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三十章 人格分裂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三十章 人格分裂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你当然想不到,你这样的人只为自己高兴,根本就不会去顾虑别人,既然做都做出来了,就不要在那边假惺惺了,轩辕恒,你要是想让我死,就直接点,何必如此,你不累,我还累了。”幕涟漪怒吼着,看着轩辕恒一脸悔恨的模样,心底的不屑更甚了。

    这个男人还真会演戏,要不是他之前一副要将她碎尸万段的模样,她还真就信他了,只是此时的他这般模样,是要做给谁看啊,幕涟漪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相信他,不然以后受苦的总会是自己。

    幕涟漪越想越气,不想肚子居然气的疼了起来,那种痛很奇怪,让原本要起身的她又忍不住躺了回去,双手忍不住捂在了肚子上。

    “你怎么样了?可是哪里难受?”轩辕恒有些着急地在旁边看着她,眼里满是担心,只是害怕幕涟漪会生气,不敢上前靠近她,而这个时候陈福正好进来。

    轩辕恒立马端起陈福递上来的药,转身着急地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你现在不宜动气,免得伤了腹中胎儿,这是安胎药,你喝下去也许就不痛了。”说着将手中的药送到幕涟漪的面前,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在幕涟漪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幕涟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轩辕恒到底说了什么?腹中胎儿?安胎药?

    她惊呆了许久之后这才将头抬了起来,她一脸惊愕地看着轩辕恒,许久之后她才听自己问道:“你说什么?什么安胎药?”

    轩辕恒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他别过脸,双眉紧锁着,像是受着巨大的打击般,他强迫着自己重重地呼吸了好几下之后,带着一脸的忧伤,这才敢再次面对幕涟漪。

    “太医来看过了,说你腹中已有两个多月的身孕,只是你身体太虚弱,要想保住那孩子,就必须要好好地养着——”

    轩辕恒很是忧郁地说着,还说了很多,只是后面的那些话幕涟漪是怎么也听不下去了,她只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肚子里怀了一个孩子,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幕涟漪禁不住想起了最初的那个噩梦,原来柳如嫣在金銮殿上受到的那些侮辱是真的,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不要说柳如嫣,就是她想起来也都忍不住要害怕,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交集,没有想到柳如嫣跟他就那么一次,就怀孕了。

    要是柳如嫣还活着,是不是还要再被活活气死一次,只是柳如嫣再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而她幕涟漪却要承担她所有的一切,她还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现在肚子里却蹦出一个小孩来,天啊,让她彻底昏过去,不要再醒过来吧!

    幕涟漪没能真的让自己彻底昏过去,那就必须要面对现实,她其实心里有些乱,对于腹中莫名其妙蹦出的孩子更是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先不说她此时的处境很是尴尬,就算除开这一切,她都有些质疑自己,是否能照顾好这个新生命?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幕涟漪的心情烦躁到了极点,偏偏轩辕恒还时不时的来烦他,嘘寒问暖那是常事,被她冷嘲热讽也没有一点反应,有时候轩辕恒那隐忍的态度,都让幕涟漪产生严重的错觉,她有点认不清到底轩辕恒是怎么样的人了。

    幕涟漪已经在永乾宫住了三天了,每天轩辕恒上完朝之后,总是会来看她,不管她怎么对他,他都像好好先生那样包容着她,那温柔的态度,一度让她以为是不是他有点神经错乱,不然为什么一个人能有着两种极端的性格呢?

    “这是陈太医刚开的安胎药,说是对孩子不错,等凉的时候,你记得把它喝了,这样对你自己也好。”轩辕恒说着将药端着放在幕涟漪躺着的软榻边上,旁边还放着各种的蜜饯,这是因为之前她喝药怕苦,他就让人准备了放着,给她解苦。

    这样温柔的男人,不要说是在古代,就是在现代也难找到几个,幕涟漪想要不是她在不久之前才被他严惩,她肯定是要腻死在他的温柔里的,只是可惜现在的他越是温柔,她就越觉得他虚伪。

    她看了看那还冒着热气的药碗,忍不住讽刺道:“皇上何必这么费心,我腹中孩儿怎么样,都不关皇上的事吧,我以为皇上你让我喝的应该是堕胎药才是,毕竟,这个孩子跟你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皇上难道不觉得留着这个孩子,对于您来说是莫大的讽刺吗?这个是你的妃子跟其他男人的孩子,不是你的!”

