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孰真孰假 第六十章 神秘幽洺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三卷 孰真孰假 第六十章 神秘幽洺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因为洺轩堂缺货的关系,幕涟漪等人一时半会也走了,刚好趁着这时间,好好的将汴京逛一逛。

    这天,幕涟漪请教了小二,便带着元香跟球球往汴京城内最为出名的漓河观赏游舫。

    漓河南北跟外面的河流相连接,河面宽最窄之处也有十来米,漓河两岸种植着一排排的杨柳。

    阳春三月,杨柳依依,汴京又不乏权贵,所以到了三月底的时候,那漓河上的画舫多的数不胜数。特别到了晚上,那点点烛光倒影在河水里,互相辉映,往往让人流连忘返,移不开眼。

    幕涟漪他们来的不是时候,此时还只是三月初,虽不像北方那样还飘着雪。但是天气毕竟还是有点冷,不过街上闲逛的人倒不缺。

    他们走到小二说的漓河的时候,那河上的画舫虽不多,但还是有停着几艘,只见那舫上还依稀靠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不断地向着岸上的男子招手,她心下马上会意,那些人必定不会是良家妇女。

    “娘,那些姐姐在那个上面干什么呢?”球球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漂亮的船,心下很是欢喜。

    “小孩子家,问那么多干嘛!”幕涟漪在球球的脑袋上敲了下,阻止了他旺盛的好奇心。

    球球很是委屈地摸着自己的脑袋,他还想抗议的,为什么老是打他的头,会傻的,但是看着娘亲那张凶凶的脸,还是算了,免得待会还要再被打。

    三人在漓河岸边走了一段路,发现除了画舫之外,并无其他值得观赏的地方,幕涟漪想这也许要晚上来看才更有意思。

    “这边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我们去别处看看吧!”幕涟漪说着就抱着球球往回走,此时胖小孩的手上拿着刚到手的冰糖葫芦吃的正欢乐。

    汴京的路算是四通八达,他们回去走的并不是之前那条路,在路人的指引下,他们走的另一条比较热闹的街道,路程会有点远,不过他们本来就是出来闲逛的,又不赶时间,所以走走也没有什么不行的。

    这条街上确实很多的东西,街的两边都给摆满了,吃的,用的,穿的,应有尽有。

    “小姐,我们买些布回去吧,眼看天要热起来了,小少爷长的快,去年的衣裳都穿不了了,今年要重新做几件才行啊!”元香说着人已经走到了一旁卖布的小摊贩位上。

    听从了元香的建议,幕涟漪细心的挑选了几块看起来还算不错的布料,随后又买了些需要的物品,逛的差不多了,她想该准备回去了。

    在往回走的路上,路过摆在路边的一家混沌店,看样子生意不错,那位置都几乎给坐满了。

    “娘,这个混沌是不是很好吃啊!我们去吃好不好?”球球嘴里流着哈喇,一副很想吃的模样。

    “不是刚吃的冰糖葫芦,不准吃,我们回去了。”

    “哎呀娘,球球才不是自己要吃的,娘跟元香姨不是也走了这么久,球球不是看你们也累了,所以才想着在这边坐下,休息下的啊。娘,你就答应吧,娘——”

    球球每次只要一碰到吃的事情,那智商就会变的特别高,那话说的也特别好听,让她常常质疑,自己生的这个小孩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跟个小大人似得。

    “好嘛,娘,就答应我吧!”

    每次幕涟漪不答应,他就一直磨,到最后幕涟漪总是很没辙。这么多看着,搞得她虐待孩子似得,所以没有办法,她只能答应球球一起坐了下来。

    他们很幸运,刚要准备坐进去的时候,正好有一桌的客人刚走,不然都没有地方坐了啊。

    幕涟漪叫了三碗的混沌,坐在位置上正等着那混沌上来,这时隔壁的一桌客人聊天的内容正好都落在了她的耳朵里。

    “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汴京有点不一样啊,貌似来了很多江湖上的人啊!”

    “这么大的事情,你不知道啊?”

    “我该知道什么?”

    “我听说幽洺宫的宫主带着一众手下,最近几天都在汴京啊,那幽洺宫天下谁人不知啊,甚至连朝廷都要忌惮三分的啊,这江湖上,我怕是没有人能敢得罪这幽洺宫的。”

    “这幽洺宫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为什么大家都不敢得罪?”

