人是不是很怕死,或者得罪了很多人,不然怎么会让这么多人保护着自己。

    这人很多,幕涟漪目测可能都不下百人,因为在城中的关系,那些马车走的并不快,此时正一辆辆从眼前经过。

    “哇,娘,这马车好大,好漂亮啊!”从刚刚幕涟漪下马车的时候,球球就从车里钻出来了,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些华丽的马车。

    第三辆马车显然坐着的人不一般,因为只有这辆马车的样子跟其他四辆是不同的。其他已经很华丽,但是显然这辆马车更胜一筹。

    只见那马车的车身非常大,坐下五六个人都还显宽敞,车身四周都刻着精美的花纹,那精美的如图腾般的花纹华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幕涟漪觉得这马车要是袖珍点就不是一个马车,而更像是一个艺术品,华贵又精美。

    那马车由三匹大马拉着缓缓而至,如果不是那些站着的侍卫挡着,幕涟漪都觉得自己要跟马车贴上了,近看的时候才知道这个马车也比一般的马车高的许多。

    就在幕涟漪在心底默默惊叹,这世界上还是有钱人最懂得享受时。那马车车窗上的帘子被掀开了一个角,一双深邃透着冷漠的双眸突然就与幕涟漪给撞上了。

    那是怎么样一双眼睛,似是深潭中的湖水,深沉莫名,似是冰峰上的寒霜,冰冷至极,那短短的那么一瞬间,那眸光似乎穿透了她的灵魂深处,让人深深地震撼想要逃离却又有种动弹不得的震撼,一眼万年,似乎也不过如此。

    似乎就那么一瞬间,幕涟漪听见了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着,一声声撞击着她的胸腔,仿佛下一刻就要冲出她的身体。

    幕涟漪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着,她看着那帘子被放下,那马车也从她身边驶过,几乎是那么一瞬间,她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

    “子墨,子墨,是你吗子墨——”

    街上围观的人都在惊叹这是谁家的马车如此华丽,看的眼睛都要瞪直了,在众人还没有从眼前的惊叹中清醒过来,只见一抹火红色的身影突然从一旁极快的跑了上来,嘴里还很是激动地喊着,“子墨,子墨——”

    那女子来的太突然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而那些站在马车旁边的护卫们显然比常人迅速,在那身影将接近那马车的瞬间,两名护卫架住了她。

    很多在旁边看热闹的路人,本来要离开了,不过因为幕涟漪这么一闹,反而好奇地停了下来,大家都忍不住窃窃私语开来,看向幕涟漪的眼神就更加疑惑。

    “子墨,韩子墨——”幕涟漪完全不理会周遭的人群的异样目光。她只在乎那车里的那个男人。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她不会看错的,等了三年的男人,那样熟悉的一双眼睛,她又怎么会看错。

    思及此,她就更加激烈的反抗,她要看到他,一定要看到他。

    那些护卫本来没有打算对她动粗,在他们看来,幕涟漪不过是个弱女子,根本不值得他们费尽,只是他们似乎低估了幕涟漪。

    驾着幕涟漪的两个护卫正准备将她拖到一边,一个没有留心,被她挣脱了,只是虽然挣脱还没有迈开步,后面又上来一个护卫,一下子就将幕涟漪困住,并转头狠狠地瞪了眼之前的那两个护卫,似乎在说,连一个女人都抓不住,真是没用。

    “放开我,你放开我,让我过去,韩子墨——”

    “这位姑娘,你要再这样,休怪在下无理了。”那护卫抓着幕涟漪,实在不明白她口中的韩子墨是谁,他只知道要是再不把人给拖走,主子要生气,他准定得吃不完兜着走。

    幕涟漪挣扎的厉害,在不经意间,一直蒙在脸上的面纱脱落,那绝美的容颜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瞪大了眼。而此时坐在华丽马车内的男子在幕涟漪面纱脱落的那瞬间,一双冷漠的黑眸突然浮现一丝波动。

    “娘,娘——”

    “小姐,小姐——”

    这边一直坐在马车上的元香跟球球,对于幕涟漪的举动一个错愕,一个不解,只是在看到她被人家抓起来的时候,都迅速地从车上跑了下来,正准备冲到她的身边。

    “小姐,你放开我家小姐,你放开。”元香大声地呼叫着,脸上有着担忧,只是她还没有往前靠近,之前的两个护卫已经将他们都抓起来。

    “放开,放开我——”

    “啊,娘,娘——”从来没有经历这样的事情,旁边的护卫看着又凶的要命,球球害怕的哭了起来。

    一时间尖叫声,哭泣声,还有越来越多围聚的人群,让这原本该算宽敞的街道顿时变的拥挤了起来。

    “怎么回事?”一道清脆的女声从前面那辆最为华丽的马车上传了出来。

    “是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女子,一直要往主子的马车靠近。”一旁的侍卫恭敬地道。

    “把人拖走,我们还要继续赶路。”

    “是——”护卫闻言就准备将幕涟漪等拉走。

    这边幕涟漪一直在挣扎,只是怎么也挣脱不了,她真的越发心急,不管怎么样也要让她见到韩子墨。

    “等等,把人都带上车。”

    那女子突然又传来话,那些护卫听完都面面相觑,不明白怎么要带走了,只是他们一向听惯了命令,上头说什么,他们听从就是。

    于是他们调转了个方向,将幕涟漪等人全部塞进了最后面的那辆马车。

    “喂,你们干嘛,你们要干嘛。”

    幕涟漪就只想看眼韩子墨,可没有打算上他们的车,现在将他们拖上来,什么意思,她有点慌张,更有点不安。

    “小姐,小姐——”

    “娘,娘——”

    三个人被抓住,但是嘴巴可还闲着,那护卫看着三个嚷嚷个不停的样子,实在头痛,还在想是不是要将人直接打晕算了。

    而这时,叫幕涟漪让路的那个骑马侍卫走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迅速地往三个人的鼻尖凑近,下一秒,三个一直吵着不停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身体更是无力地倒在了车上。

    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路人目睹了这一幕,震惊之余却无人敢上前。只能看着这人被带走,这马车重新上路,驶出城门。

    幕涟漪只感觉自己全身都软绵绵的,但是却没有半点力气,她奋力地睁开眼,此时刚好透过车窗帘看见城外一队人马正风尘仆仆而来,而马队最前头的那个男人一脸冷峻,一道清晰的疤痕横陈在脸上。

    “秦博远,秦——”我们在这啊,只是她还未叫出声,人已经沉入深深的黑暗中。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