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十七章 红莲花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十七章 红莲花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轩辕恒从琉璃殿回来后一直把自己关在御书房内,眼看着这晚膳的时间都过了,轩辕恒一点没有出来的迹象,他心下担心,便大着胆子进了御书房,而轩辕恒还是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坐在雕刻精美图腾的龙椅上发呆,那无可挑剔双眉轻蹙着,周围总徘徊着散不去的忧伤与孤寂。

    陈公公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叹气,这些年,这位年轻的皇帝,在人后没少露出这样的表情。

    “皇上,该用膳啦!”

    轩辕恒回头看了眼陈公公,又将视线转回了窗外,“朕不饿,等会再用吧!”

    陈公公看了看一点生气都没有轩辕恒,心下担心,便忘了多加思索就脱口而出,“皇上,是不是柳妃娘娘又惹您生气了。”

    陈公公说话就后悔了,实在不该在轩辕恒面前提到柳如嫣,这实在是眼前皇帝的一大心病。

    轩辕恒并没有生气,只是原本紧紧皱着的眉宇,此时越发的不能舒展开来,“除了她,还能谁能让朕这般苦恼。”

    “皇上,奴才知道自己不该多嘴的,只是按着奴才的对柳妃娘娘的了解,她肯定不是有意要惹皇上您生气的。”

    “这个朕懂,这多年了,她的脾气总是不知道收敛,最近越发的大胆了。”轩辕恒原先以为会因着柳家的变故她会记恨着他,原先让她去冷香殿也是这个原因,除了给大臣们个交代,更多的是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

    这些日子的观察,她似乎并没有记恨的意思,只是到底还是跟之前有些不同了,跟以前一样的胆大妄为,毫无尊卑,但是又似乎并不是这样。最重要的,在她的眼里,再也看不见她眼里的那些狂热的迷恋,是的,她还是从来没有把他当做皇帝看,更甚至在她眼里他什么都不是了。

    从那件事情之后,他就发现了,柳如嫣的眼里已经没有他的存在,这点让他很是惊慌,他可悲的想,即便当了皇帝,又能怎么样呢?想要的不想要的,都不是他能决定。

    陈公公张了张嘴,想说柳妃是个简单人,只要皇上多注意下她就肯定没事了,只是他也明白,自己没有资格提意见的,他只是安静的站立在一旁。

    许久之后,才传来轩辕恒有些飘渺的声音,“她想要出宫,想要离开朕,只是这哪里是朕能说的算呢?更何况,又怎么舍的——”

    陈公公心下叹息,他再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轩辕恒的身后,感受着他心底的悲凉以及说不出口的无奈。

    自从那日跟轩辕恒吵架之后,幕涟漪就一直将自己关在琉璃殿,她也不是因为轩辕恒的话有顾忌不敢出门,她只是讨厌遇到那些不喜欢的人,偏偏这个偌大的皇城最不缺的就是一堆她不喜欢的人,比如轩辕恒的妃子们。

    时值六月,空气中渐渐浮动着闷热的气息,这个没有风扇没有空调的时代,幕涟漪实在是有种没有办法活下去的感觉,在琉璃殿闷了三天之后,幕涟漪实在是受不了,这天中午,她用完膳就跑出了琉璃殿。

    这个宫里也没有认识的人,想来想去她便去了御花园,她想御花园花多树多,肯定会凉快许多。

    事实证明御花园真是个好地方,不仅空气清晰,而且看着满园的花草树木,原本烦恼的心情也跟着舒展开了。

    大概是中午的原因,御花园内并没有什么人,正好,她也不想看见轩辕恒的大小老婆们。

    幕涟漪在满园的花色中走走停停,很快便来到了那种满红莲的水池,此时池中红莲很多已经开放,阳光下的红莲泛着艳丽光芒,分外妖娆。

    幕涟漪有些惊诧地盯着池中红莲,不知不觉间走上之前走过一次的桥,踏进了屹立在池中的凉亭,站在那亭中,放眼望去都是层层叠叠的莲叶,那池中的红莲也更加的冶艳。

    风吹起亭四周那白色的薄纱,亭里亭外两种别样的精致让人生出一种置身梦中的错觉,在白纱起起落落中,幕涟漪这才发现了在栏杆的不远处放着一把古琴,她有些惊讶的走上前,那墨黑色的琴面还依稀泛着夺目的光芒。

    幕涟漪伸出指尖轻轻划过那透着精美纹路的琴面,丝丝的凉意立即从指尖蔓延开来,指尖向上轻轻地拨弄了下那细细的琴弦,细腻的琴音慢慢传出,幕涟漪本身对于琴的好怀并没有多大见解,只是听着这熟悉的音色,便想起了曾经教过她弹琴的一个老师。

    那时候幕涟漪刚毕业,在朋友的介绍下在一个知名的机构当助教,专门教低年级的学生一些基本课程,当然除了基本的课程之外,机构里还有舞蹈,美术等等的培训班。

    那个时候幕涟漪印象最深的就是负责古琴的陈老师,那是个不过三十岁的女子,身上总透着恬静淡然的气质,虽然她总是静静的不是很喜欢说话,但是她的琴弹的很好,又给人很舒服的感觉,所以很多人都很喜欢她。

    幕涟漪刚开始的时候还不认识这号人物,只是每个周末的补习课程结束之后,她总是会听到这个婉约的女子在弹着哀怨的曲子,一次两次还不奇怪,连着好几次之后她都不得不注意,于是每次她总是会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默默地听着她将曲子弹完。

    久而久之后她们成了朋友,也终于知道了听了好久的曲子叫《月满西楼》。

    幕涟漪从同事的口中隐约知道了那陈老师的故事,就像那曲子中歌词描述的差不多,那时候幕涟漪还惋惜不已,这样美丽婉约的女子难道不该得到最美好的幸福吗?

    “陈老师,你能教我弹这首曲子吗?”在幕涟漪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之后,有一天她突然提出这样的请求,对方只是愣了下,便莞尔应了声“好”。

    在那之后到幕涟漪离开那家培训机构,她也就学会了那首曲子,还是在那陈老师万分耐心的指导下学会的,那时候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学生喜欢上她的课。

    此时幕涟漪抚摸着琴身,不免想起那段岁月,心下无限感慨,便忍不住坐了下来,弹起那许久未弹也是她唯一会弹的曲子。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