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二十一章 栽赃失手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二十一章 栽赃失手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皇上,你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做之前,还是先问下您的安嫔娘娘吧,占着人多就想将我困在顺安宫,是想对我动用私刑吗?她是以为我柳如嫣现在没有了娘家,就好欺负了是不是呢?安嫔妹妹?”幕涟漪的话里句句夹枪带棒,讽刺的安嫔顿时青白交错。

    只是安嫔怎么可能就此作罢?她跪在地上焦急地道:“皇上,不是那样的,是柳妃的宫女的偷了臣妾的耳环,被臣妾抓住,臣妾只是想教训下这个手脚不干净的奴才,只是柳妃非但不惩罚,还袒护那宫女。臣妾这才气不过才叫人拦下她们,只是没有想到,柳妃娘娘竟然把臣妾搞成这样,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

    安嫔又在那边半真半假的哭着,让人看了都烦,幕涟漪扬起嘴角不屑地道:“元香,安嫔说你偷了她的耳环,有这么一回事吗?”

    元香听完马上跪在地上,急急的辩解,“皇上,奴婢没有,请皇上一定要相信奴婢,还奴婢一个清白。”元香说完还不完在地上叩了几个响头。

    这边安嫔冷哼,“哼,清白,你现在还想狡辩,皇上,就是这个贱婢偷的,不止臣妾,就连臣妾的嬷嬷宫女也能作证。”安嫔坚定地说着,连射向幕涟漪的眼神也是恶毒的,她就不信她今天整不死一个小小的宫女。

    轩辕恒忍住扶额叹息的冲动,要换做平时,他是没有心思理会这样的事情,只是事情跟柳如嫣扯上,他就没有办法无视,他是知道柳如嫣对于这个宫女的重视,他还在想要怎么平息这个事情,幕涟漪已经自己行动了。

    无视安嫔的视线,幕涟漪走到跪在地上的一排宫女前,蹲下身,抓住其中一个宫女道:“你是不是也看见我的宫女偷你家娘娘的耳环了?”

    只见那宫女很是紧张地看了眼安嫔的方向,这才道:“是的,奴婢可以作证是她偷了我们家娘娘的耳环。”那个宫女指了指元香,又低下了头。

    接着幕涟漪又问了几个人都指认是元香没错,这下安嫔更得意了,“皇上,您看吧,臣妾就说了,是这个贱婢偷的。”

    幕涟漪看着安嫔那得意又恶心的模样轻笑了下,“安嫔妹妹,别急啊,如果证实真的是元香偷了你的耳环,不要妹妹你动手,姐姐我都能当着你的面把她的双手打断,但要让我知道谁敢污蔑她的话,那同样不管谁的奴才,我都能打烂她们的嘴。”幕涟漪说着,别有用意地看了眼跪在地上的那群人,她那迫人的气势毫不意外的让那些的宫女奴才都瑟缩了下。

    “皇上,请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就能给你答案。”幕涟漪说完又转向了一旁的陈福,“陈公公,要麻烦您来做着证了。”

    于是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中,幕涟漪领着跪在地上的其中一个宫女跟着陈福去了另一个偏殿,过了一会,又陆续地叫几个过去,一刻钟之后,所有人又被领了回来。

    看着一脸淡然的幕涟漪,安嫔等不及发难,“柳妃姐姐,你可以了吧!还要让我们等多久?”

    “安嫔妹妹这么急干什么,最后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宫女偷了你的耳环的?”

    安嫔转动了下眼珠子道:“我看见的啊!下午的时候我在御花园散步啊,后来发现耳环没有了,我就叫人去找啊,然后叫看见那贱婢把我的耳环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说着安嫔还一脸的嫌恶地看了眼元香。

    幕涟漪那张绝美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很是戏谑的笑容,“你确定元香把你的耳环塞进了她自己的口袋?这些你的宫女们也都看的一清二楚吗?”

    “当然,我肯定没有看错。”安嫔一脸的笃定,深怕别人不相信似得。

    听完安嫔的话之后,幕涟漪很是不客气的笑了出声,正当所有人都纳闷不已时,一旁的陈福上前很是讽刺地道:“娘娘您要这么说就怪了,刚才奴才跟着柳妃娘娘一起问了您宫里的宫女嬷嬷们,同样的问题,给出的答案倒是五花八门啊,有的人说是元香将耳环放在衣袖里,不小心掉出来让你们发现,又有的人说是元香偷偷拿出来带被人发现。

    奴才不明白了,怎么一起看见的事情,每个人给出的答案都不同呢?”

