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三十三章 计划离宫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三十三章 计划离宫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幕涟漪一直担忧着跟轩辕恒见面,只是没有想到当天晚上他就来了,听到宫女禀报的时候,她还忍不住微微的颤抖,手下意识地抓着衣摆,许久才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他们像往常那样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轩辕恒还是那种温和着带着点忧郁的神情,只是此时的幕涟漪看着却多了一层防备。

    “这些天好点了吗?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要是有记得召唤陈太医,朕跟他嘱咐过了,会尽心的帮你医治。”轩辕恒说这个话的时候,那眼里真挚无比,这也让幕涟漪不免惋惜,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病,也许他会是一个很好的皇帝,而她也不会是今天这样的命运吧!

    “谢皇上,臣妾记住了。”幕涟漪很少跟轩辕恒说话的时候这么多礼,其中生疏的感觉立马让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各怀心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幕涟漪想着要不要找个理由让轩辕恒走的时候,元香进来了,手里依然端着碗,里面盛着什么不知道,但是幕涟漪的心里却有点受不住的跳动了好几下。

    “皇上,汤药已经弄好了。”

    “恩,端给你家娘娘吧!”

    元香依言将碗端到了幕涟漪的面前,那碗里盛着并不是黑乎乎的药,相反的那碗里盛放着的是晶莹剔透燕窝,一看就有让人食指大动之感,只是的幕涟漪看着却是憎恶的,甚至有那么些错觉,那燕窝让人闻着有着浓浓的腥味。

    “这是外藩进供的顶级燕窝,你现在怀有身孕,吃这个最好,你先尝尝看味道如何,要是不喜欢,下次让人换别的。”轩辕恒的声音那般温和,深色的眼眸一直看着幕涟漪,看不出真正的情绪。

    幕涟漪拿着那碗燕窝,心跳如鼓,手心里更是冒出了微微的细汗。她就一直盯着那碗里的燕窝,突然一阵恶心的味道让幕涟漪不得不将那燕窝放在一旁,难受的干呕起来。

    “这,这是怎么了?传太医,传太医——”看着幕涟漪的样子,轩辕恒有些惊讶,更有些惊慌,连忙要让陈福去叫人,只是幕涟漪先一步拦住了他。

    “皇上,没事的,就是恶心,太医说了怀孕头三个月都这样,所以皇上不用担心。臣妾休息下就好了。”幕涟漪说着又干呕了几下,只是过后又没有事情了。

    轩辕恒至今没有子嗣,有妃子曾怀孕过,只是他完全不在意,对这方面就更加不懂了,只是看幕涟漪吐完之后,脸色不再那么难看,也就安下心来。“要是实在难受,就先休息吧!朕改天再来看你。”

    “那臣妾这先谢过皇上了,皇上您慢走。”

    轩辕恒退出幕涟漪所在的寝殿,心下却又有些不舒服,他是注意到幕涟漪一直对他的尊称。其他人明明也是这样叫着,宫中的规矩也是这样的定下来的,但是他就是莫名的失落,他觉得他所熟悉的那个柳如嫣在渐渐离去。

    他以为自己表明了心意就会让她接纳自己,只是当她真的安静下来,他的心又不舒服了,要是可以,真希望她能解开自己的心扉,不过现在他没有多余的时间顾虑这个,轩辕恒要烦恼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元香,记得让你家娘娘喝那个燕窝,她身体要是不舒服,一定要好生照顾。”

    轩辕恒又交代了几项事情之后,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这边元香见轩辕恒已经走远,急忙赶回去看幕涟漪,她都奇怪了,她的小姐什么时候也开始吐了,只是当她回去的时候,只看见幕涟漪站在窗边上,一脸深思地看窗外漆黑的暮色。

    “小姐?您还好吧!这燕窝现在喝吗?刚才皇上还特意嘱咐元香叫小姐喝的,小姐你现在是两个人了,一定要注意,小姐?”

    元香轻唤着,幕涟漪回神,她慢慢地走了回来,那视线一直在那燕窝上,看了好一会儿,她还伸手摇晃了几下。

    接着在元香疑惑的目光中,将那碗里的燕窝去全部倒到了窗外,一点不剩。

    “小姐——”元香忍不住惊呼,不明白自己的小姐为什么要那么做。

    “元香,你先出去,让我静下。”幕涟漪异常疲惫地说着,那神情透着深深地倦意。

    元香不明白幕涟漪是怎么了,只是她习惯听话的什么都不问,然后静静地退了出去。

    沉静在夜幕下的偌大皇宫,犹如一座死城,寂静无声,甚至让人感受不到一点气息,这里的人已经被权势利益泯灭了做为人的本能,这样的世界,又怎么会有真正的感情所在?

