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孰真孰假 第五十六章 意外同行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三卷 孰真孰假 第五十六章 意外同行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陈良很是意外球球给的答案,再看了看幕涟漪,这样一个绝色的女子,怎么有男人舍得抛弃啊!

    “那个,真不好意思。”他很是尴尬地道歉。

    “没有关系啦!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为了掩饰尴尬,陈良马上将话题给引开了,他本就是个能说会道的主,片刻功夫就让元香之前的戒备之心完全的消除了。

    秦博远倒是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在大家都没有注意的时候将目光移到了幕涟漪身上,眼神里尽是若有所思。

    待到众人吃的差不多,幕涟漪想也该是时候上路了,不然这天要是黑下来还找不到地方住,那真的是不好办了。

    幕涟漪将没有吃完的食物让店家装起来,就准备上路了,而秦博远等人也准备要走了。

    “球球快点,我们要上路了。”

    “啊,叔叔,我们要分开了吗?”

    这才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这球球已经完全不当秦博远是外人了,一说要离开,很是不舍。

    “那也没有办法不是,下次你要是到第一山庄,陈良叔叔一定好好的招待你。”陈良坏心地捏捏球球的脸蛋,惹得他直瞪眼。

    “球球,来,我们要走了。”幕涟漪说着准备将球球从秦博远的怀里接过来,只是奇怪的是,对方一点没有要放人的意思。

    秦博远看了球球良久,任由那只胖胖的小手在他脸上揉捏。真是奇怪啊,不要说小孩,甚至很多大人都不敢在他面前造次,而这个小鬼不但不怕他脸上的疤痕,似乎还很依赖他的样子。

    于是在思考了片刻之后,他说出了一个他自己都意外的决定,“我们刚好也是去汴京那个方向,你要是不嫌弃,我们一起上路吧!”

    秦博远刚说完,陈良就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知道这个老大是要搞哪一出,虽然是一路,但是这个速度不是一个层次的好吧!他们还要赶时间的好吧!

    “老大——”

    秦博远没有理他,只是将目光转向幕涟漪。

    幕涟漪是完全搞不懂,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啊!要一起上路?

    “这去汴京还有段路,你们就这样上路比较危险,如果跟我一起的话,就绝对安全了。球球怎么样?跟叔叔一起走吧!”

    “好啊好啊,叔叔,待会你教我骑马吧!”

    “骑马不行,你还太小了,等你长大了点才可以——”

    幕涟漪完全没有弄明白这个秦博远为什么要跟她们一起走,但是她也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答应了。

    此时的她坐在马车里,自己的儿子跟着那个还没有认识半天的男人玩的不亦乐乎,元香则跟着为她们赶车的陈良聊个没完,这是怎么回事啊,她总有种被蒙的感觉。

    秦博远等人本来是完全可以在天黑之前赶到汴京的,只是拖着幕涟漪等人,那老马车还慢悠悠的走着,自然是到不了的,庆幸的是,他们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家客栈。

    在客栈里简单地吃过饭之后,所有人都回各自的房间去了。

    元香本来是想跟幕涟漪一个房间就行了,无奈这客栈的床都太小了,要是挤下两个大人已经显得很拥挤,更何况还有个球球,最后元香去了隔壁的一个客房。

    球球跟出来一整天,玩的满身都脏兮兮的,无奈之下只能让小二提来热水给他洗澡。

    “球球,怎么样,这水会不会太烫啊!”

    “不会,刚刚好。”

    为了不让他着凉,幕涟漪让球球整个泡在水里,然后一点点的为他清洗。

    球球很是舒服地咧着嘴笑,然后又开始他旺盛的好奇心,“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个汴京啊。”

    “明天吧,要是没有耽误,应该就能到了。”

    “那我们是跟秦叔叔他们一起吗?我好喜欢他们啊!”

    “叔叔们有他们的事情,到了汴京我们就要分开了啊!”

    “要分开了吗?那我好喜欢他们的啊,不想跟他们分开,娘,我们能不分开吗?”球球一脸的不舍得。

    幕涟漪心里忍不住叹息,这孩子才跟人家认识半天就这么难舍难分了,她本想说,你要这么不舍得,要不要跟人家回家,当人家的孩子去,只是这个话还未脱口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幕涟漪有些疑虑,都天都黑了,还有谁会找她吗?“谁啊?”

    “是我,秦博远。”

    “啊,是叔叔,娘,你快点去开门。”

    球球跟秦博远很是投缘,也兴许是从小就没有爹的缘故,所以当他看到秦博远时,就会显得特别有好感。

    “知道了,你不要站起来。”把球球小小的身体押回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之后,幕涟漪这才去开门。

    幕涟漪开了门,看到了秦博远,很是客气的问道:“这么晚,有什么事情吗?”

    “我在下面开马的时候,正好看到你马车还有个包袱落在下面了,不知道有没有贵重的东西,所以拿上来给你了。”秦博远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包袱。

    “肯定元香没有注意,忘记了。”幕涟漪说着正准备接过那包袱,这时候身后的球球很是开心地道:“叔叔,是你吗?”

    幕涟漪转身的时候正好看见球球光子身体站在浴桶里,大半个身体露出来。

    “我的小祖宗啊,你这是想生病吗?”