    陈公公话刚说完,安嫔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她对着头甚至不敢抬头看轩辕恒。

    真相大白,幕涟漪想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上前行了个礼道:“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弄清楚,想必也没有臣妾什么事情,臣妾这就先告辞了。”说完也不等轩辕恒回话就径自拉着元香准备走了,只是在经过安嫔身边时,她忍不住停了下来。

    “下次要干这种栽赃嫁祸的时候,安嫔妹妹你可一定要跟你的宫女嬷嬷们商量好了,不然像这次这样,可是要闹笑话的。”

    幕涟漪充分表达了自己讥讽之意这才踏出了顺安宫,徒留一脸苍白的安嫔已经黑着一张脸的轩辕恒,“皇上,臣妾,臣妾——”

    安嫔好来不及给自己求情,只听见轩辕恒包含怒气的声音响起。“安嫔闭门思过三个月,没有朕的命令不许踏出顺安宫半步,如若再发生今天之事,立即贬为宫女,搬离顺安宫。”说罢变拂袖而去,无视身后安嫔求情的啜泣声。

    安嫔的这一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行径很快在皇宫里传开,安嫔更是成为诸多妃子嘲笑的对象,当然柳如嫣却让更多的人忌惮,更多人视其为眼中钉。

    幕涟漪回到琉璃殿之后,就将元香一把拉进寝殿,拿出之前陈福给她的药膏,站在元香面前,急切的道:“都伤在哪里了?”

    元香还不大明白幕涟漪的意思,只是眨巴着双眼看着她。见元香不说话,幕涟漪直接上前将她的袖子给挽了起来。

    “小姐——”元香惊呼了声,皱着眉头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臂上都是一点点的淤青,想必是刚才那些嬷嬷掐她的时候留下来的。

    “这些的王八蛋,老妖妇,下次再让我看到,非揪下她们一层皮不可。”幕涟漪一边恶狠狠地说着,手下的动作却是很轻柔的。“你啊!以后一定要懂的反击,别傻傻的总让人欺负。”

    听着幕涟漪的责备,元香非但不生气,还感觉心里很温馨,她的主子对她真的好。“咦,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我手上有伤?”

    “哼,这宫里的女人会的还就不是那几招,我还不知道吗?”幕涟漪其实是想说,这些的事情,在古装戏里都演烂了,她是再清楚不过。

    幕涟漪为元香将淤青的地方都涂抹了药膏,这时元香突然开口道:“小姐,元香发现您跟以前比下变化好大啊!”

    元香的话让幕涟漪心底咯噔了下,难道她被发现了吗?平定了有些慌乱的心之后,幕涟漪这才抬头看一脸坚定模样的元香,“有吗?哪里变化了?”

    元香沉思了下才道:“其实小姐对元香就很好啦,只是现在觉得小姐对元香更好了,还有就是比以前更厉害了,虽然以前就很厉害。哎呀,元香不知道怎么说啦,反正元香就是感觉小姐变了。”

    “那元香是要现在的小姐,还是原先的小姐?”

    “都喜欢啦,反正都是小姐你不是。不过现在只要小姐在身边,元香就变的很安心,小姐会保护元香的对吧?”元香一脸的笑意,脸上是毫不掩饰的信任,幕涟漪先下一暖,她伸手轻捏了下她的鼻尖,道了声:“鬼丫头,就你会说话。”

    幕涟漪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她心里早已经把元香当做自己的亲妹妹看待,没有血缘又什么关系,她们之间的感情早就不是简单的血缘能比拟的。

    经历了白天的惊心动魄,元香早就累的去睡觉了,只是幕涟漪太早总是睡不着,试想一个现代生活了二十来年的人,天天晚睡的夜猫子,怎么能有办法天一黑就往床上躺的。

    幕涟漪在卧榻上滚了老半天之后终于受不了,只能起身跑到院子里,借着月光欣赏着这个时代的夜空。在完全没有污染的这个年代,不要说空气,连天空都是干净的,群星璀璨的夜空,许久没能感受过的宁静,让幕涟漪心生感慨,如果没有来到这个时代,那她会怎么样呢?

    就在幕涟漪还在满心感慨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刚开始的时候还很轻,幕涟漪都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她不得不相信门外真的有人。

    满心疑问地走到了大门边上,她犹豫了下还是轻声问了句,“谁啊!”要是没有人说话,那她死也不开门,都不知道是不是哪个嫔妃来找她的麻烦。

    门外安静了片刻之后才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娘娘,是老奴啊!”声音很轻,但是她还是一下子就认出,那是陈福的声音,她想也不想的直接将门打开,果然看见陈福一脸憨态地站在门外朝着她笑。

    “陈福?你怎么会来这里?”以往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伺候轩辕恒吗?来她这个琉璃殿是要干嘛。

    面对幕涟漪一脸的疑问,陈福并没有多加解释,只是侧身往外挪了一步,顺着他的目光,幕涟漪向外望去,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月光下走来,银白色的光芒照射在他的身上,仿佛遗落凡间的神祗,神圣不可侵犯。

    待那身影走近,那张有着比女人还要妖娆几分的俊颜便毫不掩饰地展示在她面前,微隆的眉宇,那如承载着千言万语深色眸光直直地注视着她,夜色半明半灭间,眼前的男子愈加的蛊惑人心。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