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三十一章 心微触动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三十一章 心微触动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自从笃定了自己的猜测之后,幕涟漪的心就没法平静下去了,她甚至有种不知该怎么面对他的烦躁,憎恶与同情不断地拉锯着,整个眉头都紧锁了起来。

    陈福按着轩辕恒的意思给幕涟漪送来各种的补品的时候,幕涟漪正在殿内不停地踱步,看着很是烦恼的样子,他不免担心地说道:“娘娘,你该多歇歇,不要让自己太操劳了。”

    “陈福,你也太夸张了,我只不过是走几下,哪里会操劳了。”幕涟漪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乖乖的坐了下来,看着陈福从宫女手中接过白色的瓷碗,笑吟吟地递到她面前,幕涟漪的美眸又忍不住紧锁。

    “不要吧,又来,一个时辰之前不是刚喝的鸡汤。”现在幕涟漪一看到陈福拿碗就有畏惧感。

    “娘娘,这个是安胎药啊,虽然你最近身体好的差不多。但是陈太医嘱咐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要注意才是啊!”陈福说着,还是将碗递给了幕涟漪。

    幕涟漪很想拒绝,但是看着陈福很是期盼的眼神,最后还是妥协了,她最受不得别人对她的好。

    在喝完那一大碗黑乎乎的药之后,陈福满意地准备去给轩辕恒交差,幕涟漪却叫住了他。

    “娘娘可还有什么吩咐?”

    “那个,皇上这几天都在忙什么?”自从那天又被她骂了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他,这男人也未免太小气了点吧!

    陈福看了下幕涟漪很是意外她会主动提起皇上,但是看着她很是不自在的样子,心下还是很高兴,这说明柳妃娘娘也有点在意起皇上了,于是他笑着回道:“其实皇上也没有非常忙,只是他怕柳妃娘娘您看见皇上会不高兴,您现在又怀着孩子,皇上他是不想惹您不高兴,动了胎气,所以才没来看您呢!娘娘您要是想见皇上,奴才可以跟皇上说说。”

    “才,才没有咧,谁会想见他,陈福,你不要乱讲。”被陈福道破自己的心思,幕涟漪急急的辩解。

    “那娘娘您要是没有其他的吩咐,奴才这就先下去了。”陈福说着正准备回去跟皇上禀报,幕涟漪却叫住了他。

    “娘娘有何事?”

    幕涟漪本不想问,但是心里就跟被人一直挠着,非常难受,于是她遣退了其他人之后,很是严肃地道:“陈福,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

    “娘娘请讲——”

    “那个,皇上,他是不是有事情?”

    陈福皱眉,一脸不解的看着幕涟漪,不是很明白对方的意思。

    “我想问的是,轩辕恒他是不是有病?”幕涟漪说完又觉得不妥,马上又换了一种说法。“我的意思是,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然之前明明是他让我跪在御花园,现在又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不是很奇怪吗?你一直跟在皇上身边,应该很清楚他为什么前后会有这么大的改变。”

    陈福听完脸上有着为难,他低头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回道:“娘娘,奴才不知道该怎么跟娘娘讲,奴才只能说,皇上虽贵为天子,很多事情并非皇上所能控制,但是奴才有一点能肯定,娘娘受到了伤害,皇上是比谁都来的难过,皇上他真的很在乎娘娘您,所以请娘娘一定要原谅皇上之前对娘娘所做的一切,那并非出于他的本意。”

    陈福说完退下后,幕涟漪却为他的话陷入了深思,轩辕恒真的是在乎她的吗?

    幕涟漪再见到轩辕恒是在当天的晚上,因为陈福的话而迟迟未能睡着的她,意外发现了前来看她的轩辕恒,此时的他正坐在床榻边上,看着幕涟漪,他正准备伸出手去轻抚她的睡颜,而幕涟漪也正好睁开了眼睛,于是两个尴尬地对视上了。

    幕涟漪不知道的是轩辕恒每晚都会趁着她睡着之后来看她,往往都是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而此时的他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幕涟漪的寝殿内,却发现她并未像往常一样睡着。

    从最初的慌张之后,他很快的镇定了下来,一脸温和地道:“怎么还不睡?太医嘱咐过,要好生休养,不然对腹中胎儿会有所影响——”

    “轩辕恒,你大可不必如此,你该知道的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幕涟漪知道自己这样很残忍,但是她就是要忍不住戳破轩辕恒脸上那隐忍的面具。

    轩辕恒听完幕涟漪的话后笑容垮下,甚至有些苍白,他呆呆地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心下却复杂无比。许久之后,他这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有些虚弱地对着幕涟漪笑了笑,“我知道他不可能是我的,但是他是你的就够了,只要是你的孩子,那怎么样都无所谓。我会把他当成我自己的孩子般看待,嫣儿,只要你能在我身边,这就足够了,足够了——”

    幕涟漪想,她是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晚上的情景,轩辕恒一反常态的拥住了她,他的身上透着压抑的无奈以及悲伤,让她都不忍直接推开他,有那么一瞬间,她都觉得自己的心被触动了,软软的酸酸的,带着点难以察觉的疼惜。

    在知道轩辕恒可能真的有多重人格之后,幕涟漪一边释怀他之前的伤害,一边又忍不住担心,现在的轩辕恒有多在意她,那就代表着另一个轩辕恒就有多讨厌她,虽然据她观察,那讨厌她的轩辕恒出现的时间很短,但是也不代表她可以完全不在意啊。

    要是哪天那讨厌的轩辕恒又出现,又来折磨她,那她多悲催啊!

