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十二章 帝之无奈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十二章 帝之无奈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得到韩子瑶的保障之后,陈福才怯生生地说出了那个罪魁祸首,韩府的五少爷,也就是李婉的儿子韩子言。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子言。”

    李婉听到是自己的儿子自然是不信,然后韩子言就被带了上来,那个时候韩子言也不过十岁,毕竟还是个孩子,虽然在众人面前矢口否认,但是那有些心虚的神情一看就是做贼心虚的模样,柳如嫣看了看他,又看了下那破碎的花瓶,笑着道:“这个破掉的花瓶上面有人走过的痕迹,还出现了很多的泥土,那说明是有人刚才在这边走过,而那个人的鞋子上肯定粘满了泥土。”

    柳如嫣刚说完,大家的视线都移到了鞋子上,所有人的鞋子都是干净的,只有韩子言的鞋子底下有泥土的存在,所有的眼睛都不约而同的射向了他,韩子言后退了两步,结巴的道:“我,我,这个刚才我来的时候路过花园才沾上的。”

    “那你的意思,在你来之前都没有来过花厅这边了?”

    “没有,我没有,花瓶不是我打破的。”

    看对方还在否认,柳如嫣想了下,转身在韩子瑶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的时候,两个女孩已经冲向前,将韩子言推到在地上,两个人一人一边将韩子言的鞋子给脱了下来。

    “啊,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李婉惊叫着上前去扶自己的儿子。

    柳如嫣只是拿着两只鞋子,仔细看了下底部,接着又将头转向了韩子言。

    “你说你刚刚没有来过花厅是吧,那我想请问下,你鞋子底下的这个花瓶的碎片又是哪里来的呢?难道这个碎片会自家飞到你的鞋子底下不成?”

    柳如嫣一边说着,一边将鞋子拿到韩子言跟前,鞋子的底部很明显的沾着一块碎掉的花瓶碎片。

    这下真是人赃俱获,韩子言想抵赖也不行了,李婉更是脸面全无,又被一个十岁的孩子嘲讽,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地揪着韩子言的耳朵回自己的院落。

    也是那一次,柳如嫣救了陈福一命,轩辕恒更是为了不让陈福被韩子言报复,把他带到自己身边服侍,这一服侍就是十年。

    直到后来,陈福跟着轩辕恒进宫,甚至成为现在皇帝身边的红人,这一切都要归功柳如嫣当年的相救,陈福一直没有忘记柳如嫣对自己的恩情,所以在看到柳如嫣的境遇后,他虽然害怕也要为柳如嫣求情。

    轩辕恒的视线还停留在窗外,不过五月天,很多枝条都已经开的很是茂密。柳如嫣的身影又开始在他脑海里缠绕,其实那个时候并不是轩辕恒第一次见到柳如嫣,却是那次之后才将柳如嫣映入脑海的。

    轩辕恒呆看了窗外很久之后,这才将视线又转了回来,而陈公公还在磕头,“行了,别磕了,你不累,朕还看着烦。”

    陈公公这才停止了磕头的动作,此时他的额头已经泛红一片。

    “她现在在哪里?”轩辕恒问道。

    陈公公一时都没反应过来,愣了下才道:“流云让侍卫把人关在了偏殿那边,老奴刚才有让人去看了下,说是柳妃娘娘一直躺在榻上一动不动,老奴实在担心。”

    “起驾吧!”轩辕恒说着,已经起身往外走去,陈公公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到轩辕恒走出好几步了,这才明白过来,看着憨厚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

    永乾宫很大,从最西边走到最东边也是很费事的,轩辕恒走到的时候,都感觉自己一阵闷热,他都有些后悔,早知道让陈福把她送回冷香殿算了。只是人都来了,总是要看一下的。

    轩辕恒进入偏殿之后,就止住了其他人的脚步,他推开了偏殿的大门,慢慢的走了进去。

    永乾宫的寝殿很多,这个偏殿轩辕恒来的次数不多,但是宫里的布局其实都差不多,他进了偏殿之后环顾了下四周,这才看到了躺在榻上的柳如嫣。

    他负手而立,俯身看着睡的深沉幕涟漪,她的双手一直覆在肚子上,长长的睫毛下倒映出一排的剪影,再往下那白皙的脖子上还留着他给的印记。

    他其实甚少动怒,或者说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发那么大的火。但是那一刻,柳如嫣的话真像一根根针似得的扎在他的心口上,他想柳如嫣也许永远不明白,他的无奈与不甘,还有掩藏在心底深深的伤痛。

    轩辕恒看了很久,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在幕涟漪无意识的转身时出现了一点点的龟裂,他忍不住倾身伸出了手慢慢地环住了幕涟漪的脖子,轻轻滴摩擦了下,肌肤上那刺目的淤青让他有些惊讶自己的暴怒。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才刚碰触柳如嫣的脖子,她就醒了,四目相接,幕涟漪显然还没有完全从梦中醒睡过,只是一直看着,良久之后她杏目圆瞪,从软榻上霍地坐起身,破口大骂,“轩辕恒,怎么,没有掐死我,现在回来再补上是不是。我告诉你,没门。”

    幕涟漪说着缩在软榻边上,说不害怕,其实是骗人的,之前被轩辕恒掐过的脖子还留有余痛,甚至连说话也让她的喉咙有点干干的难受,但是她不愿意在轩辕恒的面前示弱。

    “在轩辕国还没有人敢这么直呼朕的名讳,单单这点,都不需要朕亲自动手,就能赐你个死罪。”轩辕恒淡淡地说着,接着他低下头挨近幕涟漪,对着她道:“你是要车裂还是要五马分尸。”

    午后的阳光很盛,殿内并不冷,但是幕涟漪就是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周身一阵凉气吹过,她咽下下口水,有些害怕地道:“你还是直接给我一把安眠药,让我直接睡死算了。”

    轩辕恒皱着眉头一时没有明白幕涟漪口中的安眠药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一向说话都莫名其妙,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他觉得自己应该厌着她的,不管是之前柳家的所作所为,还是后来在金銮殿上的那一切,只是不管是失身还是被侮辱,都不是她的错,这点他比谁都明白,轩辕恒想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容忍幕涟漪在对他讲出那样的话之后,还这么坦然地站在这里跟她说话。

    “如果不想死,待会就跟着陈公公回冷香殿吧!只要你在里面好好呆着,你的这条命才能保住的。”这样他也就不会因为时时看到她心里堵得慌,也能避免她跟那个人见面之后产生的不必要的危险。

    “照你的意思,我要在那个所谓的冷宫里一直待着,待到我死是吧,如果是这样,你还不如直接让我现在死了算了,反正待着也是被饿死。”

    幕涟漪气呼呼地道,想着之前那些势力的太监不给她跟元香食物的日子想想就恼火。

    轩辕恒有些疑惑,似乎不大明白幕涟漪的意思,而这时,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这静的有些过分的偏殿内显得特别的清晰。

    幕涟漪摸着自己的肚子,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上泛起微微的红,但是下一刻便抬起头很是气愤地道:“我从昨天下午就没有吃饭了,饿到现在,肚子能不叫吗?不饿死已经算很好了。”

    轩辕恒看了看她的一脸窘状,原本抿着的嘴唇也难得的微微上扬,他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往外走,眼看着他就要离开了,幕涟漪忍不住叫道:“轩辕恒,你要去哪里啊?”

    “去叫陈福给你送吃的,还有——”轩辕恒说着转过了身正色地道:“下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轩辕恒三个字,你最好不要叫.”

    轩辕恒说完,停顿了下,然后便转身离开,留下幕涟漪一脸的错愕。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