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带球落跑 第四十四章 握手言和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二卷 带球落跑 第四十四章 握手言和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往大门方向看去,只见韩子墨冷着一张脸站着,目光从来没有过的冷漠,如果你注意看的话,还能看到其中隐藏着的愤怒。

    梁大妈看到韩子墨,愣了下,并没有注意到韩子墨与往日的不同,她只是想韩子墨平时对自己那么尊重,一点会为自己做主。于是她急忙上前,拉住韩子墨很是夸张地嚷道:“韩先生,你来的正好,虽然这个幕小姐是你的表妹,但是我今天还是要说,你这个表妹实在是太过分了。”

    “是你们太过分才对吧!”元香瞪着眼,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

    韩子墨并没有说话,只是身上的气势更冷了些,梁大妈还是没有注意到哪里不对,她继续道:“前些时候,你说她是你的表妹,我们自然是很欢迎的,只是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她已经怀孕,这个怀孕就算了,但我们不接受这么不知廉耻的人。

    韩先生,你就算不说,我们也猜的出来,你这个表妹肯定是未出阁就跟男子私通才会怀上身孕,我们桃源村的人一向注重礼义廉耻,这个你应该知道,这个要是换做我们村任何一个姑娘,这都是要被浸猪笼的,你表妹不是我们村的,我们没有权利那么做,只是今天你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办吧!”

    梁大妈说的信誓旦旦,其实也就吓吓他们,想她在桃园村也是受人尊重的,现在居然被个黄毛丫头欺负上了,让她怎么咽下这口气啊!今天非让她们知道点厉害不可。

    梁大妈说完挺着胸,一副不罢休的模样。而一直沉默地韩子墨眸光更沉,他将视线转向她,很是冷静地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请问,你还要什么样的交代。”

    韩子墨的话像是一道惊雷,让所有人都惊呆住了,大家都用着很是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韩子墨。

    幕涟漪更是不明白,为什么韩子墨会说孩子是她的。

    “韩,韩先生,这不是真的吧,不可能,你是不是为了帮这个贱人开脱才这么说的。”梁玉一脸的难以置信,更多的是打击,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贱人是你叫的吗?张口就是满嘴的粗俗,梁大妈,这个就是你教出来的女儿,我看也不怎么样的吧!你在教训别人之前,还是先教教自己的女儿怎么做人吧,不然以后的婆家可是很难找的。”韩子墨唇角一勾,那说出来的话可一点也不客气。

    这话不要说幕涟漪听着有些诧异,那其他人更是感觉自己耳朵出错了,这个一向温文尔雅的韩先生,什么时候也有这么一面。

    梁大妈震惊之后,很快回神过来,她很是生气,“韩先生,你不要以为我们叫你一声先生,你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不要忘记了,当初要不是我们收留你,你还不知道要饿死在哪里的,你现在倒是硬气了,你信不信,我随时都可以让村长把你赶出去。”

    梁大妈被气的不轻,话里也一点不客气起来。

    只是韩子墨哪里会怕这些,他只是用着从来没有过的冷漠扫视着她们,然后很是冷静的道:“随便,我可一点不稀罕,在这个之前,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于是,梁大妈等人在元香的扫帚炮轰下终于离开了。

    幕涟漪被她们这么一闹,异常的疲惫,韩子墨见状将她扶回了房间。

    她靠在床榻上,看着韩子墨深沉的脸,很是抱歉地道:“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实在不行,我跟元香离开就是了,你犯不着这么跟那些人置气,不然以后还怎么住下去。”

    幕涟漪其实也是担心,因为自己韩子墨要是被赶出桃园村就糟了。

    韩子墨并没有立马回答,只是为她调整了下位置,让她靠着更舒服,还在她的肚子上特意加了一个薄被,然后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幕涟漪都要被看的不好意思了,韩子墨这才开口,“刚才是谁说要缠着我一辈子的,怎么现在这么快就要把我撇开了吗?”

    韩子墨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调笑的意味,看的幕涟漪都忍不住不好意思了,她那个时候就是想气气那些人,哪里还顾得自己到底说什么了。

    “不管怎么说,跟村子里的人闹僵了不好,我不想你为难。”这是她的实话,人家收留了她们,这要知道感恩的不是。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他们赶不走我,更赶不走你,这里你想住多久,都随你,他们管不了。”

    那梁大妈被赶出去之后,自然是心里有气的,过没有多久就找来了村子,说是要给个说法,韩子墨也不多说,丢下一句,“那村子里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管了.”就直接关门给关了。

    接下去的几天,韩子墨私塾也不去了,大门关的紧紧的,谁来都不开,就呆在自己的院子里看书写字。后院种了不少的菜,她们就算不出门也饿不死。

    刚开始幕涟漪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这样过了一个星期之后,村长又来了,连着跟着很多的村民,在门口一直求着要见韩子墨。

    韩子墨就装没有听见,谁叫都不理,最后幕涟漪实在看不下去,劝着去看看,他这才起身去开门了。

    只见那门口站着十几号的人,还有几个还是私塾的学生。

    看见韩子墨,大家都像见到宝似得激动,村长更是夸张的上前拉住韩子墨的手不放了,“韩先生啊,您消消气啊!桃园村没有您实在不行啊!您就原谅我们吧!”