    幕涟漪想也许她该原离轩辕恒的,不管是哪个他都该远离,这样才是对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只是在轩辕恒天天无微不至的照顾,深刻款款的对待,以及时不时透着忧伤的表情攻势下,她觉得自己做不出半点伤害他的事情来了。

    她总是会忍不住想起那天晚上他跟陈福的对话,明明站在所有人的顶端,却有着其他人所没有的无奈,他就像跟木偶般只能被命运不断牵扯着,却完全没有自主权,何其悲哀。

    幕涟漪也曾经想过,也许该让轩辕恒给太医看看,只是这样的可能性几乎是零,要是可以轩辕恒早这么做了不是?要是让轩辕国的子民知道自己的君王有这样的病,肯定要掀起一番风波的,而且按着现在的医术也不定真能治好他的病,一切只能作罢。

    自从知道自己怀有身孕之后,幕涟漪心思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起初她对这个生命是完全不期待的,甚至有种担忧,怕自己曾经不幸福的童年,会发生在这个孩子身上,只是当你感觉真的有个生命在你身体里孕育,那种幸福又激动的感觉,慢慢就消除你的不安。

    罢了,有了就有了吧,虽然不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严格上说她都不算这个孩子的母亲,但是既然她现在变成了柳如嫣,那自然就要接收这个孩子了,以后她一定会好好的照顾着孩子,想想以后有个人会叫她母亲,这样的感觉还真不赖。

    幕涟漪在接受了这一切之后,心情也变不一样了,她期待着这个小家伙的到来。

    因为轩辕恒也一直没有叫幕涟漪搬回琉璃殿,幕涟漪也懒得动,就一直住在永乾宫,殊不知这样的结果让很多嫔妃咬牙切齿之余又隐隐地惴惴不安。

    轩辕恒对于幕涟漪怀孕的事情对外是隐瞒的,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省的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其实他是担心有些别有用心之人会伤害到幕涟漪,只是这红墙绿瓦内的事情,又有多少是能彻底瞒住的呢?

    夏日闷热的气息总让人心情浮躁,再加上怀孕的关系,幕涟漪总觉得困乏,这样的古代晚上没有空调,她是一点也没有办法睡,所以白天的时候就更没有精神了,往往坐着坐着就会睡着。

    这天幕涟漪又在软榻上睡着,元香从御膳房回来的时候,幕涟漪还在睡,本不想打扰,但是又怕手上的药凉了失去了药性,不得已元香只能上前叫醒幕涟漪。

    “小姐,该醒醒啦!小姐?”

    元香轻唤了半天,这幕涟漪总算是醒了,她睁着惺忪的眼看着元香,一副没有醒的样子,“元香,干嘛要叫醒我啦!好不容易才睡着的。”幕涟漪伸了个懒腰,又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着还要再七个月才能摆脱,真要忍不住叹息了。

    “要睡待会再睡啊,先把药给喝了吧!不然待会凉了就不好了。”元香劝着拿着药碗准备给幕涟漪服下。

    只是幕涟漪一看到那碗里黑乎乎的东西,整张小脸又忍不住皱在一起,“不喝行不行啊!”她觉得她最近喝的中药都要赶上她过去的二十年了,真怀念那小小的药丸,一口吞下就完了。

    “不行啦,还是趁着热喝了才好,之前陈太医就是这么嘱咐的。”

    实在没有办法,幕涟漪只能妥协,只是当那药刚碰到舌头的时候,她就喝不下去了,“元香,这个好烫啊,待会再喝啦!”

    “可是——”元香本想说这药就要趁热,但是自己摸着也确实烫,也就不逼着幕涟漪了,“那好吧,等待会凉了点,小姐再喝!”

    元香知道幕涟漪怕热,就在旁边为她摇着扇子,“小姐你最近老是在永乾宫,哪里都不去,这样不好吧!要不要去御花园走走?”

    “太热了,等天黑了,不那么热了,我再去,不然全身都是汗,太难受了。”幕涟漪说着,眼睛又忍不住要闭上了。

    这个时候殿外穿来宫女的声音,“娘娘,陈太医求见。”

    主仆二人听完忍不住面面相觑,这陈太医怎么突然来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