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二十八章 险被毁容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二十八章 险被毁容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幕涟漪看着笑着一脸得意的女人,本不想理会,但是对方那笑容实在是太刺眼了,让她根本就忍不下去,于是她咧开嘴,有些沙哑地道:“安嫔,你知不知道你其实看着真的很可怜啊,你想着法子的对付我,还不是为了得到皇上的注意,只是就我了解,皇上连看你都懒得看上一眼吧!

    我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了,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了,你现在一定很想将我撕烂吧。你要有那个本事,你就来啊,我看你连我一个手指头都不敢动,说我可怜,哼,我倒要看看谁更可怜。”幕涟漪淡淡地说着,只是那不屑的语气深深地刺激到了安嫔。

    安嫔绞着手中的丝绢,愤怒的眼中掩饰不住对幕涟漪的恨意,虽然之前皇上并不是很宠幸她,但是偶尔会去她那边坐坐,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皇上几乎将她忘记,不闻不问,这都是柳如嫣的错,叫她怎么不恨啊!

    “安嫔妹妹,别看柳如嫣现在被皇上惩罚,我们就能安枕无忧了,她的道行高深着呢,还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惹的,妹妹啊,以后要是看到那狐媚子,还是绕道走吧!免得惹得一身骚!”

    容妃的话犹在耳中回荡,哼,容妃不敢惹,她安嫔可不怕,就算不能动你身,我也要在你身上狠狠地捅上一刀,安嫔想着,原本就愤恨的眼眸就更加阴狠了。

    “柳妃你说的还真没有错,我安嫔是不敢动你,但是那又怎么样,我照样有方法折磨你。”

    安嫔说完转身对着身后的嬷嬷道:“去给我撕烂那个贱婢的脸,给我狠狠地往死里打。”

    安嫔话才刚落,她身边的嬷嬷就一脸恶相的朝着元香走去,很是凶狠地抓着元香就开始打。

    “啊,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元香求饶着,拼命的躲着那嬷嬷的毒爪,就是不敢反抗,而那嬷嬷本来是想朝着元香的脸上打的,只是对方躲的厉害,她打不到,就改打她身上。

    “你们几个去,给本宫一起教训那个贱婢,看她还敢不敢躲。”安嫔看着一直躺在地上的幕涟漪故意大声的说道,她知道幕涟漪护着她的丫头,那她非要打的更狠些,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啊!

    跟在安嫔身后的三个宫女得令也加入了那嬷嬷的行列,顿时元香的哭喊声更大了,而看着元香的反应安嫔心里说不出的快意,“给本宫狠狠地打,看这个丫头还敢不敢目中无人,本宫要让她好好地认清身份。”

    安嫔越说越兴奋,脸上残忍的笑容越发的明显,只是她却没有看到,她的身后一直躺着的人已经缓缓都从地上爬起来。

    幕涟漪整个人已经呈现昏眩的状态,她根本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元香的惨叫声实在是太明显了,一下下地撞击着她的心脏,透过模糊的视线,她看见了元香被她们暴打的场面,那些的拳头一下下的落在她的身上,除了不断的求饶跟哭泣,完全不懂得反抗。

    这个笨元香,为什么只会哭,只会躲?幕涟漪想下次一定要教那丫头学会反抗,谁让自己不好过,也休想那个人能全身而退。

    幕涟漪看着不远处的元香,心里的愤怒再次被点燃了,她紧紧地握住双拳,凤眸泛着愤怒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安嫔令人作呕的嘴脸,在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幕涟漪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整个人压在了安嫔的身上。

    “啊——”安嫔被幕涟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尖叫出声,她都不知道幕涟漪什么时候从地上起来的,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此时的幕涟漪苍白着一张脸,双眼泛着愤怒地光芒,像是地狱的罗刹般盯着她,那按在她身上的双手几乎要将她的双肩揉碎。

    幕涟漪这般恐怖的模样顿时吓住了安嫔,她颤抖着声音道:“柳如嫣,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幕涟漪反问着,嘴角露出一抹很是妖艳的笑,“我只是要告诉你,打人是要付出代价,贱人?我今天就来告诉你,谁才是贱人。”幕涟漪几乎是拼尽了全力往安嫔的脸上招呼,女人不是最在乎自己的那张脸吗?那就划花它。

    “啊——”幕涟漪的动作很快,没几下就痛的安嫔连连尖叫,特别是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之后,她心下的害怕就更强烈了,“嬷嬷,嬷嬷——”

    安嫔一边叫着,一边也开始反抗,而幕涟漪的身体原本就虚弱,刚才的那几下是她几乎用尽了全力才使出来的,此时她安嫔的反抗让她最后的力气都没有了,很快的她被安嫔推着倒在了一边。

    “娘娘——”嬷嬷们已经跑回安嫔的身边,她们惊呼着将安嫔从地上扶起来。“哎呀,娘娘,你的脸。”

    在看清安嫔的脸之后,嬷嬷忍不住叫了声,只见安嫔的脸上除了一些红肿,最明显的就是在左脸上那道清晰的红痕,那是被幕涟漪的指甲刮到的,那上面还有点血迹。

    “我的脸,我的脸——”脸上的刺痛让安嫔忍不住惊恐地尖叫,她想抚摸自己的脸,却没有勇气,“嬷嬷,我的脸怎么了,我的脸怎么了。”