    “村长,您这话严重了,梁大妈说的对,我们家漪漪呆在这边是让村民们丢脸了,我们正打算过几天就离开村子的。”韩子墨说的一板一眼的,这倒让村民着急了。

    “韩先生,你不能走啊!你要走了,谁来教我们读书啊!”一个孩子焦急地上前攥着韩子墨的衣服。

    “是啊!韩先生,我爹的病还得您看着呢,你不能走的。”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反正就是不想让韩子墨走了,这个时候韩子墨露出很是为难的样子道:“这个可就难办了,漪漪现在怀有身孕,我肯定要在她身边的,村子里容不下她,我是肯定要跟着一起走的——”

    韩子墨还没有说完,村长就接话了,“韩先生,看你说的这话,之前您也没有说幕姑娘肚子里的孩子是您的,现在知道了,误会也算是解开了,你放心,以后你们安心地住在这里,谁也赶不走你们,韩先生,我们桃园村真是离不开你的啊!”

    桃源村一直在祁县很偏远的地方,资源虽然丰富,但是懂得知识跟医术的人却很少,很多人生病都是靠着土办法,但是遇到大的病情就只能束手无策,而去医馆的祁县又要走上半天,往往麻烦,更给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

    后来韩子墨的到来,不仅给他们解决了读书看病的问题,就连一些村民遇到的问题也总能给解决的好好的。

    这些村民依赖韩子墨依赖惯了,这几天韩子墨罢工,他们的麻烦就来了,小孩子都私塾没有人教,村民有点小毛病,想找韩子墨,人家不开门啊,这才几天,这些村民就有点熬不住了,这不就跟着村长来跟人赔罪了,至于梁大妈要他们再也不跟韩子墨交往的话,全当放屁了。

    韩子墨本来也没有想真离开桃源村,不是没有地方去,只是这边住习惯了,再加上幕涟漪身体的关系,也不适合到处跑,他见着差不多了,也就没有再拿乔了,随即承诺第二日就上私塾教书,大家有问题也可以随时来问他,这才将村民们都请了回去。

    韩子墨送走大家之后,刚转身就看到幕涟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原来如此——”幕涟漪笑着丢出这么一句,韩子墨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彼此什么心思也是一清二楚,倒是一旁的元香有些纳闷,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呢?

    这之后大家也算是默认幕涟漪跟韩子墨间的关系,对于她也不再闲言碎语,之前喜欢韩子墨的那些姑娘,起先还对幕涟漪很介怀,只是后来的相处之后,渐渐地喜欢上了幕涟漪的直爽,更甚至完全没有半点架子的亲和,也就这样的人才能配的上她们的韩先生啊!

    很多人在认清这个事实之后就不再围着韩子墨转了,唯一一家还不能接受幕涟漪的也就梁家了。

    梁大妈之前被气的不行,再加上村子里的人都跟她不站在一边,心里更气,心情不好,身体也跟着受罪,这不老毛病又犯了,这次没有了韩子墨,她是真的受罪了。

    梁大妈的情况幕涟漪多少是懂的,她也曾经跟韩子墨提过,“要不,你去给人家看看吧!犯得着跟个老人家置气吗?”

    韩子墨听着话只是一脸认真地看着幕涟漪,“不管是谁,只要是对你不好的人,统统都不值得可怜。”

    那时候,幕涟漪端坐在藤椅上,韩子墨就坐在她的不远处,夕阳余晖照在他的脸上,那么的认真,又那么的专注,而在他的眼里清晰地看见了她自己的身影。

    那一刻,幕涟漪感觉自己心底冒出泡一样,暖暖的,感觉很踏实,很幸福。

    在这之后,幕涟漪也没有再提及,又过了一个月,这天下着大雨,几个人正打算用晚膳,大门被人用力的推开了。

    那老旧的门声音本来就大,再加上他们吃饭的地方正好对着大门。这不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站在门边的人。

    雨下的太大,样子看的不清楚,只见那个人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跑了进来,待走近了才知道,原来那人是梁玉。

    元香看这人就没有好感,马上站起来凶道:“要干嘛?来打架的吗?”

    那梁玉咬着嘴唇似乎犹豫了很久,才道:“韩先生,请你去给我娘看看病吧!她实在太难受了,我看着心疼。”说着眼泪都掉下来了。

    梁大妈的病其实就是现代的风湿病,一到风雨天气,就会犯病。这病不能完全根治,以前韩子墨都会三不五时的给些药方,也就没有那么疼,现在韩子墨的药草没有了,去县里又远,加上梁大妈又舍不得花钱,就只能在家里活受罪。

    最近雨季,连着下了好些天的雨,这下就更够呛了。

    梁玉见韩子墨不说话继续道:“之前是我们不对,我跟你们道歉,韩先生,你去看看我娘的腿吧,求求你了。”

    看着梁玉都要哭成泪人了,幕涟漪心下不忍,拉了拉韩子墨的袖子,她也什么都不说,只是一直看着他,最后韩子墨妥协了。

    他起身去书房拿了药箱,带着雨具出门了,梁玉愣了好久。这才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自那之后,梁玉心底也再没有怨恨,见到幕涟漪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小姐,这个梁玉是不是脑壳子出现问题了,现在见了我们也不往常那样蹬鼻子瞪眼的。”

    幕涟漪轻捏着元香的鼻尖训道:“怎么说话的,人家姑娘不坏的。”

    元香听完很不以为然的吐吐舌头,不过这样天下太平了也挺好的。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