    她承认当轩辕恒一脸温柔的跟她说不介意她肚子中的孩子,希望跟她一直生活时,她真的要为自己庆幸,终于可以不要再害怕,再失落,再一直逞强似得活着时,她才明白,原来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不管轩辕恒的话再美好,不能实现,那永远只能是敷衍。

    她想不管轩辕恒是寄情于柳如嫣,或者爱上了她,她都不能为之所动,那个男人连自己都身不由己,又怎么能给她幸福?

    幕涟漪小心地抚摸着自己尚未隆起的腹部,那里有个生命在酝酿,再想起那冷酷的声音,她心下一沉,要打掉的她的孩子是吗?那也要问她同意不同意。

    元香再次被幕涟漪叫进寝殿的时候已经要至深夜,这个点她早已经犯困,只是听到幕涟漪要叫她,她很快的就来到幕涟漪的面前,“小姐,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啊!是哪里不舒服吗?”元香能想到的也就这个原因了。

    幕涟漪看了看一脸惺忪的元香,对她招了招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元香从小就跟着柳如嫣,所以很多时候,对于这样的亲近很习惯,只是看着幕涟漪一脸的严肃,她的瞌睡虫早跑光了。

    “怎么了小姐?”

    幕涟漪看了看元香,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将自己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元香,下面我讲的事情很重要,所以你要认真听,认真思考,这件事情有风险,我是不希望你也跟我冒险,只是又真的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不过具体的想法还是要看你自己,我尊重你的决定。”

    看着幕涟漪一脸的严肃,元香也跟着严肃了下来,“小姐是有什么事情说吧,只要元香能做的都没有问题。”

    “我决定偷跑出宫,元香你愿意跟我出去吗?”

    “啊——”元香听完之后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愕,她有些不可置信,不明白幕涟漪为什么要出宫,“小姐,你为什么想要出宫?你不是认真的吧!出宫要是被抓住的话,是要进大牢的。”

    “我知道,出宫这件事情,很重大,轻则被责罚,重则可能都要丢掉小命的。只是元香,这个皇宫,我是真的呆不下去了,如果我一直呆着,就算性命无忧,也要处处受着那些嫔妃的折磨,挑拨,陷害,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想一直生活在这样勾心斗角下。再则,没有柳家的庇佑,你我的生命就好比悬在峭壁上,一个不留神都有可能粉身碎骨的。”

    “可是,可是,我们不是还有皇上吗?皇上对小姐不是很好吗?其他的妃子不敢动娘娘的。”元香还是很担心,她并不是说怕死,但是却对不确定的未来很害怕。

    幕涟漪听完元香的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沉默了良久才道:“元香,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不喝那个燕窝吗?”幕涟漪看了下一脸疑惑的元香,才继续道:“因为皇上在那燕窝里放了堕胎药。”

    “啊?不会吧!”元香还是难以相信,“皇上,不是对小姐一直很好的吗?而且皇上怎么会不要自己的孩子——”

    “这个孩子不是皇上的——”

    “什么——”元香震惊地眼睛都要凸出来了,皇上的妃子怀有身孕,可那个孩子竟然不是皇上的,换做以前她是不会说先关心那个孩子的亲爹是谁,她首先想到的是,这个妃子难道是不要命了吗?敢给皇上戴上绿帽子,而现在给皇上戴绿帽子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小姐,天啊,她的小心脏害怕的都要跳不过来了。

    幕涟漪看着元香的表情,无奈中更多的疑惑,剧她之前的记忆,轩辕恒对于她的羞辱,这个是很多人都看见的啊,明明那些的大臣都站在殿外的啊,没有看到全部,总能听到声音,猜到事情的真相。

    可是事实的真相是,柳如嫣当日在殿上请罪,一直哭着求皇上,放过柳家,皇上没有答应,柳如嫣甚至在金銮殿上献身,衣裳尽退,只想换的皇上松口,结果当然是没有如愿,更被轩辕帝赶出大殿,遣进冷宫,这件事情那个时候传了出来,柳如嫣更是被嘲讽讥笑,那个时候幕涟漪才真正明白当日李公公口中所说的淫荡之事,原来是这个。

    当初幕涟漪听元香说完之后,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有一段时间,她都要接受是不是自己在投身柳如嫣身上时,出现了什么意外,导致了记忆的混乱,直到后面的怀孕,以及质问轩辕恒时,他并没有否认的态度,让她更加疑惑,这个到底是谁的错。

    为什么只有他跟轩辕恒的记忆是一致的,而其他人为什么知道的跟他们不一样?如果说是轩辕恒的吩咐,那他根本就没有必要让大臣知道啊,更何况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戴绿帽子吗?

    显然这个设想不成立,到底事实是怎么样的呢?让幕涟漪疑惑了好久。

    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管他孩子是谁的,管他轩辕恒是不是戴了绿帽子,她只知道,自己想要活下去,想要保住自己腹中胎儿,那么就必须要尽快离开皇宫。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