    “娘娘,这,这——”看着嬷嬷欲言又止的神情,安嫔也能猜中几分,她的脸肯定是被划伤了,一想到自己的脸有可能被毁了,安嫔整个人都愤怒了,她看着地上的幕涟漪,整张脸都扭曲了,“柳如嫣,柳如嫣——”

    安嫔像是疯了般冲到幕涟漪的面前一阵拳头脚踢,而此时的幕涟漪是真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只能蜷缩着遭受着安嫔的不断攻击。

    “你不是很行吗?起来啊,跟我打我,柳如嫣,你这个贱人,你这个贱人。”此时的安嫔简直像个疯子,那股揍人的狠劲,看着周围的宫女都忍不住打颤。

    “小姐,小姐——”不远处的元香看着这一切,忍着身上的痛冲过来想阻止安嫔的那些拳打脚踢,她怎么能容忍别人这样的对待她的小姐,只是她还没有靠近安嫔就已经被其他的宫女给拦下来了。

    元香想挣开,只是对方人实在太多,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幕涟漪被打,她无能无力,“小姐,小姐——”元香哭泣着,不断着挣扎着看着不远处早已经是半分力气都没有的幕涟漪。

    安嫔在踢了不知道多久之后终于累了,她愤恨地看着幕涟漪,眼底的疯狂更甚,她看着幕涟漪苍白却仍旧美丽的脸蛋,深深的嫉妒在心底酝酿,就是这张脸,蛊惑了多少人,如果没有了这张脸,看你还能勾引得了谁。

    安嫔轻抚着自己的脸,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敢毁我的脸,柳如嫣,我要你为此付出代价,我倒要看看没了这张脸,你还能是个什么东西。”安嫔说着拔下头上的发簪笑着朝幕涟漪靠近。

    身后的嬷嬷多少知道安嫔的想法,想要制止,只是安嫔脸上疯狂的笑容却让她却步了。其他的宫女也都不忍看纷纷别过了脸,只有元香还在拼命地挣扎,“小姐,小姐,你快点躲开,小姐——”

    此时的安嫔显然有些疯狂的状态,她俯下身,举起手中的发簪,正要准备狠狠地刺下,就在这个瞬间,一只手牢牢都将安嫔的手给抓住了。

    安嫔愣了下,回神过来的她正准备破口大骂,只是她刚转身,原本愤怒的脸就被错愕给代替了,她有些难以置信,眼前出现的人,“皇,皇上——”

    “安嫔,你想干什么呢?”轩辕恒冷漠地说着,脸上没有特殊的表情,只是安嫔就是能感觉得到轩辕恒平静的外表下,埋藏着难以掩饰的愤怒,那双平静的眸更是燃烧着熊熊怒火。

    安嫔都有种错觉,她觉得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她早不知道要在轩辕恒的怒视下被杀死多少次了。她有些不理解,但是马上又想既然他能让柳如嫣在这边跪这么久,那也许他已经厌恶她了呢?

    安嫔这么想着,马上换上一抹可怜的神色,“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柳妃娘娘她把臣妾的脸划成了这样,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

    安嫔说着脸上马上露出哀泣的表情,再配着有些凌乱的发丝,看着确实可怜,安嫔以为这样的自己一定能博得皇上的怜惜,只是她高估了自己。

    “你想用这只簪子,毁了她的脸是吗?”轩辕恒握着安嫔的手,手上的力道让安嫔痛的直皱眉。

    “这,这,这是因为,皇上,柳妃她辱骂您,还将臣妾的脸划伤了,臣妾只是代替皇上您教训她一下,皇上您不知道,这个柳如嫣有多嚣张,不给她来点教训,她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谁,啊——”

    安嫔的话还没有说话,只听见一声惨叫,待众人回神的时候,安嫔已经缩在地上,苍白的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而她的手则不自然的垂在了地上,安嫔忍着手上的痛,万分惊恐地望着身边站立着的男人,她无法理解,“皇上,为什么——”

    “只是要告诉你,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认清自己的身份,想要教训她,你还没有那个资格。你应该庆幸柳如嫣的脸还完好无缺,不然现在你就不止是废掉一只手这么简单了。”轩辕恒睥睨着安嫔,如湖水般深沉的眼眸中透着深深地厌恶。

    轩辕恒不再理会深受打击的安嫔,俯身将地上早已经沉入昏厥状态的幕涟漪给抱了起来,不同于看安嫔的厌恶,此时的轩辕恒的眼眸中尽是哀痛,“怎,怎么样了?”

    “痛,痛——”此时的幕涟漪早已经陷入晕迷状态,腹部仿佛被人不断的翻搅,让她痛的连呼吸都显得急促,以至于根本没有注意到抱着自己的人是她现下最为痛恨的轩辕恒。

    “马上,马上传太医——”看着幕涟漪痛整个脸更加惨白,轩辕恒心底就更加着急了,他抱着幕涟漪正准备回去永乾宫,只是没走几步,他便停下了下来,回头看了身后的人冷冷地抛下一句,“从今天开始安嫔贬为宫女,发配浣衣局,你们几个既然对安嫔这么忠心,那就跟她一起去吧,陈福,待会你亲自送她们去。”

    轩辕恒说完抱着晕眩的幕涟漪快速的离开,而身后则传来凄厉的哀求声,“皇上,您不能这样啊皇上,皇上,皇上——”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