    幕涟漪刚说完,就有点感觉后悔了,她都有点担心轩辕恒会不会又突然间凶性大发,又将她抓起来丢在外面跪个几天几夜,只是幕涟漪没有想到的是,轩辕恒在听完她的话之后,一脸的悲哀,那双深色的瞳眸里满是忧伤。

    在跟幕涟漪对视了几眼之后,轩辕恒挪开了视线,“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可以找陈福。”说完很是狼狈的逃开了,留下一脸错愕的幕涟漪。

    残暴的时候简直要将你置之于死地,温柔的时候能把你腻死,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面对多变的轩辕恒,幕涟漪觉得自己都要抓狂了,为什么一个人能有两个这么极端的性格,如果轩辕恒一直都是那么凶残的一面,那她也会毫不客气的对付他,只是偏偏现在又一副小媳妇的模样,每次只要她说了什么伤害他的话,他就会一副很受伤的样子,弄的她都觉得自己很可恶,可是受伤的明明是她好吧!

    幕涟漪很是郁闷的想着,突然脑子中蹦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人能同时存在两种性格,该不会——当脑中的想法形成的时候,幕涟漪都忍不住在心底诧异不已,难道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

    元香从御膳房回来的时候,就见自家的小姐一脸烦恼的模样,好像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姐,你又在想什么呢?太医说您不能太操劳,不然对您腹中的胎儿不好,您啊,放宽心,什么都不要想才是——”自从知道了幕涟漪有了身孕之后,元香震惊之余是比谁都要在乎紧张,所以每次都忍不住念叨。

    要换做平时,幕涟漪肯定又要无奈地叹气了,只是今天的她心底有太多的疑问,所以急需有个人能帮她解惑,于是她打断元香的唠叨,很认真地问道:“元香,你觉得皇上是个怎么样的人?”

    “啊?”元香惊讶地张着嘴不明白幕涟漪的意思。

    “哎呀,我的意思就是,你会不会觉得轩辕恒这个人,很奇怪,就拿他对我的这件事情来说吧!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有时候好的真的让你感觉他会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你,可是下一刻吧,他却又毫不留情的把你丢入地狱,你不觉得一个人居然能有这么极端的两面,是件很奇怪,很奇怪的事情吗?”

    元香一脸惊讶地看着幕涟漪,许久之后才消化了她说的话,她有些艰难地道:“小姐,元香没有跟在皇上身边,所以具体的还真不好说,但是看皇上对小姐你的态度,还真有些怪怪的啦!”

    元香皱着眉头,极力地想着这皇上是不是真的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突然她想起什么似得惊呼道:“小姐,元香想起来了,之前我跟小叶一起玩的时候,就有听到她提到一点点,好像这个是宫里很多人都知晓的一个秘密,好像是每个月的十五没事不要去烦皇上。

    因为每到那天,皇上的脾气就会变的很暴躁,跟平时的他完全判若两人,听说有一次也是十五,有个宫女不小心打翻了要送给皇上喝的茶,结果被重打了五十大板,虽然后来命是保住了,但是也成了废人,连床都起不来了。啊,小姐,前几天不就是刚十五吗?”

    元香眼珠子瞪的老大,甚至有些害怕地看了下四周,好像觉得自己知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会不会被人发现。

    相较于元香的震惊,幕涟漪心里也是觉得不可思议,看来她之前的怀疑是没有错了,这个轩辕恒真的有不可告人的一面啊,只是为什么是十五呢?让她忍不住想起电视上看到的,狼人十五的时候都会变身,看来这个轩辕恒也是啊,只是不是变身,而是人格分裂。

    幕涟漪越来越相信自己的推测,她觉得轩辕恒一定是有病,还是精神病的那种,不然怎么会时不时的性格就大变呢?

    她知道人格分裂的人会同时存在两种或者多种不同的人格,而这些的人格往往非常极端,这就是为什么轩辕恒会那么多变的原因,而之前她偷听到的他跟陈福的那些谈话,就有了解释,看来这个轩辕恒是知道另一个自己的存在的。

    这样一想,幕涟漪心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难怪轩辕恒总给她奇怪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她突然想到,那要是事实真是如此,那是不是可以解释对于柳如嫣的伤害其实是另一个轩辕恒所为,而这个总是透着忧伤,对她百般谦让的男人,是真的喜欢着柳如嫣,也就是现的她的呢?

    一想到可能是这样的情况,幕涟漪的心里突然有着异样的感觉,他真的喜欢着她吗?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