    幕涟漪惊呼着赶紧跑了过去,嘴巴还不断地嚷着,“快把门关上。”

    秦博远站在门口,犹豫了下,这才踏了进去,将身后的门给关上了。

    幕涟漪看洗的差不多,那水也开始凉了,于是她直接将人从浴桶里面抱了出来。

    她只顾着给孩子擦身,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男人的目光一直尾随着她,最后定格在球球脖子的玉佩上。

    “那玉佩,是谁给的?”

    幕涟漪有些被秦博远的声音吓到,她惊讶地抬头,看到他的眼神一直盯着球球的脖子看,再想着他的话,立马明白了过来,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会注意到这玉佩。

    “我娘说,这个是我爹给我留下的,让我好生戴着。”球球毫无顾忌地说着,并拿起那玉佩递到秦博远的身前。

    只见那玉浑体碧绿,毫无一点瑕疵,最吸引眼球的还是那玉中间流动的图案,像极了一条盘旋的青龙。

    没错,这个就是当年她还在皇宫时轩辕恒送给她的,桃源村里一个据说是很会看相的阿婆看之后说这个是好东西,会带来好运。球球生下来的时候身体有些弱,她就给他带着了,这一带就没有脱下来过。

    秦博远有意想拿上一看,只是幕涟漪动作很快,帮球球套上衣服后,直接将那玉佩塞进了衣服内。

    其实给他看下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她总感觉还是不让别人知道这个玉佩的存在才好。

    “这个玉佩看着好像很不一般啊!”

    “也没有啦,不值得什么钱,就是球球他爹祖传下来的,我才让球球戴着。”

    秦博远看了下幕涟漪多少知道对方是不愿意说了,也就没有继续追究。

    “那你们休息吧,我先回房间了。”

    “叔叔,你不陪我再玩一下吗?”

    “太晚了,球球,叔叔明天再陪你玩,你先睡觉吧!”

    好不容易哄了球球,秦博远便出了客房。

    只是他人刚出来的时候,正好被陈良看到,他瞪着大眼睛,蹦出一句,“老大,你这动作会不会太快了点,人家的房间你都进了。”

    “我想你果然比较适合总管一职,回去我一定跟主子汇报。”不理会陈良懊恼的样子,他兀自回了自己的房间,脑子里闪现的却都是那块令人一眼难忘的玉佩,那玉佩肯定不简单。

    经过一整天的长途跋涉,幕涟漪几乎是一上床就给睡觉了,很难得的是,在这个夜里,她很难得梦到了许久没有出现在她梦里的韩子墨,只是很可惜的是整个梦下来,他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等到她忍不住想上前拉住他时,那梦居然醒了。

    睁开眼的时候,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总还是有种还在梦中的感觉,幕涟漪呆看头顶上有些泛黄的幔帐,久久回不过神来。

    “小姐,你醒了吗?小姐?”此时原先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她这才终于找回自己的思绪。

    “醒来了,怎么了?”

    “秦公子,叫我来叫小姐下去用早膳啊!”

    “知道了,你先下去,我等等就来。”幕涟漪将自己收拾干净,然后再把球球从床上拖起来,等都忙完一切下去的时候,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

    “抱歉啊,下来晚了。”说完还不忘瞪了眼球球,她真是天天只要伺候这个小祖宗就够了。

    “叔叔,早上好。”球球完全不理会他娘亲那略带不满的眼神,迈着小短腿快速地跑到了秦博远的身边,并且手腿并用的跑上他的腿。

    “饿了吧,赶紧吃饭吧!”

    简单地用过早膳,一行人又出发了,刚开始的时候,还抱着游玩的心态,走的并不是很急,只是到了半路,幕涟漪看见半空中盘旋着一只鸟,然后落在了秦博远的身上,并从那鸟上取下一个小小的信笺。

    乖乖,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飞鸽传书吧,这鸟居然比现在的卫星还厉害真让人吃惊。幕涟漪忍不住在心里惊呼。

    秦博远在接到那信笺之后明显脸色有了变化,这之后,就连速度也快了许多。

    陈良给出的答案是这样的,“我们的主子临时给了个任务,我们要马上去执行,只是大哥不放心你们,所以想快点把你们送去。”

    幕涟漪想说,要是有事,她们自己去汴京就好,只是对方完全无视她,执意要把人安全带到了才走。

    幕涟漪想着也不是远了,就不再多说什么。

    临近中午,总算是把人给带到了,幕涟漪看着前方城门上汴京的字样,终于有种送口气的感觉。

    “秦公子,这汴京也到了,你们要有事,就先去忙你们的吧!这一路上麻烦你们了。”

    “不用客气,不过举手之劳,所谓相识即是有缘,如果我们忙完的时候,你们还在这边的话,我们就送你们回桃源村,球球一直跟我说那边很漂亮,我一定要去见识一下。”

    “那叔叔,你一定不能骗我,要来找我们啊。”

    秦博远冲着他笑了笑,转身看了眼幕涟漪,便拉了下缰绳,马鞭一挥,那马立马像离弦是箭,一下子冲了出去。

    “要是我们没有来,你们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去第一山庄找我们,啊,大哥,等等我啊!”陈良在后面叫着,很快地追上了秦博远的步伐。

    随后跟在后面的人也迅速地跟上,马声嘶鸣,尘土飞扬,很快向远方而去。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