    “幽洺宫是江湖中最为神秘的一个组织,相传这个幽洺宫已经存在有上百年,这阁中教众众多,等级分明。除宫主下面有四大护法,八大长老,十六大派系,三十二个分舵,以及下面数不清的教徒。

    幽洺宫有三大神秘之处,第一,那幽洺宫世人皆知又谁都不知,因为至今不是幽洺宫的人谁都不知道幽洺宫具体在哪里,当然就算是真的幽洺宫的教徒也要有一定的地位,不然也绝对没有资格知道。

    这第二,要数幽洺宫的宫主,此人神秘莫测,行踪不定,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多年前的那场武林大会,那幽洺宫宫主以一人之力将武林上数一数二的各大帮派掌门全部打败,啧啧,也就是那一战,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只是这幽洺宫宫主不常出现,出现的时候总是会轻纱遮面,所以至今无人知道他真实的模样。

    这第三,就要数这幽洺宫富可敌国的财富了,江湖上传,这幽洺宫这存在的百年间,财富的累积甚至已经超过了皇帝,只要这幽洺宫高兴,都能随随便便推翻一个国家,自立为王的,这也是为什么朝廷会忌惮幽洺宫的原因了。所以下次,看到幽洺宫的人,记得一定要绕开。”

    “这幽洺宫真的有这么厉害吗?那跟第一山庄比呢?我最近可是听说这第一山庄也很了不起啊!”

    “这第一山庄虽也算是个中翘楚,但是又怎么能跟幽洺宫比,差远了。知道那些江湖人为什么都来汴京吗?因为听说幽洺宫主在这边,所有也都跟着来了,这个幽洺宫,皇帝都要忌惮,厉害着呢!”

    隔壁那两个客人吃完就走了,幕涟漪一直在想着他们说的话,幽洺宫?这不止一次听到了,按着那两个人说的话,那这汴京最近肯定很不太平,看来他们不能在这边待太久,赶紧回去桃源村才是。

    等他们吃完,幕涟漪带上东西,准备回客栈了。

    她抱着球球走在前面,元香在后面跟着,在快要到达客栈的时候。她不经意地抬头间,突然看见前面街角的拐角处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曾经是那么的熟悉。

    “子墨——”幕涟漪很是震惊地站在原地,有些愣神地看着那个身影,那人站了一会就马上往前走,就要拐进那小巷子了。

    “子墨——元香,你带球球先回去。”说完将人塞进元香的怀里,便疾步往那人的身影而去。

    “小姐,你要去哪里?”元香有些纳闷地在后面惊呼,只是这带着人,又带着东西她完全没有办法跟上,只能在原地干着急。

    幕涟漪以最快的速度往那个巷子跑去,只是等到她跑了那个巷子,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她在巷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她不甘心,又往前跑了几步,马上又到了另一条街。

    街上人群熙攘,一个个在她面前,幕涟漪很是仔细地看着周围的人,希望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突然,那个身影再次进入她的眼帘,“子墨——”

    幕涟漪很是激动地往前跑去,终于拉住了那个人的手,“子墨——”那个人停住了脚步,慢慢地转过身,幕涟漪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

    “有什么事情嘛?”那是张陌生的脸,根本就不是她的子墨。

    “抱歉,我认错人了。”幕涟漪说着,很是失望地垮下脸,有些落寞地往回走。

    不是韩子墨,根本不是,当年大家都说他可能遇难了,可是她不相信啊,他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掉,只是如果你还在这人间,为什么这么久都从来没有回来找过我呢,还是你已经完全忘我了呢?

    幕涟漪越想,心下越是一片凄凉。

    幕涟漪回到了客栈,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人看着很是担心。

    “小姐,你怎么了?”

    “娘,你不开心吗?”

    球球说着小心地住着她的手,脸上是他这个年龄不该出现的担忧。

    幕涟漪蹲下身看着自己的儿子,抚摸着他的头,最后没有忍住,将脸颊整个埋进球球小小的身体上。

    “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你不回来,为什么,为什么——”像是在发泄般,幕涟漪不管不顾地痛哭出声,那决堤的泪水像是再也没有止住,全部倾泻而出。

    球球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这般哭泣过,让他看了很是伤心,他笨拙地伸出手,像之前娘亲对他那样,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娘,不哭,娘还有球球,球球一定不会抛弃娘的。娘不哭,不哭——”那天幕涟漪哭了好久,而球球就一直像个小大人那样,一直用小小地身体拥着她,安慰着她。

    幕涟漪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睛彻底地肿了,哭了那么久,不肿才要见鬼了,她很是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头。

    真的要命,哭的肿的像个熊猫,最重要的是,那么没形象的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哭,很是丢脸的啊。

    幕涟漪在房间里懊恼了半天,直到球球端着早餐进来。

    “球球,娘昨天太伤心了,你千万不要被娘给吓到了啊!”

    “娘,没关系,球球知道娘想爹,娘放心吧,爹那么没良心不要你,还有球球的,球球长大了一定不会抛弃娘的,球球会一直在娘身边,球球是小男子汉了,娘不怕。”

    说完了还像之前幕涟漪对待他的那样,伸出手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

    幕涟漪看着自己的儿子,听着他那些与年龄不符的话,突然间心里浮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恩,娘不怕,娘只要有球球就够了,足够了。”

    幕涟漪轻轻地说着,脸上浮现满足的微笑。上天残忍地让你消失在我的世界,让我的世界一片荒芜,但是不要紧,没有你的温暖,我还有特属于我的阳光,我坚定这抹阳光一定能驱走我心底所有的黑暗与恐慌。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