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十章 触怒龙颜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第一卷 深宫锁怨 第十章 触怒龙颜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柳如嫣,居然是你。”这个轩辕恒在盯着我看半天后才吐出的这么一句话,深色的眼眸闪现层层波澜,只是很快被压了下去。

    “是我,你没有看错。”

    “大胆,柳如嫣,你居然敢这么跟皇上说话,简直是反了天了,嬷嬷给我掌嘴,让她知道下规矩。”林蓉儿逮着机会就想收拾她,还真当她傻的乖乖的给她打了去。

    “你敢,你敢打下试试?”幕涟漪大吼一声,狠狠瞪向正准备靠近她的李嬷嬷,可能之前被打的还心有余悸,所以被她这么一瞪,居然就害怕了站在原地为难地看着林蓉儿,把林蓉儿气的。

    “容妃娘娘,这个皇上都还没有说话呢,你倒是提前给他发号司令了,什么时候一个娘娘的权利比起皇上还要大了。”幕涟漪凉凉地说着,无不意外的看见林蓉儿听完之后脸色巨变。

    “皇上冤枉啊,臣妾绝没有那样的意思,请皇上恕罪。”林蓉儿说着跪在皇上的面前,顿时四周安静了下来,幕涟漪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昂着头看着他。

    这个柳如嫣深爱着的男人,在这么近的距离下,那深藏在这具躯体中的那些记忆似乎在蠢蠢欲动,幕涟漪甚至还能感觉自己的心在看到他时那不安地跳动,很多画面在眼前闪过,那是柳如嫣的记忆,记忆中少不得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但是这些的记忆闪的实在太快,唯一留下的就是她在金銮殿上那绝望的哭泣。

    而这个男人,他在干嘛呢?柳如嫣最深层的绝望就是来自这个男人,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那是柳如嫣记忆最后的控诉。

    “柳如嫣,不过十几日不见,你这张嘴倒是越发的牙尖嘴利了。”轩辕恒扯着唇轻轻地说着,只是在下一瞬间,那本着无波的脸居然冷了下来,“朕可是清楚的记得,在你搬进冷香殿的时候下过命令不许你出冷香殿半步的,你倒是完全不把朕的圣旨当回事了,居然敢私自出殿,真是好大的胆子。”

    “这个问题,皇上倒是可以好好问问您的容妃娘娘,要不是她不让我回去,硬是把我藏在她的柴房后面,我哪里会站在这里给皇上您添堵啊!她是看我现在被打入冷宫了,没有势力了,好欺负了,正想着法子欺负我呢!怪只怪我当初有眼无珠得罪了容妃呢!”幕涟漪似假还真地说着,还别有用意地看了眼林蓉儿,她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幕涟漪知道林蓉儿在轩辕恒的面前一直是乖巧可人,又明理大方的人,现在被她这么说,不变脸色就不是她林蓉儿了。

    “柳如嫣,你胡说,皇上,绝不是她说的那样,您千万不要听她挑拨。”林蓉儿跪在皇上面前,一脸的慌张哀泣的模样。

    轩辕恒只是抿着唇在她跟林蓉儿之间徘徊了下,然后淡淡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是这样的,李公公前阵子来见臣妾说是御膳房失窃,问臣妾怎么办,要不要叫刑部的人来查下,但是臣妾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严重,还不用交到刑部的地步,于是便让他先观察一段时间,看看能不能将那盗窃者逮到。

    早上的时候,李公公求见,说是已将盗窃者抓获,臣妾这正准备详细问个究竟,只是皇上您突然到访,臣妾无法,就只能先将其关进柴房,只是没有想到,干起那盗窃之人尽然是柳妃姐姐,把姐姐关进那柴房之中,让姐姐委屈了,真是蓉儿的罪过。”

    林蓉儿说的真是句句在理,加上那泫然欲泣的模样,又有谁会觉得她说的错的,她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然后不屑地吐出一句,“编,编,你就继续编吧!”

    “姐姐,你真的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林蓉儿辩解着,拿着手绢擦拭眼角,真是万分委屈的样子,只是那脸上到底有没有泪水她就再清楚不过了。

    “柳如嫣,若不是念在旧情,早就在你父亲谋反那天,朕就该赐予你死罪了结你的性命。只是朕没有想到,留下你的性命,你不但不思悔改,竟是越发的变本加厉了,亏你还是名门闺秀,偷窃这样的事情,你也干的出来,看来是朕对你太宽宏大量了,来人,将柳如嫣押回冷香殿,没有朕的命令,今生不准她踏出冷香殿半步,违令者杖毙了结。”

    当轩辕恒冷酷无情的说出杖毙两字的时候,幕涟漪感觉心的地方被狠狠抽了下,然后那无边的愤恨以及更深层的来自心灵的悲哀一点点的渗透出来,她知道不仅柳如嫣在哭泣,就她自己也突然感受到了浓浓的绝望,为柳如嫣被糟蹋的爱情深深的同情,更为轩辕恒的无情深深的愤怒。

    那么一瞬间,幕涟漪的双眼顿时愤恨地赤红起来,甚至在两个侍卫在抓着她的手时,她用尽全力将他们推开,然后大声地吼道:“轩辕恒,你让我在大殿上受尽凌辱,又将我丢在冷香殿不闻不问,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去偷,不去偷难道就该让你们将我活活饿死吗?

    你以为当初没有将我赐死,我就该对你感恩戴德吗?你错了,当初你就该赐我三尺白绫让我去死,免得让我痛苦地苟活在这世界上,你让自己的妃子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承欢,戴了绿帽子不觉得怎么样,我还觉得我自己脏呢!”

    在幕涟漪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轩辕恒原本平静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褐色的眼眸也突然变的阴沉,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柳如嫣——”他咆哮着上前狠狠掐着她的脖子,那样子就像来自地狱的罗刹。

    幕涟漪自然知道是自己激怒了他,谁被称戴了绿帽子能高兴的,更何况他还是轩辕国拥有最高权力的男人。

    轩辕恒的力气很大,当他那有些冰冷的指尖掐住我的脖子时,她似乎都能感觉骨头被捏碎的声音,她被掐着完全不能呼吸了,胸口仿佛烧灼般地痛。

    “有本事,你就把我掐死。”幕涟漪用着最后的力气说着,轩辕恒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

    胸腔内的空气越来越少了,她觉得脑子里的幻影越来越多,她想如果这下要是真的被掐死,希望还能回到现代的世界,就算在那个世界没亲人的陪伴,那么至少,她还能快乐地活着。

    轩辕恒的怒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深深地恐惧,更不要说谁会上前阻止了,甚至有些胆子小的宫女看着暴怒地轩辕帝,都忍不住瑟瑟的发抖。

    林蓉儿也是从来没有见过轩辕恒这么凶狠的一面,不过她害怕之余心里还是难免有着得意,她想柳如嫣这下还不得死。

    所有人都觉得轩辕恒这下定是一掐到底,幕涟漪也是不为自己抱希望了,只是在最后的关头,在她即将昏死过去的时候,轩辕恒送开了他的手。

    猛然吸进的空气让幕涟漪忍不住咳嗽起来,于是她整个人摊在地上,眼泪鼻涕真真是狼狈不堪。

    “容妃,朕今日乏了,就不陪你去御花园了,等改日有空再同你前去欣赏。”轩辕恒的口气甚是冷淡,是人都看的出来他的心情不佳,林蓉儿即便失望也不敢有异议。

    “是,臣妾明白。”她低声应着。

    “流云,把她带回永乾宫。”轩辕恒说着,将目光移到我的身上,此时的幕涟漪全身软绵物无力,一点抗拒的能力也没有,只能由着侍卫将我拖了起来,而之前拿着剑指着我的男人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她想他必定就是皇帝叫的那个流云。

    “今日之事,如若有人对外道出只字半句,让朕知道,株连九族。”轩辕恒冷酷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瑟缩起来,众人纷纷垂下了头。

    轩辕恒冷冷地扫了下众人,这下才迈开步伐离开容华殿,而幕涟漪也在晕晕糊糊中给拖走了。

    轩辕恒的那下掐的有够用力,以至于她后面被那些侍卫给拖走的时候有点晕乎乎的感觉,幕涟漪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是感觉一直被拖着,后面好不容易停了下来,然后她就像一块抹布一样被甩在地上。

    幕涟漪隐约听到一群人走路的声音,接着传来关门的声音,然后世界再次安静了。

    她在地上躺了很久,喉咙很干,还不时传来热辣辣的疼痛感,地面那冰冷的触感一点点侵入我的四肢百骸,越发的让人难受。

    幕涟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地上躺了多久,躺到周身都发凉的时候,终于勉强地睁开了眼,入目的还是她一直没能适应的古色古香的气息,只是眼前这个看到的一切可比之前的冷香殿要富丽堂皇的多。

    大到墙体门窗的雕刻,小到桌面物件的摆设,无一处不显示着精致,幕涟漪看着那些价值不菲的字画,忍不住惊叹,这要是能带回去,她这一辈子都不用干了,成天花天酒地都没有问题,只是她还没有兴奋一下,脸上的笑容就已经垮了。

    要是能回得去,她现在还用在这里受轩辕恒的气,幕涟漪摸了摸脖子感觉很不舒服,想要喝水,但是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有水的痕迹,甚至她这个时候才发现,这房间虽然华丽,却少了一点人气,回一想,轩辕恒又怎么会把她带到他住的地方。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饿肚子,又饿又难受,幕涟漪觉得自己可能也生病了,整个脑袋闷的慌,此时的她实在没有力气去探究轩辕恒那男人把她带到这个地方来是要干什么,她也实在没有力气去门口叫他们放我出去,明显的白费力气。

    于是幕涟漪什么都不想,拖着沉重的身躯走进了内室,刚好有个软榻,她便想也不想的直接躺到了那上面,身下那铺着明黄色丝锦薄被传来淡淡的龙诞香,那气息很淡,总在鼻尖萦绕着,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只是不知不觉间还是沉沉地睡去。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妃传:步步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妃传:步步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妃传:步步为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